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之前,苟護麗對於自家男人身爲家主,事事都找蕭本商議還有些不爽,這樣一來,到底誰纔是家主啊?這不是等於蕭本掌權一樣?不過現在,苟護麗是真心的佩服蕭本啊,太厲害了,太損了!

    “是啊,那家的主人很牛逼,很有勢力的!大俠,你要小心啊,那家主人很護短的,我怕你不是對手哇!”蕭本說道。

    “護短也得給我個說法才行!”二狗蛋怒道:“要是他們敢護短,待俺一拳打死他們!”

    “唔……那大俠可是爲民除害了!”蕭本微微一笑:“那家人在這別墅區橫行霸道,已經天怒人怨了,如果大俠能夠打死他們,大家都會感謝你的!”

    “你告訴我地址,我現在便去會會他們!”二狗蛋雖然不是傻子,但是爲人卻是有些樸實,蕭本說什麼,他就相信了,不然當初也不能被鬱小可將身上騙的身無分文了。

    “走,大俠,我送送您,正好給您指路!”蕭本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無比恭敬的對二狗蛋說道。

    二狗蛋從蕭家別墅出來,按照蕭本所指的方向,一路小跑的向楚家別墅趕去。

    而看着二狗蛋離去背影的蕭家一家人,此刻都暢快的笑了起來!

    “二弟,你還真是厲害啊,讓這麼一個厲害的傢伙去找楚家麻煩,估計林逸都不是他的對手吧!”蕭基佩服的伸出了大拇指來,爽快的說道。

    “當然不是他的對手!”蕭本笑道:“最好一會兒他們的衝突可以激烈點兒,將那林逸打死,我們下一步就可以吞併楚家的公司了!”

    對於楚鵬展的產業,蕭家一直很是垂涎,上一次沒能得手,就成了他們的心病了,現在有了皮家的支持,蕭家自然想重新找回面子,不過一直沒有找到機會,現在有二狗蛋這麼一鬧,林逸就算不死,也肯定是重傷,到時候就可以對楚家動手了。

    “二弟高明!”蕭基點了點頭:“對了,皮家的那兩位高手……”

    “大哥,你不說我差點兒忘了他們了,趕緊送醫院啊!他們可別出了什麼事兒了,那可是我們蕭家的依仗啊!”蕭本說完,轉頭就往別墅裡跑,別看皮家的兩位高手不是二狗蛋的對手,但是對付其他的世家,卻是已經綽綽有餘了。

    所以蕭基連忙撥通了急救電話,叫了一輛救護車……二狗蛋一路跑到了楚家別墅的門口,果然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別墅院子草坪上的一隻獅子和一隻狗,那狗好像在訓練獅子,讓獅子上躥下跳!

    這狗果然不簡單!二狗蛋看了那狗一眼,雖然現在看不出來這狗是什麼實力,但是看樣子一定實力不低,不然一隻獅子也不可能如此的服服帖帖!二狗蛋生在山村,經常上山打獵,自然知道動物的習姓,這獅子怕狗,就有問題了!

    而在這隻狗和獅子的不遠處,卻站着兩個漂亮的女孩子,一個身材高挑,一個略顯豐滿,略顯豐滿的那個女孩子正對那隻狗指手劃腳的指揮着,似乎在告訴那隻狗對獅子的訓練計劃!

    看到兩個無比漂亮的小妞兒,二狗蛋頓時有點兒臉紅,城裡的女孩子,怎麼一個比一個好看啊?不過二狗蛋只是看了一眼,就將目光移開了,非禮勿視,這是二狗蛋的老爹和他說的。

    二狗蛋很小的時候,狗蛋爹就經常對他說,莊稼人,不能找太漂亮的婆娘,養不住!二狗蛋也深知自己的斤兩,自己雖然手上有些力氣,但是卻也不是英俊瀟灑智勇雙全,所以找到於圓圓已經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了,太漂亮的,他可不敢想!

    只是二狗蛋有些疑惑,不說這家主人都是惡人麼?這麼漂亮的小姑娘,怎麼能是惡人呢?要說苟護麗,長得倒是很像個刁婆子,尖酸刻薄,可是眼前這兩個女孩子都可愛漂亮的緊,怎麼看都不像是惡人。

    看着院子上的鎖,二狗蛋擡手敲了敲門,對這兩個美麗的女孩子,二狗蛋還真下不了狠手,雖然知道漂亮的女孩子未必都是好心腸,就比如在火車站遇到的鬱小可,不就是個女騙子麼?可是二狗蛋想,還是先禮後兵,希望這兩個女孩子能夠講理吧!

    “你找誰?”陳雨舒正在訓練獅子護院,突然聽到別墅外面有人敲門,一回頭,卻見到一個衣着樸實的少年正站在別墅的門外,頓時微微一愕,問道。

    “我找這獅子!這獅子咬了我朋友的母親,我是來討個說法的,你將這獅子給我處置,這事兒便作罷!”二狗蛋倒是沒有直接動手,畢竟他也知道,這事兒委實有些複雜,雖說這獅子現在跑到這裡來了,但是咬人卻是在蕭家別墅咬的,和眼前這兩位女孩子沒有多大關係,所以二狗蛋對她們也沒有什麼怨言,只是想要將獅子要來討個公道。

    “獅子?咬了你朋友的母親?不可能喔,這獅子自從來了我們家,就沒有出過門,怎麼去咬你朋友的母親?你是不是搞錯了?”陳雨舒聽了二狗蛋的話,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這獅子是苟護麗的吧?我朋友的母親在苟護麗家做保潔員,結果被這獅子咬了,所以我來討說法。”二狗蛋解釋道。

    “擦!既然是在苟護麗家被咬的,你去找苟護麗討說法好了,你找獅子幹什麼?你和一隻畜生計較什麼?要是沒有那惡主人,這獅子也不會咬你那朋友的母親!”陳雨舒見二狗蛋傻了吧唧的,也不願意和他廢話,直接揮了揮手說道。

    “她已經道歉了,也給了賠償,現在就差這獅子了,你交給我,讓我一拳打死它!”二狗蛋有些實心眼,雖然覺得陳雨舒的話倒是沒錯,但是畢竟還是獅子行的兇。

    “這獅子已經改邪歸正了,再說了,到了我家,就是我家的獅子了,以前的事情我哪裡知道?你找苟護麗那個老孃們去吧,你一拳打死她好了!”陳雨舒皺了皺眉,有些不耐煩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