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心中一凜,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光頭的身手不凡,哪裡是普通的小混混?即使林逸現在的實力已經掉的所剩無幾,身體裡的傷勢也沒有痊癒,速度和敏捷力上都差了不少,可是對付普通人那也是綽綽有餘的!

    但是,林逸居然一擊未中!這說明了什麼?要麼是林逸現在比普通人還弱,要麼就是對方也不是庸手!

    林逸對自己的狀況很瞭解,那麼只有後者這一種可能姓了,對方也是高手!當然這個高手並不是修煉者,而是比普通人要強很多的那種高手!

    可是,如果對方不是一般的小混混,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明顯的好像是故意找自己麻煩來的?

    “道歉!”光頭冷冷的看着林逸:“給你三秒鐘時間考慮,要麼跪地給我磕頭道歉,要麼我讓我的人,打得你跪在地上!”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有預謀!對方的人絕對是有預謀而來的,因爲這一切實在是太巧合了,好像是演戲一般,讓林逸有些措手不及。

    是甄英俊派來的人麼?來試探自己有沒有受傷?

    林逸苦笑了一下,看來,有些時候,僅僅是靠外表,是無法欺騙別人的,別人對你有所懷疑,還會用他們的手段對你進行一一試探,現在看來應該就是如此了。

    林逸,一時間有些進退兩難!忍,對方肯定會知道他的實力沒有恢復,甚至之前那一招,有心人就可以看出來,自己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實力,不然如何能讓光頭躲閃開來?

    不忍,對方一樣會知道自己的實力底細,不過現在的情況已經是無須再忍了,無論如何都暴露了實力,林逸也沒有必要再藏着掖着。

    “那就看看,最後是誰跪下吧。”林逸說着,身子就動了,鬼魅一般的來到了光頭的身後,凌厲的一記手刀劈下,光頭哀嚎了一聲,瞬間跪倒在了地上……

    這是林逸保命用的一些暗殺手段,包括剛纔的步伐,那是一套林逸幾乎不會使用的輕功,只有再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用的底牌。

    “媽.的,兄弟們上啊,他敢打光頭哥,我們廢了他!”光頭的幾個手下叫囂着向林逸圍了過來。

    “你們分不清形勢麼?你們的老大已經跪了,幾秒鐘以前,他還想讓我跪下。”林逸看着光頭的手下:“將你們的車開走,我不想和你們計較。”

    林逸已經暴露了實力,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的找楚鵬展談一談,讓他儘快找一個保鏢來接替自己,不然的話,自己再呆在松山市,會給他帶來很多的麻煩!

    當然,希望這些混混並不是甄英俊的人馬,僅僅是巧合而已。

    “現在不是你計較的時候,你動了我們的老大,你必須留下來。”光頭的一個手下指着林逸說道:“不然,我們以後也沒臉出來混了!”

    “好吧。”林逸沒辦法,實力早晚要暴露的,剛纔的鬼魅輕功和那一記手刀,倒是可以起到一定的迷惑作用,讓敵人看不清自己的實力!

    鬼魅輕功的速度,不是修煉者,一般是不能夠達到的,但是林逸這套身法除外。那記手刀,則只是最普通的打鬥技巧,但是裡面沒有一絲的真氣。

    這樣一來,雖然敵人會對那記手刀有所懷疑,但是忌憚於之前林逸的鬼魅輕功,對於林逸的實力猜測恐怕一時也得不出什麼結論來,在他們疑神疑鬼的時候,也正是爲林逸創造了寶貴的時間!

    但是現在,林逸面對這麼多人,就沒有辦法在迷惑了,他能放倒這些人,但是僅僅是用打鬥技巧,而不是實力,相信這瞞不過那些有心人。

    半分鐘後,光頭的手下和光頭一樣,全部跪在了地上呻吟着,林逸並沒有將他們怎麼樣,只是打斷了一些人的手腳和肋骨,這也是他們應有的懲罰。

    林逸從光頭的手中找到了他的車鑰匙,移開了他的尼桑麪包車,轉身回到自己的車裡,開車離去。

    這期間,沒有一個保安出現在這裡,這也說明了,這件事情的不同尋常!林逸要儘早做出應對的準備了。

    “呼……”唐韻看着安然無恙上車的林逸,頓時鬆了一口氣:“你不是說你的實力沒有了?剛纔嚇死我了!”

    “實力沒有了,也比普通人強一些。”林逸笑了笑,怕唐韻擔心,他並沒有說出自己的懷疑。

    “這些人真可惡!”唐韻並不知道,這是一起有預謀的挑釁:“我們現在去哪裡?”

    唐韻沒有感到危險的降臨,她還沉浸在幸福之中,她憧憬着未來,和林逸生活在一起的美好曰子。

    男耕女織,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送你回醫院吧?我臨走之前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這兩天,可能沒有時間找你了。”林逸說道。

    “哦……”唐韻有些失望,不過卻沒有說出來,林逸,有他自己的事情,唐韻不會不懂事的去纏着他。

    林逸將車子停在了醫院的門口,副駕駛上的唐韻,有些遲遲不想離開,拉着林逸的手,這次分開,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再見……唐韻有些捨不得放手。

    林逸,是她的初戀,也是她一生中堅定的選擇,雖然短暫,但是卻刻骨銘心。

    “那……我走了,你要小心!”唐韻知道,現在不是溫存的時候,雖然不捨,但是還是放開了林逸的手,準備下車。

    “恩,我等着你去找我。”林逸笑了笑。

    “恩……”唐韻打開車門下了車,卻又轉過身來,將身子俯進了車子裡面,快速的在林逸的臉側親了一下,然後紅着臉轉身跑開了……

    唐韻,已經用她的實際行動證明了她的心意。

    唐韻是個保守的女孩子,能夠主動的親吻林逸,在她心中,已經將自己當成了是他的女人……

    “呵……”林逸摸着被唐韻親過的地方,不由得笑了笑,這是一個值得讓人呵護一生的女孩子,不是麼?

    一直看着唐韻離開,消失在了林逸的視線當中,林逸才惆悵若失的發動了車子,調轉車頭離開了第一人民醫院。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