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被啃過的?”老黑更是噁心的想吐,林逸的意思豈不是有人吃死人?

    “他被他的同伴吃了?”詹姆斯也是覺得有些噁心,難道之前來盜墓的,是一夥食人部落的土著?發生內訌了,殺了人也就算了,怎麼還吃人?

    “不知道。”林逸搖了搖頭:“可能是人,可能不是人,總之都小心一些吧。”

    “就算是被吃了,有什麼大驚小怪?”雨老這時候見到沒有其他危險,也開口說話了:“沒準兒是他們在墓中沒有了食物,因爲食物發生了內訌,於是其中一個人被幹掉了,而因爲食物稀少的緣故,他的屍體又被同伴吃了。”

    “呵呵……”林逸沒有解釋什麼,不過卻是覺得這位雨老的想象力好豐富……他每天除了修煉,是不是活在童話世界當中?

    大家一起往前走,玉佩的預警信號還是沒有消失,但是也沒有增強,這說明,危險就在前方,但是還沒有出現。

    看着林逸嚴陣以待的樣子,雨老有些不屑一顧,而走了這麼久都沒有出現其他危險,老黑和詹姆斯本來繃緊的心絃也放鬆了下來。

    不過,大概又走了一公里的距離,林逸再次停下了腳步。

    “又怎麼了?”雨老看到林逸停下了,於是問道。

    “又一個。”林逸說道。

    “什麼又一個?”雨老一愣。

    “那邊……還有一堆白骨!”鬱小可眼尖看到了不遠處有一堆和之前類似散落的人骨。

    “又被吃了一個?”雨老沉吟了一下,鄭重的說道。

    “恩,又被吃了一個。”林逸也沒有否認,但是他的意思卻是和雨老完全不同,林逸所指的吃,並不是被這夥人的同伴所吃。

    林逸也沒管其他人,擡腿走了過去,簡單的看了一下地上的白骨,發現和之前發現的類似,都是被什麼東西啃過的,但是林逸覺得應該不是人,沒有人來這裡盜墓會不準備充足的食物,就算沒有,也可以退回去拿,這裡並不難走,一路也沒有什麼危險存在,何必吃人?

    最重要的是,人骨頭上的牙齒印痕也不像是人留下來的。

    這一次林逸沒有太過停留,直接繼續往前走,沒走多久,地上又出現了一堆白骨,仍然和之前差不多,上面有被啃過的痕跡。

    “這些人也夠能吃的了,這麼一會兒吃了三個!哈哈!”雨老看了之後,笑了起來。

    林逸有些無語了,這人的智商實在是驚世駭俗,就算是被同夥所吃,誰一天之內能吃三個人?那是一百多斤啊,你一天才能吃幾斤肉?

    繼續向前走,這回沒走多遠,地上就又多了一具白骨,這回兩堆白骨之間的距離又近了很多,只有幾百米遠。

    “又吃了一個?”這回連雨老也有些懷疑了,這到底有多少個人被吃了啊?內訌也不能一下子死這麼多啊?

    林逸的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來,這古墓中,似乎有什麼活的東西存在似的,尤其是看到了這麼多的白骨,更是讓林逸這個念頭更加的強烈。

    再次向前行去,這次沒走多遠,玉佩的預警信號驟然變得強烈了起來。

    林逸連忙停住了腳步。

    “又怎麼了?又看到白骨了?”雨老下意識的問道。

    “好像有危險。”林逸說道。

    “危險?”雨老一愣,而老黑和詹姆斯也是一愣。

    宋凌珊和陳宇天完全聽從林逸的安排,所以林逸此話一出,兩人的身子就向林逸靠近了一些,只有大家凝聚在一起,才能更安全。

    “我怎麼沒有感覺到?”老黑覺得有些莫名其妙,林逸所佔的位置,空曠而沒有任何的物品,完全就是通道的一部分,按照常理來說,這種地方也是不可能有危險的!

    在古代,沒有精密的電子測量裝置和計算裝置,走了這麼遠,在沒有標尺和任何標記的通道里,一般是不可能設置機關的,不然自己人行走也有可能不小心着了道!

    當然,那種想永遠封閉的古墓除外,但是老黑和詹姆斯卻是沒有遇見過。

    “在這裡等一會兒看看吧。”林逸說着,就準備席地而坐,不準備再前進了。

    走到這半截腰,沒有任何岔路選擇,也沒有看到任何危險的就停下來,雨老自然有些不甘,自己已經耽誤了好多天了,連地宮還沒有進去,對耽誤在路上了,這讓他很惱火!他的時間可不是無限的,世家仲裁協會可是盯着呢,萬一自己出來時間久了沒他們的人發現了,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這裡有什麼可等的?前不着村後不着店,你到底想幹什麼?”雨老有些懷疑起林逸的目的。

    林逸看了他一眼,懶得解釋了。

    “哼!你們的意思呢?老夫的意思是繼續走下去!”雨老之前就聽林逸說危險危險,結果走了一路了也沒有見到任何的危險,對於林逸的話也不是那麼相信了,覺得他是在危言聳聽,或者是故意裝神弄鬼好讓大家過於依賴他。

    “好,那就繼續走下去!”老黑和詹姆斯對視了一眼,他們都從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貪婪的神色!

    貪慾是無窮的,尤其是在林逸開口要走了五成的利益之後,兩個人的心裡面就有點兒想將林逸排除在外,而現在正是一個好機會!之前林逸疑神疑鬼的,說這裡有危險那裡有危險的,結果一路上還是沒有任何的危險,除了幾具白骨之外,再沒有什麼異常之處了,所以也讓他們有了鬆懈。

    “祝你們好運。”林逸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鬱小可還是留了下來,她覺得林逸不能害她,但是那個老黑就不好說了,鬱小可有點兒後悔接了這個任務,這老黑心狠手辣,根本就沒拿她當平等的成員,而是當成了炮灰去使用。

    雨老帶着老黑和詹姆斯走遠了,宋凌珊才問道:“男盜,前面真的有危險?”

    因爲有鬱小可在場,宋凌珊則是稱呼林逸爲男盜了。

    “應該是有,但是具體什麼危險,我也不知道,這種感覺很詭異。”林逸說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