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了張乃炮的話,鍾品亮這種心機深沉的人,都是有些感動,這真是他的好兄弟啊!鍾品亮拍着張乃炮的肩膀說道:“真是好兄弟,乃炮你能想開就好啊!”

    “我早就想開了,要不是我當初那麼狠的直接自宮,也不能獲得狂牛祖師的青睞,收我爲記名弟子,傳給我吸蜂**,讓我修煉起來如虎添翼!”張乃炮卻是無所謂的搖了搖頭:“亮哥,所謂有得必有失,雖然我的天資還可以,但是要是不果斷自宮的話,也是不可能在這些弟子中脫穎而出的!”

    “哦?乃炮,你的天資還可以?”鍾品亮有些驚訝,練功需要天賦的,這一點他自然清楚,不過沒想到張乃炮的天資還挺不錯?

    “是的,修煉魔功,也是需要人的天賦的,不過根據狂牛祖師的話說,心姓越邪惡越陰毒的人,修煉邪魔功法越是容易,像這種吸收蜂毒式的修煉方式,正直的人是不能夠修煉的!”張乃炮說道。

    “嘎嘎,咱們三兄弟要說壞和損,那是絕頂的!”鍾品亮嘎嘎一笑說道:“這麼說來,我也挺適合修煉這門功法的,只是讓那一堆毒蜂蟄我,想想就嚇人,還是算了吧!對了,乃炮,你現在是何等的實力?”

    “我現在的實力,已經是黃階後期巔峰了,不曰即可突破,等我突破至玄階之時,就是林逸的死期了!”張乃炮很是自信的說道:“到時候,我就下山,幫亮哥出一口惡氣!”

    “萬萬不可!”鍾品亮嚇了一跳,一方面驚愕張乃炮的實力提升居然如此的迅速,另外一方面,卻是不想讓張乃炮下山去送死!

    “萬萬不可?什麼意思?”張乃炮不由得一愣。

    “炮子,據我所知,林逸現在最少是玄階初期的實力啊!”鍾品亮說道:“而且,有玄階中期的外家高手,都不是林逸的對手,已經被林逸給打殘了,你萬萬不可大意啊!”

    “啊?林逸怎麼那麼厲害了?我走的時候,他不只是黃階中後期的樣子?”張乃炮頓時就是一陣愕然,他沒想到,林逸在這段時間裡,居然也提升了!

    要知道,正規的心法是吸收自然界中的靈氣的,那修煉起來是無比的緩慢!在那些靈氣充裕的地方,速度上都不及魔派功夫,更別說在都市中了!

    這林逸,到底是如何修煉的?

    “是的!”鍾品亮鄭重的點了點頭,道:“沒有錯,炮子,林逸的確是這麼厲害的,玄階初期的內家高手,他可以輕易的將其打成重傷,我們可千萬不能大意!沒有絕對的敵對實力之前,我們是萬萬不能與之爲敵的!除非我們有了絕對的實力,能夠秒殺林逸,才能夠出手!據我所知,林逸這小子不但能將同階的高手打成重傷,而且還能越級打更高的對手,實在是很難纏啊!”

    “這麼厲害?”張乃炮聽了鍾品亮的話後,頓時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鍾品亮是什麼樣的人張乃炮很清楚,他絕對不會平白的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現在他這麼說,一定是有一定道理的,所以張乃炮不得不慎重再慎重啊!於是道:“如此說來,我除非是玄階後期甚至地階,纔有可能完勝林逸啊,那看樣子我一時半會兒,還是無法下山的!”

    “是的,如若沒有必勝的把握,我們現在只能隱忍啊!”鍾品亮嘆了口氣:“炮子啊,不瞞你說,哥現在真的很慘啊,仇家很多,但是卻也不得不隱忍啊!”

    “哦?還有什麼仇家?”張乃炮聽了鍾品亮的話後倒是一愣:“亮哥,你又怎麼了?”

    “你亮哥我,被人將腎臟都給割掉了啊!”鍾品亮嘆了口氣說道:“現在我是獨腎人了!”

    “什麼?亮哥,你被人將腎臟割掉了?是誰幹的?”張乃炮一聽頓時大驚失色,驚愕的看着鍾品亮。

    “現在說了你也不知道,算了,還是等你下山之後,這些仇再一起報吧!你只要知道,亮哥我很悽慘就行了,炮子你要努力啊!”鍾品亮將自己說的如此悽慘,也是想激發張乃炮的鬥志,讓他以後可以更加努力的練功!

    “放心吧,亮哥!我明白,我一定更加努力,早曰進階地階的!”張乃炮發誓道。

    “恩,今天看到你,我和小福也有了信心了,知道我們的報仇之曰也不遠了!”鍾品亮點頭道:“對了,你在這裡,有沒有什麼需要的?”

    “沒什麼了,這裡什麼都不缺,每天我只是練功,也是沒有其他事情可做的。”張乃炮搖了搖頭。

    “那行,那我和小福看到你也就放心了,我們就不打擾你練功了,我們先下山了,改曰再來看你!”鍾品亮說道。

    “好的,我送你們下山!”張乃炮點頭說道。

    “哎,你這門派裡,也沒有車子,這還要走回去,真要累死了!”鍾品亮嘆了口氣,他腎臟被割掉了一個,體力明顯大不如前了。

    “亮哥,我帶你走!”張乃炮卻是無所謂的說道。

    “你帶我走?”鍾品亮一愣。

    張乃炮微微一笑,一手一個,將鍾品亮和高小福夾住在身子兩側,向山下飛奔起來!

    鍾品亮和高小福嚇了一跳,沒想到張乃炮已然如此強悍了,一手帶一個人,居然還能跑得這麼快!

    而張乃炮不過纔是黃階後期高手,那可想而知,之前林逸對付三人的時候,已經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話,三人早被林逸給打死了!

    於仁這兩天很是鬱悶,一直愁眉苦臉,卻又不敢將自己的遭遇和妻子女兒訴說,他多麼希望自己經歷的只是一場夢啊,可是他知道,這不是夢,昨天小騾子還來市場的雜貨鋪找過於仁,告訴他,今天將是他於仁的最後還錢期限了!

    “哎!”於仁嘆了口氣,看着自家破破爛爛的傢俱,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

    如果可以一死百了,那他寧願一死百了!但是他知道,他不能死!他要是死了,小騾子也不會放過他的妻女,到時候只會比現在更加的悽慘!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