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你可以放心!我身後的勢力是什麼,相信不用我說你也知道,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我是很有發言權的!”趙奇兵安慰他道:“的確,在世俗界黃階高手已經是鳳毛翎角的存在了,一個城市裡也未必有幾個!而玄階高手,只有那些世家纔會有了!不過,這世間除了世家之外,還有一些僱傭組織,他們手中也是有高手的,只不過這部分人完全是爲了一些利益,沒有利益是不會出現的!這就類似於僱傭兵的組織一樣,據我所知,國內的僱傭組織,都是受到各個隱藏世家的嚴格監管的,他們中實力最高的也不過是玄階初期高手,一旦突破至玄階中期或者後期,就會被隱藏世家招攬,這樣他們就有突破地階的機會了,誰還會留在僱傭組織裡?”

    “哦,這樣啊,那萬一楚鵬展是從國外找來的呢?”蕭基一聽國內的僱傭組織沒有高手,就想到了國外的僱傭組織。

    “你覺得楚鵬展有那個能耐麼?要是有那個能耐,他的公司早就是全球五百強企業了,而不是全國五百強企業!”趙奇兵不屑的說道:“放心吧,要是有更厲害的高手能僱傭來,他會退而求其次,找來一個垃圾被你們虐?”

    “說的也是!”蕭基終於鬆了一口氣,安心的點了點頭:“多謝兵少給我解惑啊!”

    “唔,被你這麼一說,我也心動了,我也想去打打秋風!對了,你們敲詐了楚鵬展什麼條件?”趙奇兵問道。

    聽說趙奇兵也想去打秋風,蕭基就有點兒着急了,自己這邊敲詐還沒成功呢,他那邊也想打秋風,那不是明顯想分一杯羹麼?不過他又不敢和趙奇兵說什麼,只能鬱悶的道:“我們管他要了鵬展商廈和鵬展商務酒店,再讓他給我兩億的啓動資金!”

    “哦,這樣……”趙奇兵心中一陣的羨慕,看樣子自己也應該儘早動手了,不然的話,鵬展集團都被人瓜分沒了!牆倒衆人推,自己現在不去更待何時?

    於是,趙奇兵也沒心思和蕭基寒暄那些許多了,敷衍了幾句話後,就掛斷了電話。

    蕭基這邊也很着急,掛斷了趙奇兵的電話,就和蕭本研究上了:“二弟,趙奇兵好像也動心了啊,你說他要是也去摻和,我們還能要來這麼多錢了麼?這對我們蕭家不太有利啊!”

    “呵呵,大哥,這就是你多慮了!”蕭本倒是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笑道:“現在的情況是,楚鵬展的仇家找過去的越多,對我們越有利!最好再來幾個纔好呢!”

    “哦?這是爲什麼?”蕭基的腦袋沒有蕭本好使,有點兒轉不過來彎兒。

    “你想啊,那麼多仇家都去逼楚鵬展,楚鵬展才是真正的走投無路了,他除了割肉,別無他法!就算他有能耐再招來一些幫手,可是他的幫手能和那麼多人爲敵麼?”蕭本解釋道:“要是隻有我們蕭家一家去找麻煩,楚鵬展沒準兒還會抱有僥倖的心理,沒準兒尋思能躲過去呢!”

    “原來如此!”蕭基受教的點了點頭:“二弟,還是你腦袋好使啊,這樣一來,我們蕭家雖然可能獲得的利益少了一些,但是也穩了很多!”

    “是這樣的!所以,我們現在什麼都不用幹了,等着兵少去鬧吧,到時候等楚鵬展焦頭爛額的時候,我們再去逼一逼,就不信他不就範!”蕭本說道。

    趙奇兵這邊掛斷電話,就火急火燎的將李呲花、金古邦和鍾發白給叫來了,他要對鵬展集團動手,這東西趕早不趕晚,去晚了被人把利益都瓜分沒了,那就虧大了!

    現在,趙奇兵已經將楚鵬展的財產當成是他自己的了,生怕再有人會搶了先。

    “老金,老鍾,你們對鵬展集團都很瞭解,你說我們這一次,應該以什麼樣的藉口去管楚鵬展要錢?”趙奇兵直截了當的問道,這些都是他的心腹手下,也不用藏着掖着:“蕭家是以蕭基的老婆被侮辱了爲由頭去要錢的,那我們呢?”

    到了趙奇兵這種層面,雖然這一次擺明了就是去巧取豪奪,但是凡事都要講求個理由,以免被人詬病,趙奇兵動手自然也是要找一個合適理由的,不然的話,那不成了明搶了?

    那是林逸乾的事兒,趙奇兵還沒那個膽子幹出來!一個層面都有一個層面的規則,沒有人會去主動破壞掉。不然的話,那就會亂套了。

    但是林逸這個人,不屬於上流社會甚至世家這個層面,所以他做事從來是按照他自己的規則去做,完全是不按常理出牌,這也是趙奇兵沒有在他手中討到任何便宜的原因!

    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去整治一下楚鵬展了,他怎麼可能會放過?

    鵬展集團的房地產公司,一直是趙奇兵垂涎的產業,要不是林逸礙手礙腳從中作梗,恐怕現在鵬展集團旗下的地產公司已經到了他趙奇兵的名下了!

    “唔,我們幾次的衝突,都是和林逸發生的,如果拿林逸說事兒的話,有點兒站不住腳啊!”李呲花說道:“蕭家的理由雖然有些可笑,不過也確實是因爲楚夢瑤得罪了蕭家的苟護麗……”

    “這我知道,要是能直接去要錢,我還找你們商量幹什麼?”趙奇兵瞪了李呲花一眼,有些不耐的說道:“大家趕緊集思廣益,我怕這消息傳開來之後,有更多的楚鵬展的敵人找過去,我們要是去晚了,恐怕分得的利益就少了!”

    “兵少,我倒是有個好主意!”金古邦沉吟了一下,說道:“不過這個主意有點兒暗搶的意思……”

    “暗的沒事兒啊,只要不是明搶,就不會破壞規則了!”趙奇兵說道:“要的就是一個理由而已!估計現在楚鵬展已經焦頭爛額了,我們去嚇唬他一下,他不可能不就範!”

    “是這樣的,我之前不是想控制公司的董事會麼?我也有偷偷的留下了一份楚鵬展簽過名的空白文件,我當時想要在收買了董事會其他成員之後,僞造一份楚鵬展辭去董事長職務的辭呈,不過後來被林逸那小子攪和了,讓我灰溜溜的滾蛋了,也就沒有用上那份空白的文件!”金古邦說道:“如果我們將其僞造成一份產業轉讓書如何?”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