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階是實力的一個跨越,在地階高手眼中,玄階、黃階都是如同螻蟻一般的存在,一旦一個人進入了地階,那就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這也是隻有隱藏世家和門派纔有地階高手的原因,而地階高手之所以被約定不能入世,也是因爲他們太過於危險!這是一個分水嶺,進入了地階,就等於進入了天階的預備營,有可能成爲天階高手!

    成爲天階高手之後,壽命就會延長,這可是所有地階高手夢寐以求的境界,至於再高的境界,他們是想都不敢想的,因爲曾經有人追求過,但是這些人卻再也杳無音信……“你確定你能一招打死我?”林逸心中着急,壓縮能量只進行了一半,沒想到這位雨老先生就有些不耐煩了準備一招幹掉自己,這讓林逸有些着急起來。不過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的拖延着時間。

    “笑話,如果能出半招的話,你也一樣是死!”對於林逸的質疑,雨老先生好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當即就怒了。

    “是麼?那你之前已經出了那麼多招了,怎麼沒有打死我?”林逸嘴上不緊不慢的說道,心裡卻在催促,快一點,再快一點,再快一點啊,馬上就要好了……如果被陳雨舒和馮笑笑聽到林逸的心聲,估計會直接誤會了……大小姐和唐韻比較純潔,恩,應該不會多想的……“那是老夫耍你玩兒的,你沒看出來?”雨老先生要氣炸了,這小子什麼眼力啊,之前逗他玩兒的都看不出來?難道他以爲自己就是這個水平了?

    “我還真沒看出來。”林逸鄭重的點了點頭,深以爲是的說道。

    “哇呀呀呀,氣死老夫了,受死吧!”雨老先生一拳揮出,向林逸砸了過來,看的出來,這一拳匯聚了雨老先生的十成功力,顯然是想要一招解決林逸了。

    林逸暗歎了一口氣,終究還是差上一點兒,沒能完成能量的壓縮,自己都已經很拖延時間了,可是這老頭不給自己機會啊!

    “去死吧!”林逸在雨老先生衝過來的瞬間,將能量炸彈打了出去,隨後就快速的向後退開,林逸這一招,也不求能夠將雨老先生炸死,因爲就算百分之百的能量壓縮炸彈都未必能將地階高手炸死,別說自己這個不完全版的了。

    這一擊發出之後,所產生的巨響足以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炸醒,等大家都出來了,林逸不相信這個雨老先生還會繼續打下去!如果他真想曝光出來的話,完全沒有必要躲躲閃閃了,恐怕白天的時候就將古墓裡的人全部殺光了。

    這對於一個地階高手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兒!林逸猜測,他之所以沒有這麼做,恐怕是想讓這些人在古墓中當成炮灰使用。

    “轟——”能量炸彈在雨老先生的面前炸開了,直接將這位雨老先生揮出來的右臂炸了一個血肉模糊,不過在林逸看來,恐怕也只是受傷了而已,休養一下,這條右臂還是可以使用的,沒能給他造成更大的傷害!

    不過即使如此,林逸也很滿足了,在巨響過後,快速的退後了自己的帳篷中,想來這位雨老先生也會快速的隱匿起來!畢竟剛纔那聲巨響山崩地裂,雖然沒有之前林逸對付馬柱那顆能量炸彈完全版的效應那麼巨大,但是也算是驚天動地了,在這靜謐的山谷中,要是還聽不到,那除非是聾子了。

    雨老先生莫名其妙的被炸傷了手臂,氣得七竅生煙:“哇呀呀呀,鼠輩,居然敢暗算老夫,你使用的什麼邪門歪道?”

    雨老先生並沒有聽說過什麼能量真氣炸彈,還以爲林逸用了手雷之類的現代化武器,不過玄階高手有真氣護體的時候,已然不容易受傷了,而他現在是地階高手,居然會被手雷炸傷?這怎麼可能呢?

    雖然雨老先生極度疑惑,但是也知道林逸弄出了這聲巨響已經弄醒了在場的所有人,他只能忍着疼痛,憋屈的隱藏了起來,心中盤算,林逸是不是用了硝酸甘油之類的東西?

    那這麼近的距離,自己有真氣護體都被炸成了這樣,他一個小小的玄階高手,就算往後面躲閃了,恐怕也受傷不輕吧?想到這裡,雨老先生還算平衡了一點兒,鬱悶的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瓶療傷藥物,灑在了手臂上面……雨老先生猜測的沒錯,即使這一次林逸有經驗的向後面躲閃了,而且能量炸彈還不是完全版的,但是林逸依然被炸傷了。只不過林逸是忍着傷痛,回了帳篷裡。

    進入了帳篷,林逸的臉上才浮起一片潮紅之色,“哇”的一口鮮血,吐在了地上,隨後就臉色有些暗淡的席地而坐,進入了玉佩空間之中。

    而宋凌珊和陳宇天,也被之前的巨響弄醒了,正想看看怎麼回事兒呢,就看到林逸一進門就吐了口血,隨後就席地而坐,想要詢問一下林逸究竟怎麼了,但是卻又不敢現在就打擾他,只能焦急的等在一旁。

    沒過多久,帳篷外面就傳來了腳步的聲音,隨後則是說話的聲音:“夫妻大盜,請到黑哥的帳篷中敘話!”

    宋凌珊和陳宇天對視了一眼,陳宇天直接出了帳篷,瞪了不遠處說話的人一眼,道:“喊什麼喊,叫魂呢?主人正做一些私事兒呢,等一等吧!”

    “啊?”那來找夫妻大盜的老黑手下聽了陳宇天的話後頓時一愣,做私事兒呢?什麼意思?不過隨即想了想,就有點兒明瞭了,這大晚上的,這夫妻大盜不會是在xx呢吧?想想就有可能,怪不得讓這個傻大個在門口把守呢!想到這裡,那手下說道:“之前的巨響,你們沒聽到?”

    “我聽到了,主人聽沒聽到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們在裡面沒有出來。”陳宇天淡淡的說道。

    “啊?這樣啊……那行,那等他們完事兒了,你讓他們來黑哥的帳篷吧。”這手下心想,做那事兒的時候,聽不到外面的聲音也是正常的,於是也就沒有多想,去叫別人去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