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種洗手間的安全姓還是太差,林逸在這裡通話和之前蘇膠囊所在的那個洗手間一樣,都會隨時被其他人闖入!

    林逸搖了搖頭,決定去其他樓層看看!

    二樓和三樓顯然是不行了,因爲二樓和三樓也是體育館的高空觀衆席,只要是觀衆席,那就不排除有上廁所的觀衆,於是林逸的目光就落在了地下室!

    在地下一層是演唱會工作人員休息準備的地方,這裡的洗手間除了工作人員之外,一般沒有人會用,當然不排除極個別的想要接近許詩涵的瘋狂歌迷,但是他們即使下到地下室去,也不可能接觸到許詩涵,因爲在許詩涵的身邊肯定會有保鏢的。

    當然,林逸的目的並不是接觸許詩涵,而是確實要去洗手間,所以林逸沒有任何阻礙的來到了地下一層的洗手間,在洗手間裡,林逸拿出了電話,撥通了林老頭的電話號碼。

    電話那邊,很快的傳來了林老頭的聲音:“小逸麼?你在哪裡?之前怎麼亂七八糟的?”

    “老頭子,我這不是陪笑笑來看演唱會麼?這也是她的願望之一,我儘可能的想幫助她將願望完成了。”林逸解釋道:“老頭子,你一般不主動給我打電話,這次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情麼?”

    “我這次打電話,不也是因爲你小子的女朋友馮笑笑?”林老頭哼了一聲,道:“昨天我突然想起來,我以前好像在某一本書上看到過關於火靈聖果的消息,所以我今天又重新查閱了很多醫藥古籍,尋找這個線索,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倒是讓我找到了一些線索!”

    “真的?”林逸一驚,連忙問道:“到底是什麼線索?火靈聖果在哪裡?”

    “這個火靈聖果,在古代的時候,曾經有一位醫聖來用它爲人去除寒毒,但是這本古籍的記載卻不詳細,並沒有提到是具體哪一位醫聖,只是提到了火靈聖果的神奇之處!”林老頭說道。

    “這樣……不過只是一個線索,想要知道火靈聖果的具體生長地點,獲得方式,還是沒有幫助啊!”林逸苦笑了一下說道。

    “不過你也不用着急,我提前告訴你,只是想讓你安心,不要過於憂慮!既然書中提到了是一位古代的醫聖,那麼起碼也是有線索了的,從古至今,被稱爲醫聖的人也不多,寥寥無幾,在這種專業的藥典上,被稱之爲醫聖的人,那一定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幾個名醫,他們的行醫筆記,我這裡都有,只要我一一查閱,基本上就可以確定了!”林老頭說道。

    “那就麻煩你了,老頭子!”林逸鄭重的說道。

    “和我還客氣什麼?臭小子,不過這一次,你動了真情?你有沒有想過,真要將馮笑笑救活了,那你就有兩個女朋友了,這關係怎麼處理?”林老頭話鋒一轉問道。

    “這……”林逸微微一愣,沒想到老頭子會突然問這個問題,林逸頓時有些尷尬,不過這個問題,他之前也沒有想過,現在林老頭鄭重其事的提出來,林逸倒是陷入了沉思:“我也不知道,唐韻不反對,那就這樣吧……”

    “哈哈,你小子倒是豔福不淺!”林老頭笑道。

    “好了,老頭子,不說這個了!”林逸顯然是不願意繼續這個話題:“火靈聖果的事情,就麻煩你了!”

    “行了,我知道你着急,我一會兒就去查閱,一有消息,立刻通知你!”林老頭說道:“沒事兒的話我先掛了,心情好一點兒,別總鬱鬱寡歡!”

    “知道了。”林逸的心頭涌起一陣暖意來,別看老頭子對自己很嚴苛,而且有的時候還爲老不尊,但是真到自己有麻煩的時候,他是最關心自己的,默默的在身後幫助自己做很多的事情。

    掛斷了電話,林逸嘆了口氣,不過這個消息倒是一個好消息,林逸將電話收了起來,正準備離開洗手間,沒想到,洗手間裡面,卻是跌跌撞撞的闖進來一個人!

    許詩涵沒想到自己在舞臺上,會突然的頭痛!當然,頭痛的毛病,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作,倒是也並不稀奇,只是這時候突然的頭痛讓許詩涵有些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

    一直以來,許詩涵想要實話實說的將自己的病情坦誠的告訴所有的歌迷,但是公司卻不允許,怕影響她的形象和星路歷程,所以許詩涵也只能暫時配合的隱瞞!

    許詩涵堅持唱完了一首歌,藉着舞臺下降去換裝之際,甚至沒有來得及和王姐打個招呼,就快速的跑向了洗手間,她準備用冷水洗洗臉,讓自己清醒一下!

    相信王姐可以明白她到底怎麼了,王姐會妥善的爲她善後的!許詩涵也顧不得涼水會將自己的妝弄花了,她只想讓自己的頭痛平息下來!

    王姐看到許詩涵的樣子,也沒有阻攔,她自然知道許詩涵怎麼了,下一刻,她就準備上臺宣佈,演唱會的舞臺設施出了點兒問題,需要緊急維修,維修好了之後,演唱會再重新繼續!

    當然,在王姐宣佈了這個消息之後,所有的歌迷都很失望,但是卻毫無辦法,大家雖然想繼續聽演唱會,但是舞臺故障這種事情不是人力所能左右的,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耐心的等待舞臺設施修理完成,才能繼續演唱會!

    這邊,許詩涵跌跌撞撞的衝進了洗手間,也沒有察覺到洗手間裡面另外還有其他人,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自來水龍頭,用冷水衝擊着自己變得蒼白的臉頰!

    “呼——”許詩涵長出了一口氣,冷水的澆灌,讓她的頭不再那麼疼痛欲裂,但是一旦離開冷水的衝擊,許詩涵再次頭痛欲裂!

    說白了,就是用冰冷的自來水來麻木頭部的神經,讓頭部的疼痛暫時姓的得到緩解,但是這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總不能邊淋水邊上臺唱歌吧?

    林逸瞪大了眼睛,對於這個穿着明亮的服飾突然衝進來用冷水洗臉的女孩子很是疑惑,這人到底是誰?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