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是顯然,唐韻是低估了眼前之人的人品了,所有唐韻見他問個沒完,也只能有些不耐的解釋道:“不用了,多謝你的好意!”

    “都是一個小區裡住的,鄰里鄰居的,上車吧,就當交個朋友!”趙發發微微一愣,不過還以爲唐韻是矜持呢,所以也沒有多想,繼續說道。

    “我說了不用了!”唐韻轉過頭去,不再理睬趙發發。

    趙發發沒想到唐韻真的是不想搭理自己,頓時眼中閃過一絲怒意!自己是何等的身份,堂堂新任松山四少之首,居然連個小妞兒都搞不定?

    “美女,不是這麼不給面子吧?”趙發發看着唐韻,有些口水直流,真是禍水級別的美女哇,胸脯大,臉蛋美,身材高挑,簡直是集萬般優點於一身!

    唐韻的俏臉上劃過一絲慍色,心道,這個人怎麼這麼討厭呢?

    見唐韻沒有說話的意思,趙發發的臉色更加陰鬱了,不過越是如此,他覺得越是有挑戰姓!以前泡妞兒太沒有挑戰姓了,三下五除二的就推倒了,而且上過的女生也都不是處女,讓趙發發也沒有什麼成就感,也不會太珍惜!

    而現在,趙發發看到唐韻的表現,心裡面就在推測,這小妞兒不會還是處女吧?那就爽了!

    正在趙發發自我意銀的時候,一輛賓利轎車緩緩的駛了過來,停在了法拉利的後面。

    “林逸老公,好像有人在糾纏唐韻姐姐哦!”馮笑笑指着前面不遠處的車子說道。

    “是喔,箭牌哥,你去給他一個教訓!”陳雨舒唯恐天下不亂的說道,她最喜歡看林逸扁人了。

    林逸有些無語的下了車,沒想到第一天來唐韻的新家接她,就會遇到這麼多的麻煩!以前在棚戶區,林逸的威名傳遍了之後,倒是不曾有人敢在找唐韻的麻煩,在學校裡亦是如此。

    “林逸!”看到林逸來了,唐韻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這是在大庭廣衆之下,但是唐韻還真怕眼前的趙發發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到時候可怎麼應對?現在林逸來了,倒是省去了這些麻煩。

    “韻韻,這小子是幹什麼的?”林逸看了一眼法拉利裡面的趙發發,問道。

    “也是小區裡的一個鄰居,非要送我上學去。”唐韻不想林逸和人發生衝突,於是就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至於趙發發輕薄的話語,倒是沒有重複。

    趙發發看着林逸,臉色一陣的陰寒!現在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來,林逸就是唐韻的男朋友!趙發發像是受了欺騙一樣,原本以爲純潔無比的美女,沒想到也是一個早戀分子,居然已經有了男朋友了!

    不過,挖別人牆角的事情,趙發發最願意做了,這是一件很具有挑戰姓的事情,對於松山四少的名頭穩固也是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的。

    趙發發下了車來,眼睛翻了翻,一副很不屑的樣子看了看林逸,他並沒有看到林逸是從後面的賓利車上下來的,之前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唐韻身上,哪裡會注意其他?所以車子後面的那輛賓利車,也自動被趙發發給忽略掉了。

    “小子,挺能耐啊?泡妞兒手段不錯啊?”趙發發斜眼看了林逸一眼,伸出手來道:“認識一下,我叫趙發發,松山四少之一!”

    林逸本來沒想搭理他,可是聽到他自稱是松山四少之一,頓時爲之一愣:“松山四少?”

    趙發發沒想到林逸也聽過自己的明頭,頓時心中更加有底氣了:“你也聽說過我的名頭?很好,那我可以告訴你,我趙發發看上的女人,沒有一個能逃得過的!”

    唐韻皺了皺眉,心道這人怎麼如此不堪?自己的男朋友都來了,他還在這裡說些瘋瘋癲癲的話,之前覺得他是鄰居,也就給他留些面子,可是沒想到他越來越過分了!

    “你腦子有病吧?”林逸看了趙發發一眼:“松山四少?你是哪個四少?松山四少其中有三個我都認識,兩個被我整過,你是最後那個?”

    “恩?”趙發發一愣,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說大話誰不會?看着林逸,不由得嘲諷道:“就你?別吹了!小心閃了舌頭!咱們後會有期,看好你的妞兒,別被我搶了你哭鼻子。”

    趙發發今天就一個人,所以也不敢和林逸動手,是以他警告了一句之後,就準備上車了。

    “這是你的車?”林逸指了指法拉利問道。

    “怎麼?羨慕吧?”趙發發不無得意的說道。

    “擋路了!”林逸一腳踹了過去,直接將法拉利給踹得在路上轉了一個圈兒,停在了不遠處,而車體上,一個腳印的痕跡清晰可見!

    “嘎?”趙發發有點兒傻眼了,這一刻,他甚至忘記了發怒,這小子怎麼這麼大的力氣?一腳就將車子給踹了出去?這還是人麼?

    在趙發發震驚的時候,林逸卻拉着唐韻向後面的賓利車走去,拉開車門上了車,賓利車緩緩的從趙發發眼前駛過……“我草!”趙發發的眼中露出了一絲不可置信的神色!這小子也是什麼豪門子弟麼?居然坐着賓利車?賓利車的價值幾何趙發發還是知道的,至少比他的這輛法拉利要貴!

    不過,越是看着別人的好,趙發發心中就越是不爽!在他看來,這賓利車也未必是林逸自己的,肯定是家裡面的!這算什麼?自己老子不是也有一輛勞斯萊斯麼?

    而自己,卻比林逸多了一輛跑車,所以,整體實力上來說,自己還是比林逸要厲害的!而從這種人的手裡搶女人,纔有挑戰姓和成就感,想到這裡,趙發發暗中記下了賓利車的車牌號,準備調查一下……而至於唐韻的背景,他也準備在小區裡面調查一下,都在一個小區住着,想要查一些資料,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箭牌哥,你怎麼沒有揍他一頓啊!”陳雨舒有些失望,最近林逸越來越不暴力了,基本上都不怎麼和別人動手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