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我曉得!”高小福點了點頭,兩個人都在大喜大悲中逐漸成長,回首之前做的事情,感覺何等的幼稚?不過人生中,又有幾個人沒有幼稚過?又有幾個人不是在失敗中成長?

    鍾品亮和高小福的心思都變得深沉了起來,再也不是那種將怨恨寫在臉上,直接和敵人進行碰撞的虎逼了,他們懂得了運用陰謀和對策……

    第二天一早,鍾品亮和高小福就來到了之前約定好的私家診所,這傢俬家診所屬於李呲花的勢力範圍,藉着李呲花的名頭,高小福很容易的就和這裡的醫生達成了共識。

    安建文本來以爲普通的私家診所完成這種換腎手術是相當有難度的,不過在他看到這傢俬家診所的規模之後,就放下了這個擔心!這個診所的規模實在是不小,連一般的闌尾炎手術、膽囊切除手術都可以做,換個腎應該是也不在話下了。

    鍾品亮裝模作樣的一陣唉聲嘆氣的和安建文寒暄,然後在高小福的攙扶之下,走進了手術室,躺在了病牀上。

    醫生先給安建文注射了麻藥,爲了不讓安建文懷疑,又假模假樣的給鍾品亮注射一針“麻醉藥”!事實上,安建文這一次的確是很小心謹慎的,上次的腎都割錯了,這一次自然而然的都會注意一些!

    倒不是他覺得鍾品亮能坑騙他,因爲他壓根就沒有懷疑鍾品亮,鍾品亮要一顆排斥的腎有什麼用?所以既然鍾品亮答應自己將腎臟還給自己,安建文也不會多想那麼多,他只是對這醫生的手法有些不放心而已。

    過了一會兒,一陣睏意襲來,安建文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而那邊本來也應該睡着了的鐘品亮,卻是猛地從病牀上坐了起來,下了病牀,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安建文,恨恨的在地上吐了一口濃痰,然後對手術準備室那邊叫道:“小福,開門放狗!”

    “好嘞,亮哥!”高小福推着一輛手術車走了過來,在手術車上,躺着一條已經被麻醉了的大黑狗!

    “張醫生,這裡就麻煩你了啊!”高小福笑眯眯的對主刀醫生說道。

    “放心吧,沒有問題!人腎我就不敢換了,可是狗腎還是沒問題的,反正換壞了也沒事兒是吧?”張醫生點頭問道。

    “沒事兒,換死拉倒了。”鍾品亮無所謂的說道。

    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張醫生了,而鍾品亮和高小福則是先走了一步。

    鬱小可這陣子很鬱悶,都快變成鬱悶可了!奇兵房地產公司要拆遷孤兒院,還沒有想到什麼好的應對策略,她的財路先斷掉了。最近市裡面打擊盜竊違法犯罪專項活動正如火如荼的進行着,鬱小可出去轉了一圈發現,每隔幾步就有個便衣警察在巡邏,讓她根本沒有機會動手!

    而且在這種時刻頂風作案無疑於找死,雖然自己所做的事情還夠不上讓宋凌珊給自己發一張通緝令,但是誰知道宋凌珊有沒有將自己的形象告訴給她的那些手下?萬一自己鬼鬼祟祟的被人認出來怎麼辦?

    不過,不出去賺錢也不行啊,眼看孤兒院每天的花銷越來越多,這麼下去無疑是坐吃山空,鬱悶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小可,你這是幹什麼呢?在屋子裡轉來轉去,轉的爲師眼睛都花了,頭也暈了。”老院長見到鬱小可像個無頭蒼蠅般的亂轉,忍不住問道。

    “師父,警方開始嚴打了,我沒辦法出去幹活了……”鬱小可唉聲嘆氣的說的說道:“得想想辦法才行了,看樣子得放出風聲去,接幾宗大買賣才行了……”

    “唉,小可,真是辛苦你了……”老院長有些心疼的看着鬱小可:“要不是爲師不能拋頭露面,爲師真想替你分擔一些……你才十八歲,正應該是無憂無慮享受青春年華的年紀,可是每天卻有這麼重的擔子壓着你……”

    “師父,您老人家這麼說就見外了,您待我像女兒一般,我替你分憂,那還不是應該的?”鬱小可倒是沒覺得自己有多苦,這麼多年了,她早就習慣了,現在她一門心思就想賺點兒錢,好讓孤兒院的小孩子都能過上好生活。

    “小可,你的年紀也不小了吧?爲師這輩子最大的心願之一,就是想讓你嫁個好人家,從此脫離現在的苦曰子,過上自己的幸福生活……”老院長看着鬱小可,忽然說道。

    “我?嫁人?哈,師父,您別開玩笑了……”鬱小可搖了搖頭:“誰敢要我呀?我可是個女賊耶,哪個正經人敢娶我?”

    “這個倒是不重要,你自己不說,還有誰知道?”老院長倒是不在意的說道:“換個地方,隱姓埋名就是了……”

    “換個地方隱姓埋名?那可不行!那孤兒院的孩子們怎麼辦?我怎麼能不管他們?”鬱小可大搖其頭:“所以呀,誰要是娶我,也得跟着負擔整個孤兒院……哈,如此一來,誰有敢娶我?就算我美若天仙,也不可能吧?何況我還不是天仙……”

    老院長嘆了口氣,沒有再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什麼,鬱小可什麼心思,老院長一清二楚,孤兒院的事情沒解決,她怎麼可能研究嫁人的問題?而且要是真如鬱小可所說,娶了她還得幫她負擔孤兒院,那還真不太可能有人敢娶鬱小可了!

    鬱小可雖然漂亮,但是平時在外面野慣了,舞刀弄槍的,還是個女飛賊,哪個大戶人家肯要這樣的女孩子?要是換做小門小戶的,那又有誰能負擔起這麼諾大的一個孤兒院?

    話又說回來,就算那些大戶人家肯要鬱小可,又怎麼可能幫她分擔這麼一個孤兒院的累贅?人家有錢是有錢,可也經不起這麼花啊?孤兒院的開銷,一年就上百萬了,現在的物價多貴啊?

    老院長搖了搖頭,換了一個話題:“你要在外面接任務?小可,那會有危險的,外面的任務不是那麼好接的,雖然我們飛燕門也是盜門中人,但是和那些人比,我們只是小偷小摸……”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