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笑笑,吳臣天打電話來,說要請咱們吃大餐,你去不去?”林逸轉頭問馮笑笑道。

    “吳臣天?”馮笑笑一愣,隨即想到了吳臣天是什麼人了:“就是那個吳鐵手?要請咱們吃大餐?去啊去啊,我最喜歡吃大餐了!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林逸對電話那邊的吳臣天問道。

    “就現在,我和靜怡在松山市第一高中後面的小吃街,據說你住在附近?”吳臣天說道。

    “現在,去不去?”林逸沒有回答吳臣天的問題,而是問馮笑笑道。

    “去呀!”馮笑笑對於學習什麼的根本沒有什麼興趣,人都要掛了,還學習呢,學習也沒有時間考大學了!所以馮笑笑欣然應允。

    “那你等着吧,我們現在過去!”林逸對吳臣天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對於吳臣天,林逸沒有什麼好感也沒有什麼惡感,不過是孫靜怡的一個追求者而已,要說衝突,也不過是偷了林逸的錢包而已,只不過他的錢包也被林逸給偷來了,相比較而言,吳臣天的損失更大!尤其是在燕京的時候,吳臣天被馮笑笑給坑到姥姥家去了,損失慘重!

    而林逸倒是有些納悶,這吳臣天腦袋缺弦麼?怎麼上次的教訓還沒有讓他長記姓,一回到松山市,還要請馮笑笑吃飯?

    不過想到孫靜怡也在吳臣天的身旁,林逸覺得,估計他是想讓孫靜怡看一看,自己和馮笑笑之間的關係,讓孫靜怡認清楚,自己是個腳踏兩隻船的人!

    只是林逸根本就不在乎,他和孫靜怡什麼關係,他和孫靜怡之間一清二楚,說白了林逸不過是孫靜怡的假裝情人而已,就是名義上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實質姓的關係。

    所以帶着馮笑笑去,林逸也不在乎,只要馮笑笑能吃的開心,就是林逸最大的滿足了。

    林逸和馮笑笑收拾了一下,林逸給大小姐和唐韻分別發了一條短信,說要帶着馮笑笑去見個朋友吃點兒東西,而大小姐和唐韻都是知道馮笑笑的事情的,所以對於林逸單獨帶着馮笑笑出去,自然不會多說什麼,只是讓林逸小心一些,照顧好馮笑笑。

    謝雨楓不愧是修煉者,屁股被紮了一下,但是包紮過後,還是能夠走路的,他是雨家人,手中自然有康神醫和關神醫的金創藥和創傷藥在,所以謝雨楓毫不吝惜的給自己、王聰明和李胖虎塗抹了上去。

    只不過李胖虎的蛋被切掉了一個,這個金創藥也是無法修復的,他曰後只能做一個獨蛋人了。

    一早上,三人就從醫院出來了,有了金創藥之後,倒是也不擔心傷口恢復的慢,只不過金創藥雖然好用,但是也不可能塗抹上去之後,就立即好轉,止血和癒合是真的,但是真要完好如初,還是要等一段時間的。

    謝雨楓擔心他昨天新買的車子,那可是蘭博基尼啊,嶄新的還沒有上牌子,就停在了學校小吃街的後面,萬一讓那些小商販颳了碰了怎麼辦?

    所以從醫院出來,謝雨楓三人就攔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學校後面的小吃街!

    只不過,映入眼簾的,停在他之前停車位置上的,並不是他那輛蘭博基尼了,而是一輛奧迪tt!

    “我的車呢?”謝雨楓一愣。

    “謝少,車子在那邊……”王聰明有些弱弱的指了指不遠處的牆角。

    “啊?!”謝雨楓看到自己的車子,一下子就傻眼了,只見自己的車子此刻正停在牆根底下,車身已經千瘡百孔,全是凹陷和被砸的痕跡,車漆已經掉了,哪裡像是一臺新車啊,簡直和報廢的車輛有的一拼了!

    “我的蘭博基尼啊!”謝雨楓快步的跑了過去,看着自己的愛車被砸成這樣,頓時心疼的不行!雖然他很有錢,但是帶過來的資金也是有限的,本來他想泡妞,所以弄了一輛拉風一點兒的車子,卻沒想到纔開了一天,就被人砸成了這個樣子!“是誰幹的?是誰?是誰砸了我的車?”

    “謝少,應該是奧迪tt那輛車的人乾的……”王聰明沉吟了一下,分析着說道:“這裡就三個比較正當的車位,車位停滿了,除了牆根底下就沒有地方停了,這裡晚上是有小吃街的,停在別的地方就看不出來了,所以從目前看來,一定是奧迪tt覺得我們的車子是後來的,佔了他的車位,就把我們的車子給推到牆根底下,砸成了這個樣子!”

    “哦?那奧迪tt不是馮笑笑的車麼?難道是她砸的?她有這麼大力氣麼?”謝雨楓聽了王聰明的分析,覺得十分有道理,不過他對於馮笑笑有那麼大的力氣而感到有些奇怪。

    “我估計是馮笑笑指使林逸乾的!林逸是修煉者,將車子給推到牆角也不是什麼難事兒!”王聰明說道。

    “媽的!我還沒教訓他呢,他居然欺負到我頭上來了!馮笑笑,老子早晚把你推到牀上,乾死你!”謝雨楓氣得咬牙切齒:“給我砸,把林逸和馮笑笑的車子都給我砸了!那輛甲殼蟲是林逸的!”

    “等等!”王聰明卻是擺了擺手,阻止了暴怒的謝雨楓:“謝少,請您息怒,稍安勿躁啊!”

    “哦?怎麼,他都欺負到我腦門上了,我還不能反擊了?”謝雨楓哼了一聲。

    “不是的,謝少,我覺得,林逸的車子,最好還是別砸!”王聰明擺了擺手說道:“謝少,林逸是修煉者,你砸了他的車,他能善罷甘休麼?”

    “他是修煉者,我也是修煉者!他不過是玄階初期水平,我都是玄階初期巔峰了,還怕他怎麼的?”謝雨楓冷笑了一聲說道。

    “謝少,可是你現在得隱藏實力啊!不能暴露出去,暗中調查纔是大計啊!”王聰明說道。

    “是的!差點兒被氣糊塗了!”謝雨楓一想也是這麼回事兒,如果林逸因爲車被砸了而找自己的麻煩,自己也不能剛來兩天就和林逸對上吧?那樣不符合雨家的利益,就算要滅殺林逸,也得弄清楚林逸的背景,不然平白的給雨家惹了禍事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