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不起……”那弟子看到吳角器生氣了,頓時嚇了一跳,連忙小心的道:“是家主當初命令我們情報小組,如果有大事件發生,必須第一時間通知他老人家……”

    “角器,這是我說的,你別怪他了!”吳功高在病牀上有氣無力的問道:“你說吧?到底出了什麼大事了?”

    “爸,您的心臟……”吳角器擔心是對吳家不利的消息,所以連忙想要制止。

    “不礙事兒,我還死不了!臣天這孩子,太沖動,我這當爺爺的,必須要替他承擔起來才行!”吳臣天擺了擺手,說道。

    吳角器嘆了口氣,自己的父親,雖然行事霸道,這麼多年了,還賴在家主的位置上,沒有傳位於他,他心裡多少有些不滿,但是自從兒子吳臣天表現出在練武方面的天賦之後,吳功高就對吳臣天越來越上心,甚至有些溺愛了,並且在家族會議上,幾次都提出,要吳臣天作爲吳家的下一任家主!

    而這個時候,吳角器的心裡才平衡下來,自己這一代,並非自己一個,有一個大姐和小弟,大姐也就算了,是個女人,已經嫁人了,和他爭奪不了什麼,但是最爲關鍵的是他的小弟和小侄,這兩個人才是他吳角器的威脅。

    不過現在好了,吳臣天被確定爲下一任繼承人了,那吳角器也不用過分擔心這兩個人對自己的威脅,吳角器甚至想開了,自己不當家主就不當了,以父親的身體狀況,挺到直接傳位於吳臣天都是有可能呢,他還爭個什麼?

    到時候吳臣天當家主了,他這個臺上家主也是一樣有權力的。

    不過,這時候,吳角器的弟弟吳角龍卻是開口了,他此刻聲色俱厲,眼淚都要下來了:“爸,您要保住身體啊,您纔是吳家的支柱,您的身子要是垮了,那我們吳家也就完了,沒有必要爲一個小輩犯錯而承擔責任啊!”

    “是啊,爺爺,臣天哥哥雖然闖禍了,可是吳家還有我!”開口說話的是吳臣天的弟弟吳臣地,他一直是個規規矩矩而且心機深沉的人,他不明白,爺爺爲什麼一直不看好他,而是看好那個傻了吧唧的大哥!

    什麼好事兒都被吳臣天佔去了,他吳臣地只能默默無聞,這算什麼?要論修煉水平,他也不差,比吳臣天小一歲,雖然比吳臣天后一步突破到了黃階初期,但是兩人現在已經實力相當了,爲什麼爺爺還是不對他高看一眼?

    吳功高淡淡的看了屋角龍和吳臣地一眼,淡淡道:“那依你們的意思,是放棄吳臣天,然後吳家的資源,統一培養你吳臣地?”

    “爺爺,孫兒不是這個意思……”吳臣地很憋屈,我的確是這個意思啊,但是你說出來是什麼意思?就算是,我也不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承認啊?

    “既然不是,那還說什麼?”吳功高打斷了吳臣地的話,對那個家族情報組的弟子問道:“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兒?”

    “稟告家主,金無敵,死了。”那弟子見到吳家內訌,頓時有些小心翼翼。

    “死了?你說什麼?金無敵死了?怎麼死的?”吳功高的眼神一凝,一下子從牀上坐了起來,眼中恢復了往曰的銳利,直勾勾的盯着那弟子問道。

    “是被二狗蛋……也就是天少新認的老大,一拳給打死了,直接秒殺。”那弟子說道。

    “被臣天的老大給打死了?還是一拳秒殺?”吳功高嗖地從病牀上跳了起來,手上的輸液管都被扯斷了,但是卻毫不自知:“你說的這都是真的?金無敵被那個二狗蛋給打死了?”

    “是的,家主,屬下不敢隱瞞,這件事情發生後,屬下第一時間就連忙來稟報家主了!”那弟子說道。

    “哈哈哈哈!”吳功高頓時大笑了起來,笑聲震天:“真是太好了!天佑我們吳家啊,哇哈哈哈,臣天這小子,蠻有眼光的,居然拜了這麼一個牛人當老大,看來我們吳家以後有希望了!”

    這時候,最開心的人除了吳功高之外,恐怕就是吳角器了,之前他還爲了兒子的事情膽戰心驚,生怕弟弟和侄子聯合起來謀奪家主之位,但是現在看來,已經烏雲過後見彩虹了。

    “還不是父親您教導有方,要說這臣天,也是傻人有傻福,沒有那麼多的心機,不過這樣一來,卻也容易被別人接受!”吳角器明裡暗裡,都在諷刺吳角龍和吳臣地,你們有心機,聰明有什麼用?結果都不如吳臣天隨便認的一個老大厲害!

    吳角龍和吳臣地的臉色很難看,兩個人之前本來都已經研究好了,趁着這一次的事情,想辦法遊說吳功高,將吳臣天抓回來面壁思過,由吳臣地取而代之,但是現在,一切都變成了泡影。

    “唔……爺爺,這件事情,其實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隱藏世家,可是有天階高手存在的,誰知道皮家會不會再來報復?可不要牽連到我們吳家纔好啊!”吳臣地提醒道。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吳功高一腳將吳臣地給踢了個跟頭:“滾,給我出去,我不想見到你!”

    吳臣地被踢飛了出去,心裡一陣的悲哀,自己就和吳臣天差一歲,修煉速度也差不多,憑什麼就對吳臣天青睞有加?

    吳角龍的眼中也是閃過一絲恨意,不知道爲什麼,自己和兒子就是不讓吳功高待見,從小就是如此,現在依然是如此!自己的資質差也就罷了,但是吳臣地的資質好啊!

    帶着吳臣地,吳角龍快速的出了病房,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和老爺子對着幹。

    等吳角龍離開了,吳功高的臉色才緩和下來,對吳角器說道:“你馬上給吳臣天打個電話,問一問情況!”

    “是……”吳角器雖然心裡面不明白父親怎麼一直不看好弟弟和侄子,但是卻也不好多問,畢竟這是對他有好處的事情,問與不問都無所謂。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