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這邊帶着威武將軍、鬱小可、宋凌珊和陳宇天,三個人一隻狗已經很艱難了,不可能再帶着老黑。

    雨老雖然不願意帶人,但是想到可能遇到的危險,也還是不情不願的抓起了老黑來。

    “跳!”等兩片地面快要對接在一起的時候,林逸猛然喝道,並且伸手抓住了鬱小可,陳宇天和宋凌珊一左一右的抱住了林逸,幾個人急速的開始下降。

    這個深淵幾乎看不到底部,藉助大殿上面的光亮,就算這些人是修煉者目力驚人,也只能看到下方几百米的高度,但是還是沒有見底,可想而知這裡有多深。

    “你別抱我這麼緊,老夫喘不過氣來了!”雨老對於老黑死死抱住他脖子的行爲有些不滿,你又不是美女,抱老夫那麼緊幹嘛?

    “對不起啊,我這有些害怕啊……”老黑有些尷尬的說道:“等下去了我就放開……”

    雨老哼了一聲,眼睛卻一眨不眨的關注着林逸那邊的動靜,可是,隨着幾人下落的越來越深,光線也越來越暗,雨老也是有些看不清楚林逸那邊的動向了。

    “男盜,下面到底是什麼?有沒有危險?”雨老完全看不到林逸了,就有些擔心的問了一句。

    身下是什麼,林逸其實也看不清楚,此刻他閉上了眼睛,進入了玉佩空間,用神識來感知身外的情況,卻是豁然開朗,四周的一切,全部都看的清清楚楚!

    這是一個方形的垂直通道,四面都是光滑的石壁,上面沒有一絲落腳的地方,除非穿着那種阻力十分大的鞋子,或許才能勉強附着在牆上,不然即使暫時的附着上面了,也會掉下去。

    即使眼前光明如晝,但是林逸仍然看不見身下的情景,落入眼中的依然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不知道,你一個地階高手,成天怕這怕那的,你還出來幹什麼?在家裡面修煉最安全了。”林逸嘲諷的說道。

    “哼,無知小輩,老夫的姓命比你重要一萬倍,你死了也就死了,老夫是瓷器,懂麼?”雨老被林逸說的有些臉紅,不過還是兀自辯解道。

    “呵——”林逸諷刺的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鬱小可之前,雖然被林逸抱起來過,不過卻也是事出緊急,沒多久就被放下了,也沒有被抱的這麼緊過,此刻靠着林逸寬闊的胸膛上面,嗅着林逸身上的男人氣息,鬱小可有一種臉紅心跳的感覺。

    她從小到大,都沒有和哪個男生這麼親近過,甚至也沒有考慮過什麼花前月下,你儂我儂之類的浪漫愛情,她從懂事開始,就一心照顧着孤兒院,對於愛情,鬱小可也沒有去奢望過,誰會娶自己這個大包袱?除非頭殼壞掉了。

    家大業大的也看不上她一個女飛賊,沒有家底的,也支撐不起諾大的一個孤兒院,所以這事兒,鬱小可暫時就擱置到了一邊,守身如玉,也是想萬一真的孤兒院有需要的時候,自己就算不找個有錢的男朋友,以自己的處女之身,也能賣個好價錢吧?只要能緩解孤兒院的燃眉之急就好了。

    不過,面前的男盜,倒是讓鬱小可產生了一點兒心動的感覺,從小到大,除了師父,倒是沒有人再對她如此關心了,更是沒有一個男人如此!尤其是盜門的一些任務,都是玩命的,人人貌合心離,就算鬱小可美若天仙,也不會有人憐香惜玉,這都是關乎到利益的東西,有了錢,美女還不好找?找她鬱小可幹什麼?

    所以,鬱小可和一羣盜門的人執行任務,每次都要提放被人陷害,爾虞我詐,根本沒有一絲感情。

    可是男盜卻不一樣,每當自己遇到危險和麻煩的時候,男盜總會站出來,替自己出頭,這種關心,鬱小可看在眼中,雖然她不知道,男盜是不是真的如同老黑所說的那樣,垂涎她的美貌,但是不管怎麼說,鬱小可的心中的,都泛起了一絲漣漪,讓她對男盜有了一些好感。

    wWW✿тTk án✿¢ ○

    最重要的是,鬱小可總是覺得,男盜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但是,卻又想不起來是誰。

    男盜,會不會是自己的白馬王子?

    在這種緊張的情況之下,鬱小可有些胡思亂想了起來,不過,想到林逸身邊的女盜,鬱小可又有些氣餒,他已經有搭檔了,恐怕,也不能娶自己了!

    當然,鬱小可最關心的不是這個,她關心的是,男盜肯不肯拿出錢來接濟孤兒院?如果不能,那什麼事情都免談好了……林逸不知道鬱小可居然柔腸百轉冒出這麼多不靠譜的思想,要是讓他知道了,估計會直接把鬱小可給丟出去!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衆人依然處於一種高速下落的狀態,足以見得這地宮有多麼的深不見底,居然這麼久了還沒能到達底部,也不知道當初的人是如何建造出來的。

    雨老有些不耐和擔心:“男盜,咱們不會直接掉地心裡面去吧?”

    “哦,那你回去之後可以拍一部電視劇了。”林逸沒好氣兒的說道。

    這雨老的實力和膽量嚴重不符,膽小如鼠,怕死的很,一點兒也不像是個地階高手!當然,這話要是讓已經掛掉的金無敵聽見,估計會淚流滿面,他就是因爲太不怕死了,結果真的就死了。

    “哼!我是覺得,這古墓有問題!”雨老哼了一聲,就不再說話。

    又過了一會兒,林逸終於看見了底部,深不見底只是相對而言,這個通道的確是有底的。

    在通道的最底部,卻是佈滿了利器,像是大號釘板一樣,尖銳一端朝上,如果沒有預防的話,掉下去之後,估計會直接被戳穿,如果是普通人,可能就被戳死了,但是雨老,地階高手嘛,實力雄厚,最多被戳傷,沒什麼生命危險。

    所以林逸乾脆沒想着要提醒他,這老東西最好傷的不能動了纔好,方便自己除掉他,省的他和自己搶奪章力鉅的行醫筆記。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