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來是因爲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學校裡面,林逸不可能在教室裡做出什麼公然有傷風化的事情來,而一早一晚,在車上,也都有唐韻在,林逸也不可能和馮笑笑單獨親近。

    再說,林逸也不想和馮笑笑做出進一步的發展,畢竟那對唐韻不太公平,在林逸看來,自己的第一個女人一定是唐韻,畢竟唐韻是自己最早確定關係的女朋友,唐韻在林逸的心中,佔着很大的比重。

    當然,如果唐韻願意和馮笑笑一起玩兒什麼三批,林逸也是不介意的,他並不是一個保守的人,思想保守,也做不了殺手。

    “笑笑,你在幹什麼?”林逸不得不提醒馮笑笑,現在是在上課。

    “嘻嘻,沒什麼,我就是想快一點兒到晚上!我好期待啊!”馮笑笑一直都是希望時間慢一點纔好,畢竟她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但是今天,她卻希望時間能夠再快一點兒!

    “賽車方面的事情,你都聯繫好了?”林逸問道。雖然林逸通過鄒若明也能聯繫到地下賽車場的參賽事宜,但是畢竟沒有馮笑笑的輕車熟路,而且一般情況下,林逸也不願意去找鄒若明。

    “聯繫好了!我早早的就報了名!押金都交好了!”馮笑笑說道:“今天晚上,第一場比賽,就是我們的!”

    “唔?押金交了?”林逸微微一愣:“不是二十萬一場比賽?你有這麼多錢?”

    林逸知道馮笑笑的家庭狀況,所以對於她交了押金的事情有些疑惑。雖然林逸有必勝的把握,但是舉辦方卻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贏,所以纔會讓參賽者每人都交二十萬的押金,贏了退還,輸了自然就被扣下了。

    “別忘了,我剛從吳鐵手那個傻蛋的手裡坑來五百萬!”馮笑笑有些得意的說道。

    林逸這纔想起來,馮笑笑手中已經有一筆鉅款了!

    賽車比賽的時間是晚上六點,學校裡最後一節晚自習課,自然是上不了了,林逸和唐韻、大小姐、陳雨舒說了晚上要陪着馮笑笑的事情,就和馮笑笑離開了學校。

    馮笑笑早早就收拾好了書包,好像她今天來學校的目的,就是等待着這個時刻的到來一般!

    “我們現在去哪裡?”上了車,林逸問馮笑笑道。

    “去搏龍山盤山道,那裡是附近地下賽車手的天堂!”馮笑笑說道:“你知道地點麼?”

    “不清楚。”林逸搖了搖頭:“還是換你開吧。”

    林逸下了車,家駕駛位讓給了馮笑笑,今天林逸開的是馮笑笑的奧迪tt,早上在馮笑笑家小區裡換的車子。

    馮笑笑也不推讓,從這裡到搏龍山的路,她是再熟悉不過了!

    只是,以前都是去看比賽,根本沒有去參加過比賽!

    馮笑笑雖然覺得賽車很刺激,但是卻也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的水平,上場之後斷然是必輸無疑的,馮笑笑可沒有那麼多錢揮霍!

    搏龍山是松山市附近的一個小旅遊景點,因爲入不敷出等原因,幾年前就停止了營業!原因無他,實在是因爲松山市附近的山脈太多了,後開發的雙燕山等等都比搏龍山要風景秀麗,裡面的度假村又是新建而成,住宿和吃飯的環境也好,自然而然的就沒有人再去搏龍山了,而搏龍山旅遊景點也不得不被迫關停!

    不過景點關停了,盤山道卻依然存在,雖然年久失修,一些護欄已經沒有了,路面的情況也不是很好!但是這條路除了能夠通上搏龍山的山頂根本沒有其他任何作用,而這裡經營的商家都已經撤了,誰還會花錢修路呢?

    馮笑笑的車子開到了搏龍山下的空地前面,這裡已經停滿了各種的車輛,而車子的檔次也是各不相同,從最便宜的奧拓到最頂級的世界名牌跑車應有盡有。

    而在這片空地上的車子旁邊,也三三兩兩的都是一些人羣組成的小圈子,各自在一起聊天、喝酒、泡妞。

    大多數人,都是穿着奇裝異服的紅男綠女,頭髮怪怪的,就像是以前的馮笑笑一般。

    看到這些非主流的人羣,林逸不自覺的皺了皺眉,實話實說,他對這些瘋狂的男女沒有多少好感,不好好學習,出來飆車,對得起家裡面的父母麼?

    但是話又說回來,很多人也都是家裡面嬌生慣養的,要是父母不給錢的話,他們用什麼錢去買車?

    當然,除了這些非主流的男女之外,還有一些中年人明顯就是社會大哥那一個檔次的,剃着光頭和板寸,身穿跨欄背心,左膀右臂都是紋身,看起來就很社會的樣子。

    物以類聚人以羣分,還有一小部分頂級跑車的圈子羣體,卻是一些衣冠楚楚的真正的社會名流!這其中有大公司的白領,也有真正的豪門子弟,毫無疑問,這些人也是來尋求刺激的。

    馮笑笑的車子在這裡面雖然不是最破的,但是也算不上好車,所以來到空地上,也沒有引起什麼人的注意,只有一些認識馮笑笑車子的非主流圍了過來。

    “馮姐,你來了!”說話的是當初在商業街,給林逸偷拍了一張照片的那個非主流入時青年。

    “恩,”馮笑笑點了點頭:“都安排好了吧?”

    “是的馮姐,我都和大坑哥說好了,第一場就是馮姐你出賽!”入時青年連忙說道,大坑哥就是地下賽車的舉辦者,據說有一些黑道背景,在松山市也是一號人物!

    當然,這對林逸來說,根本都是渣,林逸連李呲花之流都是想虐就虐,別說只是有“一些”黑道背景的大坑哥了!只是林逸不想搭理他而已,二十萬,對於林逸來說是個小數目,林逸懶得去找那個什麼大坑哥破壞規則。

    “我的對手是誰?”馮笑笑點頭問道,戴着墨鏡的馮笑笑,儼然一副大姐頭的模樣,讓林逸看的有些好笑。

    “根據以往慣例,應該也是一位新手,馮姐,我不是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你也是第一次參加比賽……”入時青年連忙解釋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