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擡頭一看,見到居然是兩個保潔員和一個園丁乾的好事兒,於是頓時就怒了,也不顧其中一個保潔員過來道歉,她直接指着楚夢瑤的鼻子罵了起來:“你個小賤貨,你知不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居然敢用水淋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也難怪苟護麗將楚夢瑤和陳雨舒當成保潔員,她們兩個身穿運動服,臉上和頭髮又是被水給淋得亂七八糟,咋一看,還以爲是鄉下進城打工的打工妹呢!

    而林逸也是一副民工的打扮,手裡拿着割草機,不是園丁是什麼?

    所以苟護麗的第一個年頭就是,這兩個保潔員和一個園丁趁着主人不在的時候,拿水槍打水仗玩兒,現在居然殃及到了自己,她哪能輕易繞過她們?

    別說是幾個沒有背景的小保姆了,就算是這別墅裡的住戶,苟護麗也是覺得自己是高人一等的!

    “她都已經道歉了,請你注意一下用詞。”林逸這個時候自然不會看着楚夢瑤受欺負,於是走了過去,對那女人說道。雖然這女人有些出言不遜,但是畢竟是大小姐和小舒淋了人家,這邊理虧在先,所以林逸也沒有多說什麼。

    “道歉?道歉有個屁毛用?”苟護麗一瞪眼,看向了林逸:“我說你一個園丁,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你們這些小人物,根本都沒有資格和我說話,連放屁都沒有資格!”

    林逸皺了皺眉,這女人說話實在難聽,如果不是因爲自己這邊理虧,林逸早就不搭理她了,可是林逸並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道歉我們也道過了,你還想怎麼辦?”

    “怎麼辦?你知道我這衣服多少錢嗎?這是我昨天剛買的,今天頭一次穿,就被淋成這樣了,這可是國際名牌,你們見過麼?”苟護麗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咆哮道:“和你們這樣的小人物說了你們也不會知道的!”

    “你的衣服我們可以賠你一件。”林逸淡淡的說道,如果她不是一個女人,林逸或許已經不耐煩了。

    “賠?你們拿什麼賠?你們知道我的衣服多少錢麼?你們一個月的薪水纔多少錢?把你們賣了都賠不起!”苟護麗冷笑了一聲,眼中充滿了鄙視的神色。

    “你說多少錢就可以了。”楚夢瑤也是在心裡面有些痛恨這個女人,雖然之前的確是她的錯,但是她已經道過歉了,也願意承擔這女人的損失,可是這個女人卻還是不依不饒的叫個不停。

    “多少錢?三萬八!”苟護麗驕傲的看着楚夢瑤說道。

    “哦,林逸,你去給她拿四萬。”楚夢瑤皺了皺眉,淡淡的對林逸說道。

    “拿四萬?好大的口氣啊,沒想到你們這些在有錢人家做工的奴隸居然這麼有錢?我看你長得挺妖精的,八成晚上還陪睡吧?”苟護麗嘴上很是沒有口德的嘲諷道。

    “誰是奴隸?”楚夢瑤有些不樂意了:“我都賠你錢了,你拿着錢就可以走了,我們還要忙着刷房子!”

    “哼!賠錢?賠錢就行了?我這衣服可是國際名牌,有錢都買不到的!”苟護麗見到楚夢瑤的態度,心中大爲不爽,一個小狐狸精居然敢如此跟自己這個闊太太說話,簡直是太讓她惱火了!

    “那你是怎麼買的?”林逸看了大小姐一眼,示意她先不要說話,交給自己處理好了,然後對苟護麗說道:“你能買到,我們也能買到,如果你不要錢,我可以給你買一件一模一樣的。”

    也不怪林逸敢說出這種大話來,有賴胖子這個小弟在,林逸不相信這女人能買到的衣服自己買不到!

    “哼!我的衣服是在鵬展商廈的VIP專櫃買的!這種國際品牌的限量版,只針對VIP會員纔有銷售,你們有錢也買不到!”苟護麗有些不屑的冷笑道:“而且必須是鑽石卡的會員,纔可以買的到!”

    “你是鑽石卡?”林逸聽了苟護麗的話,頓時覺得有些好笑,你在鵬展集團的大小姐面前,說她買不到鵬展商廈的東西,這話怎麼聽起來都有點兒腦殘。

    “那當然!這鑽石卡,也只有我這樣有身份的人才能拿到,據說整個鵬展集團也才發了幾十張這種卡!”苟護麗傲然的說道:“我的身份,不是你們這些小人物能夠望其項背的,你們看着我,只能仰望!”

    林逸真是不明白,楚鵬展怎麼會把會員卡發給這種白癡?

    而陳雨舒大概也是想到了這樣的問題,在一旁有些奇怪的對楚夢瑤問道:“瑤瑤姐,楚伯伯怎麼發會員卡給這麼一個白癡?”

    “可能是她有錢,總花一些冤大頭錢吧。”楚夢瑤說道。

    “你們兩個嘀咕什麼呢?”楚夢瑤和陳雨舒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還是被苟護麗聽到了,只是沒有聽清楚,所以有些惱怒的問道。

    “那敢問你是什麼身份?”林逸沒有給苟護麗詢問楚夢瑤和陳雨舒的機會。

    “我?我可是從燕京來的!”苟護麗拍了拍自己的保時捷BOXSTER跑車,道:“看到了麼?燕京的牌照,8888!只有我們家這種豪門才能弄到這樣的號牌,你們這些小地方的小癟三,是根本無法理解我們上流社會的生活的!”

    “哦,好牛X!”林逸配合的點了點頭:“好了,你裝完逼了,現在可以說說你衣服的事情了。”

    “你說誰裝.逼?”苟護麗聽了林逸這暗帶譏諷的話頓時勃然大怒!什麼叫裝完逼了?雖然自己的確是在裝.逼,而且還很享受這種踩小人物的裝.逼過程,但是被林逸說破了,她的面子就有些掛不住了。

    “沒什麼,你到底想不想解決你衣服的事情?”林逸反問道。

    “解決?怎麼解決?現在給你們一條明路,你們去給我家打掃一下房子,將房子裡外都給我弄乾淨,然後將院子裡的草都除掉,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不然的話,有你們好看的!”苟護麗裝完逼了,心中很是爽快,於是就報出了自己的條件。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