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難道,他認識自己?知道自己的真實姓名?要知道,鬱小可這個名字,她是從來沒有在盜門裡面公開過的,都是以燕女俠這個化名參加任務,那麼,男盜是如何知道自己這麼名字的?

    自己之前看他就覺得熟悉,難道是自己現實中的認識的朋友?

    可是,他真的叫自己鬱小可了麼?鬱小可又有些不太確定了,當時的那種十分害羞的情況之下,莫非是產生的幻覺?實際上,男盜沒有這麼稱呼自己?鬱小可也有點兒搞不清楚了……“你在幹什麼?走起路來橫七豎八,裝螃蟹麼?”宋凌珊本來就有一股火氣在肚子裡面,看到鬱小可走路也不好好走,歪七八鈕的,頓時更是惱火:“你快走兩步,不然男盜又要回來救你!”

    “哦哦……”鬱小可看了宋凌珊一眼,有些委屈,是你男人和我耍流氓好不好?怎麼還怪上我了?鬱小可自然而然的認爲,宋凌珊惱火就是因爲自己之前和林逸有些曖昧了,被女盜這個正牌的搭檔看見,心裡發怒。

    不過,不得不說,鬱小可的猜測還是有些靠譜的。

    “她剛纔差點兒被砸死,驚魂未定,你要是覺得她走得慢,就揹着她!”林逸皺了皺眉,回頭看了宋凌珊一眼說道。

    林逸倒是沒想那麼多,他還以爲宋凌珊對鬱小可脾氣不好,是因爲她是女賊的關係,隨時想要將之繩之以法呢。

    宋凌珊咬了咬嘴脣,要氣炸了,憑什麼呀憑什麼,對一個女賊都比對我好?我就那麼不能讓你動心麼?雖然以前有點兒腦殘,但是現在不殘了啊,都已經成熟冷靜了許多了,不是當初的愣頭青了,難道還比不上一個女賊?

    鬱小可張了張嘴吧,愕了愕,看到宋凌珊那氣得起伏的胸脯,不由得嘆了口氣,怎麼好像男盜對她並不好?難道男盜是喜新厭舊了,真的對自己有想法?

    想到這裡,鬱小可有些糾結起來,這是不是說明,自己有機會幹掉女盜,成爲女盜啊?可是……貌似男盜要是喜新厭舊,過一陣子把自己換掉了怎麼辦?那時候自己變成殘花敗柳了,沒了資本,孤兒院可怎麼辦?

    不行,這事兒還得仔細商酌啊,雖然自己對男盜有點兒好感,但是這可是關係自己一生和孤兒院未來的大事,可不能隨便的輕舉妄動!

    鬱小可快走了兩步,跟了上去,對宋凌珊做了一個抱歉的表情。

    宋凌珊又好氣又好笑,對於鬱小可還真是無可奈何,有林逸在這裡,自己是絕對別想抓她回去,算了,自己這次是來捉捕盜墓賊的,還是不要節外生枝了。

    有了鬱小可的前車之鑑,雖然老黑和雨老都沒有說什麼,但是兩個人的動作明顯變得小心謹慎起來,對於陳列架裡面的古玩器皿之類的,也只是隨意的看看,並且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隨時注意着有沒有危險降臨。

    “這裡都是一些貨色很普通的器皿。”老黑看完之後,淡淡的說道。

    這些雖然是古董,但是價值並不大,和門口的那一堆金銀財寶一樣,是糊弄人的,並不是幾個有名的官窯出品,屬於雜貨市場的貨色,價值也就是幾千到幾萬塊不等,最貴的也不過十萬二十萬,這點兒錢,老黑還看不上眼。

    老黑都看不上眼的東西,雨老自然更是看不上,況且雨老這次是求寶不求財,他的注意力就是聚氣丹和行醫筆記,還有傳說中的煉丹師心得,顯然,這麼重要的東西,應該放在藏寶庫或者藏書閣甚至墓穴主墓室之類的地方,在這種墓室外圍的長廊裡面,不可能放置這麼珍貴的東西。

    不過即便如此,雨老還是逐一的檢查過了陳列架上的瓷器,想看看裡面是不是藏有東西。

    “沒有我要的東西,你們誰願意拿走就拿走吧。”雨老也是淡淡的說道。

    林逸走過去,逐一的看了一遍,隨後也轉身離開了,鬱小可對於之前的事情有些驚魂未定,想要取幾個瓷器,但是卻又怕巨石再次出現,搖了搖頭,跟着林逸一起離開了。

    宋凌珊和陳宇天本就不是來盜墓的,所以這裡的東西即便值錢不值錢,和他們的關係也不大。

    幾人繼續前行,在長廊的左右兩側,依然還是會有寶箱、陳列櫃出現,不過衆人大都是掃了幾眼,就離開了,而鬱小可也不敢貪財了,只是每個箱子裡面,取幾個金元寶,也不敢貪多,取的時候還是注意着四面八方有沒有危險來臨。

    林逸有些哭笑不得,雖然鬱小可沒有之前那麼貪財了,但是依然很貪財,林逸不得不在她拿金元寶的時候,幫着她預測危險,這叫什麼事兒啊!

    在不遠處,衆人看到了一個藏書架,而雨老則是三步並作兩步的跑了過去,他只對書籍和丹藥感興趣,對其他的東西興致缺缺,這是看到的第一個書架,他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而林逸,則也是快步的跟了上去,雨老不會放過這些東西,他也同樣不會放過!之前林逸不停的藉機坑雨老,也是爲了能在與之一戰的時候輕鬆一些。

    對於林逸緊接着就跟上來的行爲雨老的心中多少有些不爽,但是也沒有辦法。

    林逸本身就懂得醫術,所以對於書架上面的藏書一眼就能看出大概來,這都是一些醫學方面的典籍,但是卻並不是那種稀有的孤本或者失傳品,這些都是很普通的一些醫書和藥典,市面上的書店裡,也都有這些書籍的翻印版本,不足爲奇。

    不過這個書架的真正意義,或許也是爲了迷惑那些進來盜竊的小毛賊的,他們並不懂得什麼醫書是孤本,這些書籍的真正價值,並不是裡面的內容,而是書籍本身,古籍也是古玩的一種,可以當做是學者收藏和饋贈友人的禮品,每一本的價值還是不菲的。

    但是雨老就沒有了林逸的能力,眼睛都要貼到了書籍上面,在書脊的名目上來回搜尋,似乎想看看其中是不是藏有他想要的那些書籍。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