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頓時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因爲馮笑笑的舉動,林逸實在是無法評判到底是該支持還是該反對!說她處心積慮的想要和自己吃一碗麪吧,但是她此刻的舉動又恰到好處,自己總不能阻止她幫助別人吧?

    林逸,只能將這一切歸咎於巧合了,看着坐在自己對面,笑靨如花的馮笑笑,林逸淡淡的對服務生招了招手:“服務生,麻煩你再拿一個碗過來。”

    “好的,先生……”服務生剛將地上的碎碗打掃收拾起來,聽到林逸的話,忙點頭應了下來。

    “你要個空碗幹什麼?”馮笑笑一愣。

    “將牛肉麪分給你一半。”林逸接過了服務生遞過來的空碗,開始用筷子將自己碗中的牛肉麪往空碗裡夾起來……

    “……”馮笑笑瞪着林逸,眼中水汽汪汪的,差點兒沒哭了!剛纔,她好容易找到了一個可以和林逸一起吃麪的機會,都快高興死了,結果,林逸又要來一個空碗!

    林逸沒搭理她,將自己碗中的牛肉麪分給了她一半,然後低頭自己先吃了起來。

    馮笑笑將筷子插在了碗裡,好像和牛肉麪有深仇大恨一樣,吃的咬牙切齒,一口一口像惡狼吃肉一般,將麪條往嘴裡面塞……

    “你這麼餓?那就再叫一碗?”林逸看着馮笑笑的樣子,不由得笑問道。

    “不要了!”馮笑笑搖了搖頭,恨恨的、滿臉委屈的看着林逸說道:“我再也不和你一起吃飯了,你欺負人!”

    “呃……”林逸看着馮笑笑的樣子,心裡面忽然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馮笑笑威脅整蠱自己,林逸倒是覺得很正常,但是現在,馮笑笑好像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讓林逸心裡面一酸,想要說什麼,不過卻是微微嘆了口氣。

    馮笑笑見林逸不說話,嘟了嘟嘴,繼續低頭吃麪,好像麪條是林逸的筋,牛肉是林逸的肉一樣,吃的咬牙切齒。

    林逸很快的就吃完了自己面前的半碗麪條,那邊馮笑笑也吃的差不多了。

    “吃飽了?那我們回學校?”林逸看馮笑笑放下了筷子,於是問道。

    “回去吧!”馮笑笑冷冰冰的說道,顯然還沒有消氣。

    “呵呵……”林逸笑了笑,也沒有理她,馮笑笑就這個姓格,一會兒就好了。

    兩人正要起身離開,忽然卻聽到了身後傳來了一陣焦急的呼聲!

    “媽媽,您怎麼了?您怎麼突然暈倒了……”

    陳曦和媽媽正在吃麪,雖然心情沒有之前那麼好,反倒有些沉重,不過爲了感激馮笑笑,兩個人也不好放下人家的心意就走人,那樣就有點兒不尊重人了,畢竟馮笑笑是好心!

    所以母女倆準備吃碗麪後,再偷偷的給馮笑笑十五元錢!陳曦和媽媽都不是白拿別人東西的人,她們雖然窮,但是陳曦每天憑藉自己的勞動,在海灘、大街小巷拾取垃圾,雖然賺得少,但是那也是自己的勞動所得!

    可是,還沒等母女兩個將面前的牛肉麪吃完,陳媽媽就暈倒在了桌上,這讓陳曦一下子不知所措起來!畢竟媽媽雖然有病,但是之前卻也沒有暈倒過,就算去醫院,也是母女兩個人一起去的醫院!

    “快打急救電話!”服務生見多識廣,連忙提醒道。

    “好!”陳曦忙點了點頭,道:“誰能借我電話用一下……”

    她並沒有手機,雖然手機價格不貴,但是話費卻用不起。

    “用我的吧!”馮笑笑也顧不得和林逸生氣了,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遞給了陳曦。

    看到陳曦目光中的焦急,馮笑笑好像想起了自己有些孤獨而悲傷的童年,沒有媽媽在身邊,是多麼的寂寞?

    “不用打了,送醫院也沒有用,不用浪費錢了。”林逸看了一眼陳媽媽,卻是淡淡的說道。

    陳媽媽身上的生機正迅速的消逝,可以說,基本上是沒有救了。

    “啊!”陳曦聽了林逸的話之後,表情微微一滯,隨即眼淚就流了下來,抱住媽媽,放聲大哭了起來!雖然她今天已然過了十六歲的生曰,但是卻仍然是個脆弱的女孩子,她早就知道媽媽很快就要離開她了,不過卻沒想到會這麼快!

    而在媽媽暈倒之時,她心裡還存有一絲僥倖和希望,期盼媽媽到醫院後會醒來,但是林逸的一句話,卻像是一盆冷水一樣,當頭淋了下來,讓陳曦一下子變得絕望了……

    一瞬間,她好無助,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做纔好,唯有抱住媽媽大哭一場,才能宣泄她內心中的哀傷。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有你這麼說話的麼?”林逸的話,卻是惹來了服務生的不滿:“你以爲你是誰?一句話就能判定別人的生死?”

    林逸轉過頭去,淡淡的看了服務生一眼,這個人的心地不錯,自始至終都沒有半點兒瞧不起陳曦母女的意思,所以林逸不會遷怒於他,他現在的話,也不過是不瞭解真相的義憤填膺,林逸怎麼會和他計較呢?

    看到林逸轉過頭來,那服務生頓時一驚,想到林逸剛纔可是把那找事兒的男人都給趕走了,頓時有些害怕起來,不過林逸說話的確很不中聽,所以服務生只是退後了一步,還是堅持的說道:“別聽他亂說,趕緊送醫院!我這就打急救電話!”

    “林逸,她真的沒救了麼?”馮笑笑通過上次林逸對自己施救之後,也是知道林逸是懂醫術的,不由得就信了林逸的話,於是開聲問道。

    這時候,林逸的手已經搭在了陳媽媽的手腕上,也沒有和那服務生多解釋,只是對馮笑笑道:“肝癌晚期,你覺得送醫院有什麼用?”

    “這……”馮笑笑頓時表情一滯,癌症,本世紀絕症之一!就算不懂醫術的人,聽到癌症這兩個字,也基本上會認定了,這個人已經被判了死刑!

    “啊!”林逸的話,卻是讓陳曦有些驚呆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看着林逸!

    “別聽他亂說,他一開口就說別人得癌症了,這怎麼可能?”服務生見林逸不但不幫忙打電話,還在那裡信口開河的給人下結論,頓時十分的憤怒:“你剛纔也算是幫了人家忙的,怎麼又這樣?”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