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可是,關馨又怕爸爸一怒之下做出什麼傷害林逸的事情來,這讓她很爲難,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明明事情和林逸沒有什麼關係,卻連累到他……

    關學民聽到了樓下的爭吵,從樓上下了來,看到關馨在沙發上哭泣,先是一愣,隨即連忙道:“馨馨,你怎麼了?怎麼在這裡哭?你爸呢?”

    “爺爺……”關馨看到爺爺,哭的更兇了,她從來沒有這樣委屈過,她想不通,爸爸怎麼可以左右自己的婚事?逼着自己嫁給一個不認識的人?

    “好了好了,先不哭,先和爺爺說說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麼?怎麼還哭的這麼傷心?”關學民不知道關馨怎麼了,走過來坐在沙發上,拍着孫女的肩膀,勸慰道。

    “爺爺,我爸說,從小就給我訂了婚,讓我嫁給一個沒見過的人……”關馨哭着將之前的事情說給了爺爺聽。

    “胡鬧!”關學民氣得一拍桌子:“這個關小翔,越來越沒有規矩了,這種事情,能隨便定的?馨馨你放心,爺爺給你做主!沒有我的話,誰也不好使!我現在就給你爸打電話!”

    關學民也是氣得不行,他雖然爲人剛正不阿,但是並非是那種迂腐的人,所以聽到關小翔給關馨包辦婚姻,立刻就氣不打一處來,而且,他內定的孫女婿是林逸,自然更不可能讓關小翔胡亂的將關馨嫁出去。

    “你個小混蛋你和馨馨說什麼了?將我寶貝孫女惹得哭鼻子?你小子能耐了?還包辦婚姻?我告訴你,你趁早給我取消了這門婚事,打消你這個念頭!”關學民撥通電話,劈頭蓋臉的就一頓臭罵。

    關小翔頓時被罵的愣住了,爸爸從那一次因爲自己開公司和自己產生矛盾之後,就再也沒有這麼罵過自己了!這讓他頓時有一種小時候做錯了事,被父親罵的親切感,讓他有些不敢忤逆父親的意思……

    可是,父親提到的事情,他還真沒有辦法做主!這是當年和妻子一起和那個貴人定下的婚約,自己怎麼好單方面的反悔?想想當初那人對自己,是何等的大恩?要不是有他的投資和門路關係,自己能做出現如今的成績?自己能得到丈人家的認可?

    他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所以一時之間,關小翔真的爲難了起來!和父親冷戰了多年,關小翔知道,今天父親能爲了關馨和自己發脾氣,那就是關係的個緩和點,自己要是妥協了,以後父子關係肯定會變得融洽!

    但是,自己能妥協麼?自己和那個人的約定,自己是不可能毀約的!除非是那個人毀約,不然關小翔是做不出這種忘恩負義的事情的!

    想到這裡,關小翔也只能苦笑了,忠義不能兩全,讓他怎麼辦?他不想在這個能和父親緩和的機會之下,再次的惹怒父親,但是又決不能去主動悔婚。

    “爸,別的事情,我都可以聽您的,但是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改變,這是當初,和那個貴人定下的,您也認識他的……”關小翔嘆了口氣說道:“我怎麼能悔婚?”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馨馨的幸福?既然如此,等那個人找來,讓他找我好了!就說是我毀的婚!”關學民被兒子氣樂了:“他幫過你忙,我還幫過他老婆治腿呢!他要是不願意,就來找我好了!你要是再讓馨馨去嫁人,我就讓她和你脫離父子關係,讓她和你冷戰,就想你當年和我一樣!”

    說完,關學民“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也不理睬關小翔再說什麼。

    關小翔拿着電話,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父親居然用自己當年的做法,去威脅自己!不過,起碼父親將事情接了過去,並且承諾說如果出了問題,就讓那個貴人去找他,倒是讓關小翔的壓力小了一些,但是他還是不想食言!

    這件事情,看來也只能慢慢說服父親了,現在父親在氣頭上,再打過去電話說這件事情,那無疑是讓本來就有些緊張的父子關係更加的緊張,這並不是關小翔想要看到的。

    關學民掛了電話,那邊的關馨也是破涕而笑,見到爺爺這麼強硬的替自己出頭,關馨覺得,爸爸一定會妥協了!是啊,實在不行,自己就和爺爺好,學爸爸年輕時一樣,和他冷戰,看他能將自己怎麼樣?

    自己不嫁,他打死自己也沒有用。

    “馨馨,這回開心了吧?爺爺可是站在你這一邊的,你放心,只要爺爺不點頭,誰也別想把你嫁出去!”關學民這點兒主還是能做的。

    “謝謝爺爺。”關馨很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謝什麼?好了,快去洗洗臉吧,劉媽要做好飯了,我們一起去吃點兒東西!”關學民笑着點了點頭。

    關馨高高興興的跑去洗臉了,她並不知道,父親仍然沒有在這件事情上死心……

    康照明從關馨家裡出了來,十分鬱悶的上了車,一臉的苦瓜相。在車裡留守的朱小章看到康照明愁眉苦臉的出來,頓時有些奇怪:“明少,您這是怎麼了啊?怎麼,關馨她爸不同意你們交往?”

    “哎,別提了!一言難盡啊!”康照明覺得自己之前的時間和鈔票都是白浪費了,最倒黴的是還斷了腿,白白給了小芬幾十萬,真是虧大發了!

    “還是我說吧。”王屬濱看着朱小章,解釋道:“關馨早已經許了婆家,是小時候定下的婚約,這個是無法改變的,所以關小翔是肯定不會讓明少和關馨來往了!有了婚約,關馨也不可能和明少談朋友,爲了以後的名聲,也更是不可能做出些什麼有損聲譽的事情來,所以關馨這邊,算是沒戲了!”

    王屬濱是和康照明一起進入別墅的,所以他說的話,也是親眼所見,朱小章聽了之後也就不用再去問康照明瞭,只是很鬱悶的道:“那這麼說來,我們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