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雨舒見自己的殲計得逞,心中高興的手舞足蹈,裝作很認真刷房子的樣子,又過了一會兒,再次用餘光看了看楚夢瑤,忍不住偷笑了一下,然後手上的水槍再次一歪……

    “啊!”楚夢瑤又是一聲尖叫,轉過頭來,怒目圓睜的瞪着陳雨舒:“小舒,你怎麼搞的?”

    “對不起喔瑤瑤姐,我沒注意啊……”陳雨舒小心的說道。

    “沒注意沒注意,你下次不會小心點兒?”楚夢瑤見到陳雨舒這樣子,倒是也狠不下心繼續罵她,只能搖了搖頭:“趕緊幹活吧!”

    “喔……”陳雨舒暗自慶幸再次逃過了一劫。

    楚夢瑤心中有些懷疑陳雨舒是故意的,這小妞兒賊壞賊壞的,小時候一起玩兒的時候,就經常幹一些古靈精怪的調皮事兒,所以楚夢瑤這一次,也學的精明瞭起來,她這邊雖然繼續用水槍沖刷着房子,但是眼睛的餘光卻是一直看着陳雨舒在做什麼。

    過了一會兒,楚夢瑤就看到陳雨舒賊賊的向她這邊看了一眼,然後見到自己沒有反應,陳雨舒就是呲牙一笑,然後手上的水槍就像自己這邊偏了過來。

    楚夢瑤心裡這個氣啊,好啊小舒,居然敢用這種辦法偷襲自己?

    楚夢瑤猛地向後一閃身,然後將手中的水槍對準了陳雨舒,頓時水槍裡的水噴了陳雨舒一頭一臉,頓時將她給弄成了一隻落湯雞。

    “啊喔喔啊……”陳雨舒尖叫了起來,丟下了手中的水槍,雙手揮舞着想要擋住楚夢瑤噴射過來的水流,可是那豈是用手就能擋住的?剎那間,陳雨舒已經被噴的渾身上下全都溼透了!

    楚夢瑤也不忍心繼續噴她,怕將她給噴感冒了,才停下了手中的噴射,怒氣衝衝的瞪着陳雨舒。

    “瑤瑤姐,你幹嘛用水淋我呀……嗚嗚嗚……澆死我了……”陳雨舒抹了一把頭上的水,好像剛從大雨中走出來一般。

    “小舒,你居然還賊喊捉賊?你之前幹什麼來的?”楚夢瑤看着陳雨舒委屈的樣子,又好氣又好笑的問道。

    “沒幹什麼呀?我刷房子來的……”陳雨舒疑惑的看着楚夢瑤。

    “你那個水槍,趁我不注意,就來噴我,別以爲我沒看見!”楚夢瑤見陳雨舒不承認,氣得伸手去掐陳雨舒的臉蛋,將陳雨舒的臉皮給扯了起來。

    “喔喔,好痛!”陳雨舒驚叫了起來,面色有些尷尬:“被你發現了,瑤瑤姐……”

    “哼,你不是說不是故意的麼?”楚夢瑤發現陳雨舒怎麼還這麼調皮搗蛋的,真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我……我就是覺得好玩兒啦……”陳雨舒見自己的陰謀被楚夢瑤戳穿了,頓時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瑤瑤姐,我就是開玩笑,你不會生氣吧?”

    “生你個大頭氣,要是和你生氣,我從小到大都要被你氣死了!”楚夢瑤有些無語的說道:“我看你也不要叫什麼預言舒間諜舒談判舒之類的,叫搗蛋舒得了!趕緊刷牆!”

    “喔,瑤瑤姐,你好了解我喔!要不咱們先玩兒一會兒打水仗吧?好久沒玩兒了,都有十多年了吧?”陳雨舒有些懷念的說道。

    “玩兒?”楚夢瑤平時其實也是很孤單寂寞的,沒有什麼玩兒的,她平時的娛樂活動很少,除了在家裡和小舒看看電視,玩玩兒電視遊戲機,卻很少去什麼娛樂場所。

    一個是因爲她和小舒兩人都上高三了,平時除了學習也很少有時間去玩兒,再一個是外面的娛樂場所魚龍混雜,楚夢瑤和陳雨舒兩人還真不太敢去。

    現在有林逸了倒是沒有問題,可是哪有機會去?

    所以,陳雨舒的打水仗的建議讓楚夢瑤有些心動:“你想怎麼玩兒?”

    “我們繼續刷牆,然後偷偷的用水槍去噴對方,看誰反應快?”陳雨舒想了想建議道。

    “……”楚夢瑤有些無語,玩兒偷襲啊?自己好像還真不是陳雨舒的對手。不過看到小舒那麼興致勃勃,楚夢瑤也不好拒絕,兩個人實在是沒有什麼樂趣,於是就點頭答應了下來:“好吧,不過先說好了,噴一下就行,不能一直噴個沒完。”

    “好喔好喔,開始了麼?”陳雨舒興奮的點了點頭。

    “沒有,一會兒我說開始就開始。”楚夢瑤想佔領先機。

    “喔……好。”陳雨舒繼續刷起了別墅的牆面,有事兒沒事兒的卻是將目光看向楚夢瑤,見到楚夢瑤一本正經的在刷牆,頓時有些焦急,怎麼還不開始呢?瑤瑤姐不會是忘了要玩兒打水仗的事情了吧?

    陳雨舒心裡有些焦急,剛想開口詢問,卻聽得楚夢瑤說道:“開始了!”

    陳雨舒頓時一愣,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楚夢瑤的水槍噴了一臉的水,頓時一聲尖叫:“瑤瑤姐你耍詐!”

    “哼,對付你這種搗蛋舒,就得用非常手段,不然我怎麼能噴到你?”楚夢瑤理直氣壯的說道:“是你要玩兒的,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叫做兵不厭詐麼?”

    “喔……那好吧。”陳雨舒只能認倒黴了:“我們繼續吧。”

    於是,陳雨舒和楚夢瑤就繼續玩兒起了水槍,兩個人各有輸贏,倒是玩兒的不亦樂乎。

    林逸在這邊用割草機割草,眼睛的餘光也看到了大小姐和陳雨舒在玩兒鬧,不過也沒太注意,畢竟兩個人憋在家裡,壓抑久了總要去尋求一些發泄的辦法,不然沉悶的高三生活,都可以將人憋死。

    林逸每天的事情太多,自然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可是大小姐和陳雨舒不一樣,兩個小妞兒偶爾發泄一下,林逸自然不會干涉,至於指望她們勞動,差不多就可以了。

    反正是別墅的外面,沖洗的乾淨不乾淨的,那麼回事兒就行了。

    楚夢瑤和陳雨舒打鬧了一會兒,也累了,覺得沒有什麼意思了,有點兒玩夠了,於是陳雨舒眼珠一轉對楚夢瑤說道:“瑤瑤姐,要不,我們玩兒偷襲箭牌哥的遊戲?”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