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前面就是一家理髮店,師傅,就把車停在那裡吧!”林逸指了指前方不遠處的一個小理髮店,對出租車司機說道,然後轉頭對應子魚道:“就在這裡吧,我帶你去染髮!”

    “不要,這裡太低檔了……”應子魚大搖其頭。

    “低檔?能染髮就行了,還有什麼高檔低檔的?”林逸皺了皺眉,對於應子魚的生活奢侈有些不高興,不過想到穿山甲以前的收入,應子魚家裡應該不缺錢。

    “低檔的染髮劑,容易致癌啊!”應子魚扁了扁嘴,委屈的說道。

    “是這樣麼?”林逸轉頭看向了馮笑笑,問道。

    “恩,這個倒是沒有錯。不過一次兩次的,應該沒有問題。”馮笑笑點頭說道。

    “既然真的容易有問題那還是算了,去高檔的吧。”林逸索姓對出租車司機吩咐道:“司機師傅,去一家最高檔的理髮機構吧!”

    “好的。”司機師傅點了點頭,說道,對於他們來說,松山市裡面的有什麼高檔的娛樂場所,都瞭如指掌,髮廊也是如此。

    很快的,車子停在了一家十分豪華的美髮沙龍門口,看店門口的豪車數量就可以看出來,這裡的顧客都是很有錢的。

    像林逸這樣,乘坐出租車前來的倒是並不多見,所以門口的保安看到林逸等人從出租車上下來,頓時微微一愣。

    不過這裡保安的素質還是很強的,都是受到過嚴格訓練的,對客人不會帶上有色眼鏡,林逸等人走過來,保安依然很恭敬的問好,將林逸等人迎進了美髮沙龍。

    “先生,請問是要美髮麼?”一進門,就有服務生微笑着走了過來。

    “恩,給她染頭!”林逸將應子云拎到了服務生的面前,道:“將她的頭髮染成黑色的!”

    “這樣,先生,請問有預約麼?”服務生心道,估計小女孩兒是揹着家裡面染了發,被大哥發現了。

    “沒有,還需要預約麼?”林逸微微一愕。

    “沒有預約的話,先生只能等候排隊了,前面還有幾位顧客在排隊的。”服務生解釋道。

    “這樣。”林逸點了點頭,隨意擡起頭來,打量着美髮沙龍的大堂。

    讓林逸沒想到的是,這裡居然也是鵬展集團的產業!在美髮沙龍的大堂裡面,林逸看到了鵬展集團的標示。看樣子,楚鵬展所涉獵的行業還真是不少,怪不得有這麼多人圖謀他公司的產業。

    不過既然是楚鵬展的企業,那林逸也不需要客氣,先不說林逸現在也是鵬展集團的股東,就是單說林逸和楚鵬展以及大小姐的關係,就不需要客氣了。

    林逸拿出了鑽石會員卡來,遞給了一旁的服務生:“我有會員卡的。”

    服務生接過了林逸遞過來的會員卡,看了一下上面的等級,頓時嚇了一跳,心裡有些嘀咕,你既然有會員卡,怎麼不早拿出來?難道是第一次來這裡?

    “先生,您是鑽石貴賓,不需要排隊的,直接去樓上的貴賓室就可以了。”服務生雖然心裡嘀咕,但是表面上卻是恭敬有加:“不過鑽石貴賓室已經有人在使用了,只有普通貴賓室可以麼?”

    畢竟鵬展集團的鑽石會員卡發行量很小,給的都是一些有關係的人和社會名流,而作爲鵬展集團下屬的一個公司,準備一個鑽石貴賓室一般就夠了,不可能所有的鑽石貴賓都在同一時刻來消費。

    但是今天卻是個意外,鑽石貴賓室裡面來了一位貴客在試妝和試髮型,所以林逸來了,只能先讓他去普通的貴賓室,總不能把之前的鑽石貴賓攆出去吧?況且之前的鑽石貴賓身份也很尊貴……“可以,那就走吧。”好在林逸根本不計較這個,拿出會員卡也無非是不想等待,想要快捷一點兒給應子魚弄頭髮。

    貴賓室和鑽石貴賓室都位於美髮沙龍的最頂樓,鑽石貴賓室是一間單獨的房間,而貴賓室則是一個很大的房間,兩者的服務差距並不大,只不過環境略有區別罷了。

    應子魚雖然吵着要去好一點兒的理髮機構,其實也沒有去過這麼好的地方,她去也是去一些中檔的,而這裡則是頭一次來,眼睛滴溜溜的轉來轉去,感覺這裡好高檔。

    不過,應子魚卻在四處看的時候,看到了一個以前極爲崇拜的人!

    李呲花此刻正坐在貴賓室中的角落裡,想來是在等什麼人,或者在做什麼。

    應子魚看到他的時候,林逸也看到了他。

    李呲花出現在這裡林逸其實並不奇怪,楚鵬展是松山市的黑道大哥,能有鵬展集團的鑽石會員卡也無可厚非,但是現在以自己和趙奇兵的關係,李呲花還來鵬展集團的產業,說他是閒的誰信?恐怕是有什麼事情吧!

    林逸還真猜對了,李呲花來這裡,還真有事情!許詩涵在這裡試妝試髮型,趙奇兵垂涎許詩涵,於是就讓李呲花去打聽許詩涵的行蹤,看看許詩涵有沒有回頭找自己治病的意思。

    李呲花沒辦法,纔來充當了狗仔隊。

    “這不是呲花哥麼?”林逸轉過頭去,嘴角劃過一絲嘲諷:“你欠我的錢什麼時候給?”

    “咳咳!”李呲花咳嗽了兩聲,頓時臉色有些難看,對林逸這傢伙,李呲花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惹也不敢惹,罵也不敢罵,雨家不就是榜樣麼?

    “看吧?不好好學習的話,以後就和李呲花這個sb一樣了,到處欠債,看看他混的多悽慘?在貴賓室都得找個角落坐着!”林逸指了指李呲花,對應子魚說叫道。

    “哈?”應子魚沒想到林逸之前說的都是真的,這李呲花在林逸面前,也跟個受氣包一樣,林逸這麼挖苦他,他還一臉的苦笑。

    哎,形象啊形象,在應子魚心目當中,李呲花的大哥形象轟然倒塌,這些人怎麼就這麼孬?沒有一個爭氣點兒的?

    “你來幹什麼來了?”林逸既然來了,自然不能不管,這裡怎麼說都是自己和大小姐的產業,李呲花在這裡鬼鬼祟祟,林逸自然要問清楚。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