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奇兵也不隱瞞雨海天,因爲他被林逸打斷腿的事情在上流社會不是什麼秘密,那些個世家子弟都看見了,只要雨海天略一打聽,就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他沒有說謊的必要!不然到時候被戳穿了會更加的尷尬。

    “哦?居然還有瘋子敢動兵少?是什麼來路?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就是世家的人,也不敢如此吧?”雨海天有些詫異的問道。

    “進門再說,這裡也不是說話的地方。”趙奇兵對雨海天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雖然隱藏雨家和趙家的高層之間有些矛盾,但是不影響雨海天和趙奇兵的私交,兩個人都屬於遊離在兩個世家核心之外的子弟,有了彼此的人脈關係,也能豐富自己的實力。

    李呲花知道雨海天的身份,也不敢與之並排,他在後面推着兵少,讓兵少和雨海天並排走進了給力浮雲酒吧,來到了酒吧的後室,趙奇兵請雨海天坐在了沙發上,而趙奇兵則是坐在輪椅上:“天哥,不好意思了,我不能起身相迎了。”

    “兵少說的哪裡話,你我兄弟之間,還要那麼多禮儀做什麼?”雨海天笑道:“你這腿到底是怎麼斷的?能和哥哥講講不?哥哥這初來乍到的,對於松山市的形勢也不是很瞭解啊!”

    “別提了,說起來就是眼淚!”趙奇兵嘆了口氣:“弟弟我的身份你也是知道的,趙家的私生子,這個身份有些尷尬,所以我想做出一番事業來給趙家看看,以後也好在趙家有我的一席之地!”

    “我明白!”雨海天點了點頭,趙奇兵的尷尬他是清楚的,雖然是趙家當代家住趙光印的親兒子,不過卻是私生子,身份着實也夠敏感的。

    “所以我就來到了松山市,李呲花的地盤上,準備開發房地產。”趙奇兵說道:“可是沒想到的是,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一個叫林逸的人的,哪裡都有他的事情,我不過是拆了他女朋友家的房子,將他女朋友砸破了相,他就打斷了我的雙腿……”

    “林逸?”雨海天微微一愣,這個名字很熟悉啊,不正是家主——二堂叔雨水星交代自己要重點調查的懷疑對象之一麼?

    (之前雨家家主雨水星的名字寫錯了,錯寫成了雨必福,特此更正一下。)

    不過雨海天也很是奇怪,林逸居然敢打趙奇兵?而趙奇兵的身旁,就沒有高手了麼?就算是私生子,趙家也不可能不管不顧吧?於是有些奇怪的問道:“他打你的時候,你身邊沒有人保護?”

    “祝伯也在。”趙奇兵嘆了口氣:“玄階初期的高手啊!如今和林逸對了一掌,還躺在牀上呢,你一會兒可以去看看他,你也是認識祝伯的!”

    “嘶——”雨海天聽了趙奇兵的話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祝伯,他當然知道這個人,以前在江湖上很有名的,後來投靠了趙家,雖然這些年的實力未曾有太大的提升,但是也有玄階初期的實力了,如今和林逸對了一掌之後居然被打成了重傷,如今還躺在牀上,那林逸是什麼實力?

    不過,祝伯已經躺在了牀上,那林逸又能好到哪裡去呢?雖然雨海天很驚訝林逸有與祝伯對掌的實力,但是雨海天並不認爲林逸有多厲害,要是厲害的話,就將祝伯打死了,而不是躺在牀上了!

    “那林逸現在怎麼樣了?”雨海天驚訝過後問道。

    “活蹦亂跳的,和沒事兒人一樣。”趙奇兵說到這裡就恨得不行!

    “啊?不會吧?祝伯都躺在了牀上,那林逸怎麼可能沒有事情?這麼說來,林逸的實力高不可測了?”雨海天聽了這個消息之後吃驚的問道。

    “高不可測倒是不至於,根據祝伯所說,林逸最多也就是玄階初期的實力,至於林逸爲什麼現在活蹦亂跳的,是因爲林逸本身就是一個醫術高手!”趙奇兵也不隱瞞,如實說道。

    趙奇兵不是個笨人,雖然最近一系列的事情讓他有點兒昏了頭,做事也衝動了一些,但是他本身還是一個有頭腦的人。如今在雨海天面前,倒是恢復了往曰的冷靜。

    在趙奇兵看來,雨海天在燕京好好的,不可能沒事兒跑到松山市來旅遊,他來這裡一定有他的目的!而雨海天對於林逸的事情很是關注,難道他也是爲了林逸而來?

    如果雨家的人也一起去對付林逸,那就可以減輕趙奇兵的壓力了,而且雨家現在好歹也是世俗界第一世家,擁有的高手也很多,不是他一個私生子的實力可以比的。

    “他居然是玄階高手!這個人到底是哪一方的勢力?怎麼從來就沒有聽說過還有這樣一個玄階高手呢?”雨海天驚訝林逸的身份,林逸好像是憑空出來的一樣。

    不然,世俗界的高手在雨家一般都有備案,雨家幾乎收集了所有世俗界成名高手的資料,但是卻從來沒有聽說過有林逸這麼一號人物。

    “不清楚。”趙奇兵搖了搖頭:“我現在是拿他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了,祝伯還在養傷,而你也是知道的,地階高手不可能隨意的出世,弟弟我現在的曰子苦啊!”

    雨海天此刻心中已經有了計較,他聽說了林逸是玄階高手之後,就可以基本上確定了,雨坤是被林逸所傷!因爲林逸正是雨坤要找的人之一,那麼林逸傷了雨坤也很合情合理!

    可是最讓雨海天震驚的是林逸的實力,玄階高手?亦或者更高?雨海天並不認爲林逸僅僅是醫術高手那麼簡單,趙家也不乏醫術高手,那祝伯不還是躺在牀上?

    林逸能活蹦亂跳沒事兒人一般的繼續出現在松山市,那肯定是有他的實力的。

    “那兵少您想怎麼辦?不會就這麼輕易放過了林逸吧?”雨海天不動聲色的問道。

    “不放過又怎麼樣?我是不想放過他,可是他現在是不放過我了!”趙奇兵翻了翻眼睛苦笑道:“今天又敲詐我三十萬過去!”

    “哦?怎麼說?林逸還敲詐?三十萬他也看在眼裡?”雨海天一愣,問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