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如果這一次我將隱藏雨家交給我的任務完成了,那麼隱藏雨家會幫我向仲裁協會遞交申請的,我可以去參加世家大會,爲雨家坐鎮!”雨老說道:“但是這一次不行。”

    “這樣……那也好!”雨水星點了點頭:“要不,這一次你先偷偷的幹掉那個林逸?這小子是殺了三弟的仇人啊!”

    “我看看吧,如果這次任務順利,還有空閒時間的話,我就去松山市尋尋林逸,如果尋到了,就順手幹掉他,如果時間來不及,那就只能等下一次了。”雨老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那大哥,我就不打擾您了。”雨水星說道。

    掛斷了電話,雨老皺了皺眉,心中恨恨的道,林逸,老夫早晚有一天要取你姓命!不過現在對於雨老來說,眼前最大的敵人卻是那個玄階高手男盜!這個人讓雨老很棘手,什麼時候世俗界的盜墓賊也變得這麼厲害了?真是太強大了。

    林逸的帳篷裡面,林逸一進帳篷,就盤膝坐了下來,抓緊每一分每一秒開始療傷,宋凌珊和陳宇天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雖然都有一些問題想要詢問林逸,但是也知道此刻不是最好的時機,所以兩個人同時選擇了沉默,一左一右的護住了林逸!

    今夜,或許是林逸最危險的一夜,昨天都是林逸在替他們守護,今夜就讓他們爲林逸守護吧!

    林逸雖然急急的就進入了玉佩空間修煉,但是卻並不是那種受傷昏迷強制進入的玉佩空間,所以林逸還是可以感知外面的事物的,看到宋凌珊和陳宇天都在爲自己護法,林逸心中泛起一陣暖意來。

    一眨眼的功夫,一夜過去了,這一天早晨,林逸並沒有像之前一樣起早,而是很晚才睜開眼睛。宋凌珊和陳宇天則是徹夜未眠的守護在林逸身旁,好在兩人都是經常熬夜的人,又是黃階後期巔峰實力的修煉者,一夜不睡覺倒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帳篷外面早已經傳來了其他人醒來後的聲音,但是卻也沒有人來林逸的帳篷叫林逸,昨天林逸的表現已經震懾了老黑等人,老黑也不會傻到去差人叫林逸起牀。

    何況雨老先生也沒有出現,他叫林逸來了又有什麼用?

    上午十點多,林逸才從帳篷裡面走出來,此時的林逸已經精神飽滿,一點兒也看不出有任何受傷的跡象了,而雨老也是姍姍來遲,雖然他也是修煉天才,但是這裡的天地靈氣實在太少,饒是在深山中,雨老也是沒有恢復右手上的傷勢,依然是纏着繃帶出現在了衆人面前。

    “現在可以出發了吧?”雨老淡淡的問道。

    “走吧。”林逸二話沒說,就向昨天的山崖處走去。

    老黑、詹姆斯和鬱小可依然是乘坐簡易的升降機下去,而林逸、宋凌珊和陳宇天,則是跟着雨老一起,直接躍下了山崖,來到了山壁中間的盜洞處。

    雨老看着和林逸一起下來的宋凌珊和陳宇天,目光微微一凝,他沒想到夫妻大盜中的女盜和跟班,居然也是黃階後期巔峰實力的高手!這個盜墓團伙,還真不簡單啊!

    雨老本就是從世俗界進入隱藏雨家的,自然知道黃階高手在世俗界中就已經很少見了,這盜墓團伙中,能有一個黃階高手,就像是昨天的裘先生,就已經不容易了,而這個夫妻大盜團伙中,居然三個都是修煉者!

    怪不得夫妻大盜都是很少的人數就出來盜墓,也不怕別人黑吃黑,原來都是高手的存在,尤其是那個男盜,簡直就是個碰不得的刺頭,你一碰他,自己也要扎的滿手是血!

    “男盜果然不簡單啊,身邊的人也是修煉者,還都是黃階後期巔峰實力,距離玄階只有一步之遙了!”雨老淡淡的說道。

    “多謝誇獎。”林逸笑了笑,就不再說話。

    老黑、詹姆斯和鬱小可,一前一後的都乘坐升降機下了來,不過這一次,老黑和詹姆斯都沒有帶幫手下來,因爲他們很清楚,自己這些幫手,在雨老的眼中根本就是浮雲,就算面對林逸,那也是和切西瓜一樣,一刀一個。

    所以,老黑甚至連後請的幫手,都沒有再通知來,只是因爲,來了也無法與雨老抗衡。

    這一回,探照燈倒是沒有出毛病,上一次探照燈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就出了問題,現在想來也是浩爺做了手腳,也只有他能夠先一步在設備上動手腳。

    衆人很順利的來到了地宮入口的機關前面,並沒有再走昨天走錯的那條路!

    這裡的地宮入口,也是被人用炸藥炸開的,顯然是之前的盜墓賊所爲,至於他有沒有進入地宮就不得而知了,至少在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

    “就在這裡了!”老黑看到了被炸開的地宮入口,不由得有些欣喜的叫了一聲:“那邊之前是有石頭擋住的,顯然也是之前炸開這個盜洞的人,發現那條路不對勁兒,所以用石頭堵死了,而真正的盜洞,在這裡!”

    衆人順着老黑所指的防線看去,這個地宮入口處的石門上,是一個輪盤,有些類似於保險櫃上的密碼鎖一樣,而在石門上,還有被炸藥炸過的痕跡,應該是之前的盜墓賊所爲了。但是顯然這個石門所用的材料異常堅固,普通的炸藥是根本無法炸燬石門的,但是太過於烈姓的炸藥又不敢使用,畢竟這個古墓是在山體內部挖掘出來的,如果太烈姓的炸藥,直接就可能造成山體的崩塌,就算石門炸燬了,這條通道也得被直接炸塌,所有的人都得被活埋在裡面。

    “就是這個石門了,我查了很多的資料,也掌握了一些開啓方式,但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老黑謙虛的說道,事實上他這麼說,就是有了一定的把握了,畢竟這只是第一道機關,還是比較容易的。

    “那你還不快試試?”雨老有些不耐的說道。

    對於男盜,他不敢呼來喝去,但是對於這些盜墓賊的小輩,他是毫無顧忌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