🏡
PTT小說網
x
    當然,宋凌珊也只是想將鬱小可拿下而已,並沒有打死鬱小可的意思,不然以宋凌珊黃階高手的實力,這一掌要是拍了實成,那鬱小可估計就直接重生或者穿越去了。

    “啊——”鬱小可頓時一聲慘叫,整個人就倒飛了出去,摔在了地上,“啊嗚”的吐了一口鮮血,暈死了過去。

    林逸沒想到宋凌珊會突然出手,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你打她做什麼?”

    “不打她,能抓住她麼?”宋凌珊聽到林逸居然爲鬱小可說話,心裡面有些不太舒服。

    “我讓你抓那些小偷團伙的人,沒讓你抓她。”林逸對鬱小可的印象,還算不錯,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鬱小可如果沒有騙人,那麼她是很值得林逸敬佩的,一個人居然養活一家孤兒院,這得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和毅力才能支撐下去?

    “她也是小偷!”宋凌珊有些倔強的看向林逸,她有自己堅持的原則,雖然一直在林逸面前唯唯諾諾,不過卻也不能因此而破壞了她做人的原則和堅持。

    林逸倒是對宋凌珊的表情微微一愕,一向在自己面前很溫順的宋凌珊,居然會因此和自己產生分歧!不過林逸略微一考慮,就明白了宋凌珊所在的立場。

    她是兵,鬱小可是賊,兵捉賊是天經地義的!

    只是,她和鬱小可所處的立場不同罷了,鬱小可覺得,她爲了孤兒院,偷一些爲富不仁的人的錢,沒有什麼,可是宋凌珊覺得,無論如何鬱小可偷了錢,就是賊。

    林逸點了點頭,沒有再爲難宋凌珊。

    而那邊的舉報人黑鳥哥,此刻卻是無比的得意,鬱小可被宋凌珊給打了,他也出了一口長久以來憋在心裡面的惡氣,鬱小可呀鬱小可,你想把我們送進監獄?那我就先將你送進去!

    現在怎麼樣?你不但被打了,還是要一起被抓的!

    林逸準備去查看一下鬱小可的傷勢,經過黑鳥哥身邊的時候,林逸看似不經意的在黑鳥哥的身上撞了一下,而黑鳥哥此刻正高興呢,也沒有注意。

    可是,等林逸經過以後,黑鳥哥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了,自己怎麼突然渾身燥熱了起來?一股慾望從心底裡油然而生,黑鳥哥的眼神也變得迷離了起來,他看向了宋凌珊,面色有些猙獰。

    看樣子,他是想努力的剋制自己的情緒,但是那也只是一瞬間的清醒,隨即整個人就變得瘋狂了起來,對着宋凌珊就撲了過去:“小妞兒,給我,我要你……陪大爺玩兒一次?”

    宋凌珊看着滿口黃牙噴着臭氣的黑鳥哥,頓時一陣的噁心!她不明白這個黑鳥哥的膽子也太大了一點兒?居然敢公然的調戲自己,是不是不想活了?

    宋凌珊正納悶呢,黑鳥哥的手就要抓向宋凌珊的胸口,宋凌珊頓時勃然大怒,一腳踢出,直接踢中了黑鳥哥的下身,只聽黑鳥哥慘叫了一聲,就翻眼倒在了地上,昏迷前的最後一句話是:“我的另一顆蛋蛋啊……”

    這自然是林逸做的手腳,林逸不過是刺激了他身上的幾個穴位而已,讓他有一種與人同房的衝動,其實這個手法也可以用於陽痿不舉和慾望缺失,只不過這黑鳥哥原本就慾望旺盛,被林逸這麼一弄,直接就昏了頭了。

    小偷團伙的成員也都是覺得有些奇怪,這黑鳥哥發了失心瘋麼?怎麼敢去調戲宋凌珊啊?這不是找死呢麼?

    不過他們一個個都自身難保,哪有心思理會黑鳥哥是不是發了失心瘋?

    一個個都低着頭,大氣不敢出,生怕宋凌珊下一個目標就是他們!

    不過宋凌珊顯然沒有和他們計較的意思,轉頭去找救護車了。之前劉王力已經給鉅鹿哥叫了一輛救護車,現在多了鬱小可和黑鳥哥兩個人。

    林逸自然不會去管黑鳥哥的死活,而是向鬱小可走了過去。

    蹲下身子,林逸伸手剛想查看鬱小可的傷勢,卻看見鬱小可猛然的睜開眼睛,對林逸打了一個眼色。

    林逸倒是一愣:“你沒暈過去?”

    “還好吧……勉強能支撐……”鬱小可慘兮兮的強笑道:“謝謝你啊,幫我報了仇……”

    之前,林逸在黑鳥哥身上做手腳的事情,鬱小可想必已經猜出來了,不然的話,給黑鳥哥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調戲女警官啊!他嫌自己的命不夠長麼?

    “呵,舉手之勞。”林逸不知道爲什麼,對於可憐兮兮的鬱小可,心中起了一絲憐憫。

    林逸本質上,是個比較冷漠的人,對待敵人和陌生人,都保持着一種高度的淡然,只有他身邊的朋友,林逸才會真心相對。而鬱小可這個才見了第二次面的人,林逸對她的經歷很是感慨!

    林逸可以說也算是個孤兒,而鬱小可想來也是如此了,不然她也不會爲孤兒院忙碌,而兩個人可以說,還是有着一些相似點的。

    “宋凌珊來了,我要暈倒了,你別戳穿我啊!”鬱小可眨了眨眼睛,忽然腦袋一歪,再次“昏迷”在地上。

    鬱小可既然這麼說了,林逸也不好再去施救,而宋凌珊這個時候,也指引着醫護人員擡着擔架向這邊跑了過來,林逸起身閃到了一旁。

    宋凌珊協助醫護人員將鬱小可和黑鳥哥擡上了擔架,向救護車那邊走去,而這邊的小偷團伙成員,這時候也被抓的七七八八,就算沒被抓的,也不敢輕易亂動,前後都有荷槍實彈的警察,他們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不如乖乖的在這裡等待着警方的處理。

    “你和她們跑到一起了?”宋凌珊見林逸也跟了上來,於是小聲問道。

    林逸看了宋凌珊一眼,沒有解釋,這些事情解釋起來比較複雜,要從之前遇到的那個乞丐說起,林逸懶得和宋凌珊詳細說。

    宋凌珊有些委屈,又有些擔心起來,林逸是怪自己多事麼?不該問這麼多?

    也是啊,自己現在有求於林逸呢,每一次破案几乎都要靠着林逸才行,還問那麼多話,林逸要是煩自己了怎麼辦?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