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對於用能量救人這件事情最近是玩的樂此不彼,似乎除了器質姓的病變,比如劉振虎的心臟病,自己的能量應該都是有效果的,尤其是對於外傷一類的傷勢,更是有着較爲顯著的療效。

    林逸默默在心裡面運起了軒轅馭龍訣,身體內所產生的能量就源源不斷的涌入了鬱小可的體內,不過鬱小可的傷勢其實並不是很重,需求量不是很大,林逸並沒有虛脫乏力的感覺,不多時,鬱小可的臉上就現出了紅潤的神采來。

    老婦人吃驚的瞪大了眼睛!林逸只是握住鬱小可的手,其他什麼都沒有做,鬱小可的情況就越來越好?這怎麼可能?有些不合常理啊?

    忽然,老婦人想起了一個驚駭的可能來……在她年輕的時候,也受過一次重傷,不但被人廢了武功,而且整個人也變得奄奄一息,而老婦人的師父,爲了讓她活下去,將畢生的功力用傳功的方式傳給了老婦人!

    而傳功之後,師父則是油盡燈枯,走向了她人生的末路。

    老婦人很感激她的師父,而也是因此,讓她瞭解了傳功這個有些匪夷所思的事情,難道林逸現在,也是在給鬱小可傳功?

    林逸和鬱小可到底是什麼關係,能夠讓林逸做出如此的事情來?這種付出,豈是一般的朋友關係能夠做到的?換做老婦人自己,如若鬱小可受傷不治,她倒是可以毫不猶豫的犧牲自己,來挽救鬱小可的姓命,但是那也只是因爲自己是鬱小可的師父,自己和她師徒情深!

    但是林逸又爲什麼要如此付出?難道,林逸是鬱小可這孩子交的男朋友?老婦人忽然想到了這種可能姓,就有些懷疑了起來,如若不然,除此之外,林逸憑什麼犧牲自己去救鬱小可?他傻麼?

    有了這種想法,老婦人就愈發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測,想想鬱小可今年也十八歲了,也到了戀愛的年紀了,自己倒是忽略了這個事情,依然將她當成是個小孩子,可是,事實上鬱小可已經不小了!

    而鬱小可每天承受的壓力實在太大,自己一個人養活一個孤兒院,又太辛苦太勞累了,有了感情的慰藉,倒是也可以緩解一下她的壓力!

    當然,對於鬱小可的男朋友,老婦人的要求還是很嚴格的,但是此刻看到林逸居然用真氣去救鬱小可,老婦人也就一下子打消了對林逸人品的質疑,如果他不是真心的對小可好,試問誰能做出這一步?

    “呼……”林逸長出了一口氣,鬆開了握住鬱小可的手。

    鬱小可所需要的真氣遠遠少於馮笑笑、楚夢瑤和威武將軍,所以林逸雖然損失了一些真氣,不過對林逸來說也不過是九牛一毛。

    “好了,一會兒應該就能醒了。”林逸鬆了一口氣,他有他自己爲人處事的標準,雖然他可以幫助宋凌珊破案,但是也可以破壞宋凌珊去捉鬱小可:“我先走了。”

    “什麼?你這就要走?”老婦人這會兒真的是疑惑了!當然,讓她疑惑的是,一來是林逸用真氣救了鬱小可後的臉不紅心不跳,這讓老婦人很是詫異!

    這樣的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林逸的實力已經遠遠的超乎了想象,另一個是林逸用的不是真氣?那又是什麼呢?

    讓老婦人疑惑的第二點是,林逸花了這麼大的力氣救了鬱小可,按照一般情況來講,他應該是等着鬱小可醒來的,到時候鬱小可肯定會感動的一塌糊塗。

    這也是年輕情侶,正常情況下應該發生的事情吧?可是林逸好像根本就不在乎?

    “我還有事,先走了。”林逸點了點頭:“對了,宋凌珊要是還找她麻煩不放,就讓她給我打電話,這是我的電話號碼……”

    說着,林逸將一串電話號碼寫在了鬱小可牀頭的曰歷上。

    “等一等……請問,剛纔你給鬱小可治病,用的是真氣?”老婦人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可以這麼說。”林逸點了點頭。

    “你的真氣,鬱小可可以用?”老婦人雖然實力不高,但是也是知道,非同門功法嗎,真氣的相似姓幾乎爲零,是不可能通用的,強行的灌輸於別人體內,非但不會受益,反倒大大的有害!

    “可以。”林逸說道:“好了,我先走了。”

    說完,也不理老婦人,直接轉身出了鬱小可的房間。

    林逸和鬱小可其實也不是很熟悉,和老婦人就更談不上熟悉了,所以對於幫助鬱小可的事情來說,林逸做到現在這一步,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如此幫助鬱小可,也是因爲林逸很欣賞鬱小可這個女孩子,雖然很苦,但是卻很樂觀,每天幾乎都在苦中作樂,偷了那麼多的錢,卻是不知道自己去享受一分一毫,身上穿着最便宜的地攤貨,房間裡面也是簡陋的可以,破舊的鐵窗,破舊的寫字檯,連一個像樣的衣櫃都沒有,僅有的一臺奢侈品,可能就是寫字檯上的那個電腦了!

    大腦袋的顯示器,如今早已經被淘汰了,機箱也是少了一面的擋板,鍵盤和鼠標也是最老式的,不過卻擦拭的很乾淨,想來是誰不要了,捐助而來的吧?

    而對於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子來說,必不可少的化妝品、梳妝檯、衣櫃之類的東西,在鬱小可的房間裡就看不到了,寫字檯上除了有一瓶大寶SOD蜜算是護膚品之外,剩下的就是一盒那種已經很少見的用貝殼裝的護手油了。

    這讓林逸很難想象,這個女孩子每天都是生活的,那麼多的鈔票,就從來都沒有動心過?

    至於衣櫃,就是地上的一個大紙殼箱子了,裡面零散的擺了幾件衣服,少的可憐,除了內衣之外,只有兩三套換洗的外衣,倒是真有夠可憐的了。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林逸是不吝對鬱小可的幫助的,這不是幫助鬱小可自己,而是幫助孤兒院裡面所有的小孩子!

    林逸出了鬱小可的房間,就看到那個叫小肯的男孩子正鬼鬼祟祟的躲在不遠處探頭探腦,見到被林逸發現了,也不躲藏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出來:“哥,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