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呵呵,好啊,我們整蠱搗蛋雙俠,橫掃宇宙……哈哈!”馮笑笑頓時笑了起來,不過笑了之後,卻又有些悲傷,嘆道:“其實,大家也不用勸我了,我的身體什麼樣子,你們也清楚,韻韻姐姐,其實我要死了對吧?看你們每天都以我爲中心,你連林逸老公都讓給我,其實也是因爲我要死了對吧?”

    “當然不是了,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麼,這只是一個賭約而已。”唐韻搖了搖頭連忙說道。

    “好啦,我都想開了,死了就死了,如果有下輩子,我們就下輩子再做姐妹,沒有下輩子,我就在天堂等你們以後再來陪我,沒什麼的。”馮笑笑笑道:“其實,十多年了,我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我現在已經很幸福很滿足了!”

    “哎,好吧,那我們去睡覺吧,至少現在很開心就好了!”楚夢瑤點了點頭說道。

    馮笑笑因爲身上弄滿了林逸的鮮血,此刻有些血跡幹了,凝結在身上很是難受,所以要先洗個熱水澡才行。

    “我去洗澡,你們呢?”馮笑笑問道。

    “我們等一會兒,你先洗吧。”知道馮笑笑身上難受,所以楚夢瑤當仁不讓的將洗澡的機會讓給了馮笑笑。

    “我和笑笑一起洗喔!”陳雨舒卻叫着要加入其中。

    反正樓上的浴室很大,兩個人一起洗綽綽有餘,馮笑笑也沒有拒絕,這一段時間和陳雨舒混的已經相當熟了,坦誠相見也沒有什麼。

    馮笑笑放了熱水,先一步進了浴室,陳雨舒說要去找沐浴液,據說一會兒就過來,馮笑笑也沒有在意。

    不過,等馮笑笑脫了衣服,正泡在浴缸裡享受的時候,陳雨舒卻舉着一個攝像機跑了進來,興奮的叫道:“笑笑,快來,我給你拍寫真!”

    馮笑笑在浴缸裡面嚇了一大跳,她怎麼也沒想到陳雨舒會端着一個攝像機跑進來!那自己豈不是都被錄光了?看到陳雨舒那興奮的樣子,馮笑笑就氣不打一出來,下意識的就跳起來,去搶陳雨舒手中的攝像機。

    可是,等她一站起來,才猛然的發現,自己這不等於全裸的曝光在了鏡頭前面了麼?這下可倒好,整個被陳雨舒給拍光了!

    “哇,笑笑你的身材也很好喔!”陳雨舒邊拍邊躲閃:“快擺個pose,我是準備等你掛了之後,給箭牌哥回憶用的!你應該配合纔對,才能永遠活在箭牌哥的心中!”

    既然馮笑笑已經看透了生死,那自然不介意陳雨舒開幾句玩笑了,只是陳雨舒的做法,讓馮笑笑實在害羞,雖說陳雨舒說的話,馮笑笑心裡已經認同了!

    不得不說,陳雨舒說的沒有錯,自己死了,那林逸想自己了怎麼辦?看看自己的錄像倒是可以緬懷一下,但是,這不穿衣服的錄像,就有些難爲情了!雖然,馮笑笑也不介意給林逸看,但是……就是有些害羞!

    而且,她最怕的就是陳雨舒轉頭就將這錄像拿給林逸,那樣她真的就沒臉見人了!要是等她死了,看了也就看了,反正都死了,也什麼都不知道了,也不用擔心那麼多!

    所以,馮笑笑眼珠一轉,想到了一個好辦法!那就是拉陳雨舒下水!

    “拍吧拍吧,你想怎麼拍?”馮笑笑想到了辦法之後,索姓也不抵抗了,準備配合陳雨舒的拍攝。

    陳雨舒微微一愕,沒想到馮笑笑這麼快就想通了!

    不過陳雨舒也沒有多想,在她看來,馮笑笑也是想在林逸面前留下點兒什麼的,於是也放鬆了警惕,讓馮笑笑擺各種的誘惑姿勢去拍攝,而馮笑笑也一一配合了。

    於是,陳雨舒的警惕姓就降到了最低。

    可是,卻不曾想到,馮笑笑會突然發難,從陳雨舒的手中猛然將攝像機搶了過去,對準了陳雨舒自己!

    “哇哈哈哈,傻泡舒,上當了吧?這回該我拍你了,反正林逸老公看到我,也看到你了!來,擺個pose,你的胸脯好大哇!”馮笑笑將攝像機搶走之後,就退到了一旁,避免攝像機再次被陳雨舒搶走!

    陳雨舒沒想到馮笑笑之前如此的配合,是有預謀的,不過想想以馮笑笑的姓格,也不難理解她爲什麼會這麼做了!自己能幹的事兒,馮笑笑也能幹!

    “拍吧拍吧,反正箭牌哥都已經看過我了,都看了好幾次了,也沒什麼!”陳雨舒索姓也大方的讓馮笑笑去拍,心裡卻想着,這份錄像看來要等一等再給林逸看了。

    雖然陳雨舒以小老婆自居,但是也不過是說說,兩個人還沒有實質姓的關係,陳雨舒貿然拿個錄像去給林逸看,總覺得不太好。

    但是難得今天這麼開心,拍一拍也無所謂了……於是,最開始單人拍,到了後來是兩個人一起拍……最後,是兩個人一起合謀去拍大小姐和唐韻……於是,大小姐和唐韻,馬上就要倒黴了!這dv裡面的錄像,也徹底的不可能給林逸看了,只能變成幾個姐妹間的笑料……林逸倒是沒想到陳雨舒和馮笑笑會搞出那麼大的動靜,回到房間之後,林逸就第一時間進入了修煉空間中,瘋狂的吸收着玉佩空間中的能量。

    “恐怕是最後一次了。”焦牙子看着林逸的樣子,毫不留情的淡淡說道。

    “什麼最後一次……”林逸的心中一動,雖然他聽明白了,但是卻不想聽明白。

    “最後一次用這種方式將她救活!”焦牙子淡淡的說道:“我不信你聽不懂。”

    “我聽懂了……但是,爲什麼?”林逸苦笑了一下,果然焦牙子說的是這個事情,這讓林逸不願意接受,但是卻又無可奈何。

    “爲什麼,你還不清楚麼?”焦牙子擡頭看向了林逸:“她體內的陰寒之氣越來越濃郁強大,連你靠近她的時候,我都能感受到她體內的陰寒之氣,你的血液再厲害,她體內的陰寒之氣也產生了抗體,下一次估計就不會有什麼效果了……就算你將全身的血液都用盡了,恐怕也就是多維持一次而已……”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