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爸,您怎麼了?”於圓圓似乎也看出了父親這幾天的不對勁兒,父親一回到家裡,就是愁眉苦臉的,連點兒笑模樣都沒有,這和之前是一點兒都不相同的!

    以前,家裡雖然窮,每天雖然累,但是再苦再累,晚上的時候,一家人在一起吃着晚餐,父親喝點兒小酒看着電視,是一家人最快樂的時光了,可是現在,父親喝酒也也是唉聲嘆氣的借酒消愁,根本不是像以前那樣享受着喝酒的幸福樂趣!

    “哎!”於仁再次嘆了口氣,他不知道該怎麼和女兒說!

    “爸,您到底是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就說出來唄,我是您的女兒,有什麼困難,我們一起承擔!”於圓圓很是懂事的坐在了父親的身邊。

    “圓圓啊,爸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媽啊!”於仁終於忍不住了,準備說出實情了!今天是最後的期限,估計今晚,小騾子就會帶人上門收賬了,到時候就算想瞞,也瞞不住了!

    “爸,您怎麼突然說這話呢?您怎麼對不起我和媽媽了?”於圓圓微微一愣,有些奇怪的看着父親。

    於仁的妻子是鐘點工,今晚去一家有錢人家做保姆去了,所以現在沒有在家裡,家裡只有於仁和於圓圓父女兩人。

    “圓圓,爸被人騙去賭拳,輸了五十萬……”於仁低下頭,很是鬱悶的說道。

    “什麼?爸,您說什麼?您輸了五十萬?”於圓圓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父親:“爸,您開玩笑吧?咱家哪有五十萬啊?”

    “咱家是沒有五十萬,要是有,我就不這麼愁了!我這五十萬,是從拳場裡借的高利貸……”於仁苦着臉,垂頭喪氣的說道。

    “爸,到底怎麼回事兒啊?您怎麼去借高利貸了?”於圓圓有些驚異,在她眼中,父親一直是個老好人,平時也沒有什麼賭博的惡習,這怎麼一下子就輸掉了五十萬呢?這其中,又有什麼隱情存在呢?

    “哎……這件事兒,說來話長了……”於仁既然開口了,也沒打算隱瞞,於是他將自己怎麼去的地下拳場,又是怎麼動心的借錢押注,然後輸的血本無歸的事情的前因後果說給了女兒於圓圓聽……

    “爸,這些人組織地下黑拳,這是違法的啊!而且賭拳也是非法的,我們可以報警啊,只要報警,相信警方肯定會將他們一網打盡,您也不用還錢了啊!”於圓圓雖然是打工妹,但是卻也懂法,知道無論是地下黑拳,還是組織賭博,都是非法的行爲。

    “圓圓啊,你這個想法,實在是太幼稚了!”於仁擺了擺手,搖頭道:“要是敢報警,我還能這麼唉聲嘆氣的麼?他們是一個組織,不是一個人,他們狠着哪,殺人不眨眼啊!人死了,屍體直接拖出去喂鱷魚,他們什麼事兒都能幹出來,我們報警了,的確,警方有能力將他們的地下拳場搗毀,但是我們呢?人家的組織肯定不會放過我們全家的!”

    “這……”於圓圓雖然年輕,但是一聽父親的話,卻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這地下拳場並非讀力的存在,身後還有一個更大的組織,就算地下拳場被剿滅了,只要那個組織還在,那自己家以後可就不得安生了!

    而且,從父親的話中也可以得知,這些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一定會來報復的!

    “圓圓,你說爸該怎麼辦?真是悔不當初啊,聽信了別人的話,結果現在一點兒辦法都沒有啊!”於仁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父女倆正說着話,房門外面,卻突然傳來了激烈的敲門聲。

    於仁嚇了一跳,肯定是小騾子來收賬了,於仁頭上的冷汗都出來了!

    “爸……是媽媽回來了麼……”於圓圓也有些擔心起來。

    “不是,肯定是賭場的人!”於仁猶豫了一下,道:“圓圓,你別出聲,我們裝作沒在家,先躲過今天,再想辦法!”

    於圓圓驚恐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咚咚咚——”外面的敲門聲卻是一聲大過一聲:“於老頭,趕緊開門!我知道你在裡面呢!”

    “爸,怎麼辦啊,我好害怕……”於圓圓雖然說的時候義正言辭,舉得邪不勝正,但是真的被歪門邪道找上門來,她又害怕了。

    “別說話,我們躲在家裡面,他們也沒辦法,這都有防盜門的,他們進不來!”於仁壓低了聲音,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說道。

    “哦……”於圓圓點了點頭。

    可是,於仁的話音剛落,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然後就是“嘩啦嘩啦”金屬斷裂的聲音,下一刻,外面說話的聲音就清晰了起來!

    “於老頭,既然你不開門,那我們就自己進來了!區區一扇防盜門,對於我們李拳師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小騾子很是囂張的叫囂着,走進了屋子!

    於仁一下子就傻眼了,他沒想到,自己家的防盜門居然如此的不堪一擊,被那什麼李拳師一拳就給打破了!這回,他再裝不在家也沒有意義了,人家都已經進來了!

    “爸……我們該怎麼辦啊?”於圓圓也是有點兒傻了,在她的腦海裡,根本無法理解,一個人居然可以憑藉肉掌的力量,將防盜門給打破!這是何等的力道啊!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於仁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自己不應該聽信那些人的話,也不至於一下子欠了這麼多的錢!

    “於老頭,你以爲躲在屋子裡不出來,就沒事兒了?今天可是還錢的最後期限了,過了十二點,你要是不還錢,嘖嘖,我們就只能採取了強制措施了!”

    “騾子哥,我這家裡,真拿不出什麼錢啊……”於仁哭喪着臉,小心的走出了房間,就看到小騾子和一個大漢就站在自家的門口!

    “拿不出錢是你的事情,我只管收錢!”小騾子冷哼了一聲說道:“要是沒錢,你們全家就上臺給我打拳抵債!怎麼選擇,給個痛快話吧!”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