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放心吧,軍哥,我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林逸笑了笑,說道。

    是的,如果換做以前的林逸,可能會直接殺向雨家,但是現在林逸比之前沉穩了許多,報仇,也要講求策略,如果去了之後仇報不了,反倒把自己交代了,那就是傻子了。

    “你能這麼說,我倒是很開心!”楊懷軍頓時鬆了一口氣,道:“而現在也只是推測,雖然有一定的把握,但是證據還是太少!如果雨家真的和販毒集團有聯繫,就算你不動他,我也會給神秘調查局那邊打報告,讓他們去對雨家進行制裁!”

    “推測就夠了,正好我看他們不順眼,多了一個推測,只是多了一個殺他們的理由而已。”林逸淡淡的說道:“沒有地方宣泄,這筆賬就算在他們的頭上好了!”

    “這……隨便你吧。”楊懷軍苦笑了一下:“對了,還有一件事情!鷹,這幾天我在重新整理以前案件的時候,我調出了那時候犧牲的戰友的檔案,當初我還是不是警察,沒有權限,轉業回來之後,因爲不願意想起以前的事情,也選擇了刻意忘記,不過我前幾天調出來之後才發現,很多戰友家中都有父母雙親甚至年幼的弟妹,我看着心痛,打算逐一慰問一下,穿山甲那邊,就交給你了?”

    “穿山甲……他還有親人在?”林逸的神情有些動容,記憶再次回到了那段歲月,那個臉上時刻都掛着笑容的小夥子,記得他經常在沒人的地方看着懷錶上的一張照片,卻不讓別人看!

    林逸還逗弄過他,說他在看心上人的照片,弄得穿山甲經常滿面通紅……一時間,林逸感慨萬千,自己曾經的戰友,你現在在何方?真的已經犧牲了麼?

    “穿山甲有個妹妹,巧的是,也在松山市,我也是才知道的。”楊懷軍有些感慨的說道。

    “妹妹?他還有個妹妹?在松山市?”林逸愣了愣,難道,他之前看的照片是他的妹妹?

    “是的,他妹妹今年十六歲,上初三,應該是今年就要參加中考了!”楊懷軍說道:“她妹妹叫應子魚,在松山市的復山中學初三六班讀書。”

    “應子魚?”林逸暗歎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她一個小女孩子,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她沒有父母親人麼?”

    “沒有,穿山甲的父母也是特工,再一次任務中雙雙犧牲,穿山甲一直將小妹從小拉扯到大!”楊懷軍說道:“穿山甲爲了養活妹妹,早早的也接受了特訓,做了一名特工,只不過……”

    “別說了……”林逸有一種想哭的衝動,也不知道這應子魚怎麼過來的?父母雙亡,哥哥又犧牲了,她知道這個消息麼?

    “我也是通過戶籍系統調查出來的,要不是她就在我松山市的地盤上,找她還真不容易!她已經搬了家,她哥哥的烈士證書和撫卹金都沒有收到,一直在警局的招領處。”楊懷軍苦笑道:“要不是我調查了一下,還真是容易忽略掉。”

    “也就是說,這個應子魚,還不知道她哥哥已經犧牲了?”林逸的心情變得更加的沉重了起來,讓自己去看應子魚,那要自己怎麼開這個口?讓自己親口告訴她,她哥哥已經死了?

    “是的……”楊懷軍嘆了口氣:“這也是我想讓隊長你去的原因,你和應子魚差不多大,應該比較好溝通,我去了,都不知道怎麼開口!”

    “別扯淡了,我和她差不多?小丫頭一個……我怎麼和她說?”林逸有些無奈。

    “如果你實在不願意去,那就等我回松山市吧,咱們一起去,順道將證書和撫卹金給她拿過去。”楊懷軍也知道林逸心中的苦楚,所以說道。

    “證書和撫卹金就先算了吧,不是沒找到屍體麼?興許穿山甲還沒事兒呢!”林逸連忙制止了下來,按照楊懷軍所說的,應子魚應該還不知道她哥哥已經犧牲的消息,而她馬上就要中考了,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會是一個很大的打擊,所以林逸不想直接告訴她這個消息,要說,起碼也要等她考上高中再說吧?

    “也對,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楊懷軍點了點頭,說道。

    “好吧,我一會兒就過去看看她,正好暫時沒有什麼事情。”林逸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穿山甲還有個妹妹,那林逸真的不能不管不問,他必須要去看看,應子魚過的好不好。

    穿山甲走了,那自己就是他的哥哥,應該肩負起照顧她的責任!穿山甲,和楊懷軍一樣,是和自己有過命交情的人!

    “恩,那先這樣,雨家的事情,你也不用太着急,不要打草驚蛇。”楊懷軍最後的那句不要打草驚蛇,實際上也是爲了約束林逸。

    “放心吧,軍哥,我有分寸的。”林逸點了點頭說道。

    掛斷了電話,林逸的心情很不好,有些沉重,雖然,像應子魚這樣,失去了雙親和哥哥的孩子全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但是那些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可是穿山甲的妹妹不一樣!

    林逸是個無情但是卻又重情的人!林逸對陌生人、敵人冷漠,但是卻對朋友、愛人在意之極!

    “林逸老公,你怎麼了?好像很不高興的樣子?”馮笑笑一直注意着林逸的表情,雖然不知道林逸在和什麼人講電話,但是林逸的沉重心情她是感覺的到的。

    “沒什麼……笑笑,現在有空麼?陪我出去一趟?”林逸問道。

    “哦?是看那個你說的什麼人的妹妹麼?”馮笑笑雖然之前沒太聽明白林逸的電話,不過大致意思卻是聽懂了一些。

    “是的,我的一個戰友的妹妹……”林逸嘆了口氣,道:“那個戰友犧牲了,是我的好兄弟……”

    “恩,走吧,我陪你去!”馮笑笑確實可以理解林逸的心情,她的父親也是這種類似的職業,她的一些叔叔,也在任務中犧牲了,而父親的心情,也很是不好。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