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之前,夫妻大盜的男盜在看過之後,也表示這古墓不簡單,所以黑瘦男子纔會請外援。

    “哦。”林逸只是點了點頭。

    “你們要是餓了,可以在那邊買點兒吃的。”說着,矮瘦男子就指了指不遠處那兩輛貨車說道。

    “不用了,我們自己帶了!”林逸淡淡的說完,就回到了車上,而陳宇天則是開着車子去尋找露營的地點了。

    “什麼東西,sb一個!”矮瘦男子身邊,一個拿着衝鋒槍的大漢看着林逸的車子離開的背影,往地上吐了一口濃痰怒罵道:“還真當自己是個玩意兒了?那麼有錢,每次還自己帶吃的,怎麼不被墓穴的機關弄死?”

    “他和我們不是一路人,一直面和心不合,可能怕我們在食物中下毒害他。”老黑搖了搖頭,也沒有再說什麼,直接回了帳篷。

    “林逸,你真不錯!”等車子駛遠了,宋凌珊才稱讚道:“剛纔我都緊張死了,生怕那個老黑看出破綻來,他的一雙眼睛和利劍一般,好像能看穿別人的心思!你倒好,直接下車和他對罵去了!”

    “罵了也就罵了。”林逸淡淡的說道:“現在我們做什麼?和他們一樣打個帳篷?”

    “是的,根據資料顯示,夫妻大盜和其他盜墓賊的關係都不好,沒有太親近的,所以我們也不用去拜訪其他人,在這裡默默等待就可以了。”宋凌珊說道。

    林逸點了點頭,下車開始和陳宇天一起打起了帳篷,然後就從車子裡拿出了一些食物,進了帳篷裡面。

    遠處,老黑拿着望遠鏡一直在注意着林逸這一夥人,看到他們很正常的支起帳篷,進入帳篷,並沒有做其他的事情,才鬆了一口氣。

    雖然,老黑覺得今天的夫妻大盜沒有什麼不妥之處,一切都顯得正常,但是不知道怎麼的,總感覺這個夫妻大盜的男盜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和之前不太一樣。

    老黑搖了搖頭,或許自己是太敏感了。

    帳篷裡面,陳宇天和宋凌珊在啃麪包喝着礦泉水,而林逸則是隨口吃了點兒東西,就開始修煉了起來,玉佩空間中有無窮無盡的能量可以吸收,所以不吃飯也是沒有關係的,至於之前吃的那口麪包,也不過是習慣使然。

    “晚上我們輪流值班吧,留下一個人來值守,其他人睡覺。”宋凌珊邊吃邊計劃道:“我不太放心,怕這些人會發現什麼破綻而對我們不利。”

    “破綻暫時倒是不至於,不過沒事兒,你們睡吧,我值守就可以了。”林逸無所謂的說道:“我修煉和睡覺差不多,可以感知外面發生的一切!”

    宋凌珊驚訝的張了張嘴,沒有再說什麼,林逸的詭異之處她是知道的,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

    鬱小可要累死了,錢,真不是那麼好賺的啊,想賺點兒外快補貼孤兒院可真尼瑪的不容易啊!

    雖然之前孤兒院接到了來自松山是第一高中的一大筆捐款,足有二百多萬,但是也不能坐吃山空啊,有賺錢的機會,鬱小可是不會放過的!現在松山市打擊偷盜的行動還在持續,鬱小可根本沒有生意可做,只能尋求別的機會了!

    之前她在盜門的網站上發佈了任務委託,這幾天,有個叫做紅色寶塔的盜墓組織接了她的任務委託,讓她來幫忙盜墓,於是,鬱小可就來了!

    可是,她沒有車啊,之前租了一輛車子,可是司機最多將她送到前面的村莊裡,再也不肯往前多行駛一點兒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鬱小可叫的是出租車,都是轎車,這種路再開就把底盤刮漏了,給再多的錢也不可能去啊!

    所以,鬱小可下車之後,就只能步行了,不過就算她是飛燕門的傳人,輕功了得,一口氣走上十好幾公里,也是累的夠嗆,要知道她可是女孩子啊,本來體力就不太行!

    “尼瑪終於要到了!”鬱小可激動的要流淚了,看到前面不遠處的帳篷,她終於忍不住歡呼了一聲萬歲,然後運起輕功,開始咬牙向前奔去!

    “來者何人?”老黑依然是帶着幾個手持衝鋒槍的大漢攔住了鬱小可。

    “飛燕門的人。”鬱小可停住了腳步,上氣不接下去的說道。

    “你……是走過來的?”老黑之前看跑過來一個人,有些納悶,卻沒想到居然是他等待的飛燕門的人!不由得在心裡面感嘆,飛燕門的人就是牛逼啊,這麼遠的路都能跑過來?

    “是啊!你們也不派個車子接我,累死我了!”鬱小可揉着腰,抱怨的說道。

    “天王蓋地虎!”老黑雖然覺得眼前這個黑衣女孩兒是飛燕門的人應該是**不離十了,但是出於謹慎,還是問道。

    “託塔李天王!”鬱小可說道:“行了,我對上來了,讓我看看古墓的樣子,該談談我們的條件了!”

    “這個自然!請跟我來!”老黑點了點頭,對於飛燕門的人,老黑可不敢隨意得罪,飛燕門可是盜門裡的老字號了,對於機關暗道有着獨特的研究:“這一次參與盜墓的團伙不止我一個,所以具體可以給你多少利益,要大家一起商酌才行,我說的不算……當然,這也要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老黑的話說的很明顯了,那就是想要更多的利益,你就要拿出點兒本事來,如果真能順利進入墓穴,那麼分你一杯羹也沒有問題,但是你要是不太行,帶着你用處不是很大,也不過是付給你一筆酬金罷了。

    “好!”鬱小可點了點頭。

    林逸正在修煉,帳篷外面不遠處傳來了腳步聲,林逸立刻回到了現實中,站起了身來,對宋凌珊和陳宇天說道:“有人來了,不過不是高手,小天,你出去看看!”

    陳宇天是以跟班的身份來到這裡的,所以林逸稱呼他爲小天。

    “是!”陳宇天點了點頭,就起身走出了帳篷,正好看到一個老黑身邊的大漢向這邊走了過來,還有一段距離,陳宇天暗暗驚訝,這麼遠的距離林逸就能感覺得到?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