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的,還不開門?”皮志山冷哼了一聲,對蕭本命令道。

    “請進,兩位快快請進!”蕭本也不惱怒,皮志山雖然冷傲,但是在蕭本看來,他們真是皮伯的家人的話,那肯定是實力不弱,傲然一些也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蕭本連忙打開了別墅的大門,將皮志山和皮志海讓了進來。

    “要不是皮叔和你們有關係,這鐵門早叫我一腳踢飛了!”皮志山冷哼了一聲說道。

    他這次來的主要目的,也是來裝.逼的,要將實力展現出來,才能讓蕭家甘心的與之合作,所以皮志山無時無刻不保持着這種優越感!

    “這……”蕭本的臉色有些不悅,就算你們是皮伯的家人,這也太囂張了一點兒吧?到了別人家就要踢門?再說了,這別墅的鐵門是精鋼所制,還能踢飛了?

    “怎麼,你不相信?”皮志山冷笑了一聲,轉過頭來。

    “我……自然相信!”蕭本知道,蕭家想要東山再起,沒準兒還要藉助皮伯的家人,所以對於皮志山的話,他是不敢反駁的。

    “哼!”皮志山看了一眼擺在院子裡的石獅子,對皮志海說道:“志海,把那獅子砸了,放在這裡礙眼!”

    “是,大哥!”皮志海應了一聲,就走向了那石獅子,隨手一揮,那石獅子就被拍成了一堆碎石!

    “嘶——”蕭本倒吸了一口冷氣!原本,他有些惱火皮志山的態度,是因爲皮志山的年輕,他以爲皮志山只是皮家的一個傳話人,並沒有太放在眼裡,但是現在看來,他看走眼了!

    有志不在年高,這兩個年輕人的身手和實力,並不弱於皮伯!也就是說,這兩個人,也是高手!

    想到這裡,蕭本的臉上頓時露出了諂媚的神采來:“兩位真是厲害,這獅子的確礙眼了,這別墅是我們買的二手房,我們搬來的時候,就想將獅子丟出去,可是無奈它太重了,我們誰也搬不動,就只能作罷,今天多謝二位高手了!”

    蕭本的話,是昧着良心說的,這獅子是他們搬來的時候纔買的,爲了鎮宅的,但是現在,他爲了討好皮志山和皮志海,也只能如此說了。

    “舉手之勞而已。”皮志山淡淡的說完,就和皮志海一起進了別墅,大刺刺的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之上!

    而蕭基,雖然沒有出門,但是外面的情景卻也在客廳裡看的一清二楚!最初他也是和二弟蕭本一樣,對這兩個年輕人的囂張有些不滿,可是看到他們的強橫實力之後,也頓時沒了脾氣,和二弟一樣,滿臉的諂媚之色!

    “兩位高手,怎麼稱呼?在下就是蕭家的家主蕭基,是皮伯看着在下長大的……”蕭基說話有些笨拙,這近乎套的有些做作了。

    但是皮志山也沒在意,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只有讓蕭家的人震驚了,纔好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我叫皮志山,這是我弟弟皮志海,不瞞兩位蕭先生,我們是隱藏皮家的人!”皮志山在沙發上坐定之後,纔好整以暇的自我介紹道。

    隱藏皮家?蕭家雖然只是一個末流世家,不過對於隱藏世家還是有所瞭解的,自然知道有一個隱藏世家是皮家!這個隱藏皮家,甚至比隱藏趙家的力量還要強大,但是蕭家以前,也從來沒有想過皮伯居然是從隱藏皮家出來的人!那是多麼牛逼的存在啊!

    想到這裡,蕭基和蕭本一陣的激動,同時心中又充滿了忐忑!因爲,面對隱藏皮家的人,機遇和危險也是並存的!如果能和隱藏皮家拉上關係,那蕭家一下子就會從末流世家變成一流世家的存在,但是,關鍵問題是,隱藏皮家今天究竟是因何而來?現在看來,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衝着皮伯的傷勢而來的!

    而皮伯是傷在苟護麗的車輪之下的,那麼隱藏皮家,不找蕭家麻煩就不錯了,還能幫着蕭家?

    “原來是皮大少和皮二少!”蕭本不敢怠慢,也不敢倚老賣老,小心忐忑的稱呼皮志山和皮志海爲皮大少和皮二少,腦子裡還是在判斷着兩人的來意。

    皮志山點了點頭,對這個稱呼欣然受之:“對了,我皮叔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們詳細的和我說一說!”、

    蕭基和蕭本兩兄弟頓時心頭一緊,兩人對視了一眼,果然,這一次隱藏皮家的人來者不善,是衝着皮伯受傷的事情來的!

    蕭本給蕭基使了一個顏色,示意這件事情由他來解釋,而蕭基自然也樂得如此,讓他說,他還說不明白呢!

    “這……事情其實是這樣的……”蕭本現在也不敢隱瞞什麼了,在皮志山和皮志海這樣的高人面前,不如實話實說,不然萬一真相曝光出來,那蕭家會更慘!所以他只能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包括皮伯最後是被苟護麗開車給撞傷的!

    “對不起了,這女人開車實在莽撞,我這就將她帶來,任憑兩位皮少處置!”蕭基這時候也不敢袒護苟護麗,何況他這幾天一直都覺得蕭家是被苟護麗害的。

    “不用了!”皮志山擺了擺手,制止了蕭基的行爲,他這次代表皮家來,是要和蕭家談一件大事的,對於蕭家,要恩威並施,露出強勢的一面震懾住他們,也要適當的給他們一些好處,這樣才能讓蕭家甘心的給皮家賣命!

    皮志山的年紀雖然不大,但是在皮家跟在爺爺身邊,也學到了不少爲人處事的方法,他雖然爲人很囂張,但是他卻有囂張的資本。

    “這件事情,如同你們所說的那樣,苟護麗的確有責任,但是也只是次要的責任!”皮志山淡淡的說道。

    “謝謝皮大少寬宏大量!”蕭本連忙說道,不管怎麼說,皮志山的態度都讓蕭本鬆了一口氣!如果皮家非要找蕭家討個說法的話,那蕭家完全不是對手!那可是隱藏皮家啊!

    “不過,你們也不要高興的太早了!對於蕭家來說,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件事情,你們也是要承擔一定的後果的!”皮志山哼了一聲,冷笑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