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先生,一共四位嗎?”進了酒店大堂,就有服務生走過來,看向吳臣天和林逸詢問道。

    “對,給我們一間包廂!”吳臣天點了點頭說道。

    “先生,你們四位是吃早茶的吧,要不坐卡座吧?包廂是有最低消費的,這個時候的卡座也很清靜的,沒有人……”服務生好心的提醒道。

    畢竟這一大上午的,來酒店的一般都是吃早茶,吃一頓早茶再貴也沒有多少錢,不可能一下子弄出個好幾萬來,夠不上包廂的最低消費啊!

    吳臣天聽了這話,就皺了皺眉!他好不容易請孫靜怡吃一頓飯,本來就是出來裝.逼來了,此刻服務生的一句話,頓時讓吳臣天覺得,有看不起他的嫌疑!

    他是何等的身份?堂堂世家吳家嫡孫,怎麼可能在乎這個最低消費?而且他現在的身份,也是松山市的“大老闆”了,吃一頓飯還是很能吃起的!

    “多少最低消費啊?”吳臣天皺了皺眉,有些不耐的問道。

    這裡的服務生,也是會察言觀色的主兒,一看吳臣天這麼問,就知道這位有些不耐了,人家不在乎什麼最低消費,人家有錢!不過之前門童可是告訴過他,這幾位是開着奧迪a4l來的,一輛奧迪a4l纔多少錢?這些人就算是有錢人,也未必一頓飯能吃進去好幾萬吧?

    想到這裡,服務生有些拿捏不準吳臣天的消費等級了!這裡的包廂也是分檔次等級的,說多了,他怕吳臣天消費不起,沒有面子會惱羞成怒,說少了吧,又怕吳臣天覺得太便宜是瞧不起他!

    “臣天哥哥是大老闆,名片都是金子做的,能在乎這點兒最低消費?”馮笑笑卻是開聲了:“今天,臣天哥哥的車被砸了,人家賠給他五百萬,他拿正眼都沒瞧一下,就把錢給我了!這種等級的高檔人,你居然質疑他出不起最低消費?”

    吳臣天看了馮笑笑一眼,心道,你這小妞兒還真會給我爭面子啊!很好,看來這五百萬給的不虧,你要是今天把我在孫靜怡面前的形象給豎立起來,讓我抱得美人歸,這錢就不白花!

    “啊?”服務生聽了馮笑笑的話後頓時一愣!敢情人家開奧迪a4l來,是因爲車子被人砸了啊!什麼車被人砸了能賠五百萬啊?那怎麼也是賓利、勞斯萊斯那個檔次的了吧?

    而且,人家的賠車錢,吳臣天都不在乎,隨手就給了身邊的人,那他自己得多有錢啊!名片都是金子做的?現在這金子一克都漲到三百多塊了,一張名片怎麼也得兩三克吧?那成本不就上千塊了!這是拿出來發的名片麼?

    這要是普通人拿到一張名片還不發財了?看來這吳臣天平時接觸的人也都是大人物啊,不然這名片還不被人瘋搶啊!

    有錢人,絕對的有錢人啊!

    服務生想通了這一點之後,就連忙說道:“先生,這裡最豪華的包廂是頂樓的水晶宮,目前正好是空缺出來的,不過最低消費是五十萬元……”

    “五十萬?”最低消費就五十萬了?吳臣天一愣,這飯店也夠黑的啊!自己可就帶來了一千萬,除去給蕭王霸開公司、買車時用去了一百多萬,只剩下八百多萬了,這一頓飯就幹掉了五十萬,是不是有點兒太多了?

    原本在吳臣天看來,松山市這種鄉下小地方,和燕京那是天壤之別的,再貴的酒店,吃一頓飯也就三萬五萬的頂天了,還能多貴?他手中這八百多萬,足夠他裝好幾次逼的了,但是現在看來,情況略有所不同啊!

    服務生聽到吳臣天說完“五十萬”之後,就沒了動靜,還以爲吳臣天是覺得五十萬太少呢,連忙補充道:“當然,一頓飯五十萬是顯示不出先生的尊貴的,畢竟先生這一次就四個人,要再貴的吃的,也花不了太多的錢了……”

    “那是那是!”吳臣天見服務生改口,頓時心中一鬆,心道這服務生還真有眼色,也看出自己覺得五十萬貴了?正好,由她說出來,自己還不丟面子!

    人家說的很好啊,自己四個人,也吃不了太多東西,就算要的再貴也花不了多少錢!

    吳臣天正得意呢,卻聽得服務生繼續說道:“就算四位每人都要燕窩、魚翅、鮑魚、海蔘,五十萬也就頂天了!所以我推薦先生辦一張這裡的貴賓卡,只要預存五百萬,就可以享受貴賓的待遇了,隨時都可以預約水晶宮頂級包廂,而且任何包廂也沒有最低消費限制了,所有菜品還可以享受八折優惠!這可是貴賓獨享哦!”

    這貴賓卡,看似是有優惠還能打折,但是卻是體現了一個貴賓的特權身份!所以在那些很有錢人的眼中,這並不是看不起他們,而是他們擁有與衆不同的權利!

    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出五百萬辦一張飯卡的,能拿出這些錢辦卡的人,去了水晶宮包廂,誰好意思點那些便宜的菜餚?幾千塊一頓飯局,也不好意思在水晶宮裡吃!

    “嘎?”吳臣天一下子就有點兒傻眼了,五百萬?辦一張貴賓卡?有沒有搞錯啊!五十萬他都覺得很多了,這一下子冒出來五百萬?坑爹呢?

    不過,他今天出來就是爲了樹立形象和裝.逼的,要是一聽這五百萬就退縮了,那之前的形象也白裝了,所以他現在也只能咬牙硬挺了:“唔,五百萬倒是小意思了,不過我平時生意太忙,在松山也吃不了幾次飯,這五百萬的卡辦完,估計也就用一次,然後就不知道丟哪裡去了!”

    吳臣天的潛臺詞是,趕緊帶我們去包廂吧,我不在乎什麼打折不打折的,但是我主要怕麻煩,辦了卡也不能來吃了!

    “這樣啊……”服務生點了點頭,不疑有它,不過心裡卻有些失望,畢竟辦一張卡,她也是能得到一部分獎金的。

    “臣天哥哥,要不你辦一張卡,然後把卡給我吧?你不在松山市,但是我在呀,我替你把剩下的錢都吃掉吧!雖然這五百萬對於你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對於我來說,還是很算什麼的!”馮笑笑又開口了,這一開口,吳臣天差點兒就沒翻白眼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