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趙發發剛說完,就發現祝伯的臉色有點兒不太對勁兒,有點兒過分的紅暈,讓他一愣之下,趕緊閉上了嘴巴!趙發發似乎也看出來了,似乎祝伯也受了傷!

    “小子,你很好,一個區區的黃階初期高手,居然能讓我受傷,和我對掌的時候,還能將力道反彈給我,真是讓我吃驚啊!”祝伯冷笑了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是鐵手吳家的人吧?你修煉的正是手上的外家功夫?”

    之前,吳臣天說他姓吳,再聯繫到他的功夫,祝伯不難判斷吳臣天的身份來歷。

    “不錯,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還不快滾?你將我打傷了,不怕吳家的報復麼?”吳臣天此刻是氣血翻涌,身體裡面難受的很,再不可能有一絲的力氣去和祝伯對抗了,所以只能從言語上嚇唬祝伯,希望能拖延一些時間了。

    “哈哈哈哈!”祝伯聽了吳臣天的話,卻是狂笑了起來:“一個區區世俗界的世家,居然敢大言不慚的在老夫面前說報復?吳家,老夫還沒有放在眼裡!既然你惹到了老夫,就要付出應有的代價,你給老夫去死吧!”

    說完,祝伯就準備上前結果了吳臣天的姓命!

    “等等!”吳臣天嚇了一大跳,沒想到自己的名頭不管用了,這傢伙不根本不怕吳家的報復,還要對自己趕盡殺絕,吳臣天的額頭頓時冷汗直冒,他不想死啊!這老頭也太狠了吧?居然要殺人?

    “你有什麼遺言要說麼?”祝伯淡淡的問道,倒是不急於上前幹掉吳臣天,在他看來,吳臣天已經是必死之人了,根本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所以早一刻晚一刻幹掉都無關緊要。

    “你要殺了我,我老大一定會給我報仇的!”吳臣天說道:“我老老大,更不會放過你!”

    吳臣天心道,福伯呀,你怎麼還不來呢?我都要掛了啊,你快來救我啊!

    “你老大?”祝伯頓時一愣:“你老大是誰?”

    “祝伯,這小子和你玩兒文字遊戲呢,他老大就是唐韻這小妞的男朋友了唄!”趙發發自以爲是的解釋道,然後對吳臣天說道:“你放心吧,你死了之後,下一個就輪到林逸了!”

    “林逸是我老老大,我老大不是林逸……”吳臣天繼續拖延時間。

    “嘎?”祝伯聽到林逸這個名字,卻是頓時愣住了:“你說什麼?你老老大是林逸?哪個林逸?”

    “還能是哪個林逸?就是那個一拳打死金無敵的二狗蛋大哥的老大,二狗蛋大哥是我的老大了,林逸自然就是我的老老大!”吳臣天說道:“我要死了,你就完了,你們全家都完了,到時候我的老大和老老大,會將你們全家都幹掉!”

    “呃……”祝伯的臉色有些發黑,他只覺得,他的腿肚子有些顫抖!不會吧?這小子的老大是二狗蛋?就是那個一拳打死金無敵的那個狠人?而且,二狗蛋的老大又是林逸?怎麼又是林逸?

    祝伯有點兒想哭,尼瑪啊,這不是坑爹呢麼?連兵少現在都不敢將林逸怎麼樣,自己居然還來幫趙發發撐場面,找林逸的麻煩?這小妞兒是林逸的女朋友?

    對了!祝伯靈光一閃,終於想到唐韻這個名字爲什麼耳熟了,當初自己被打成殘疾,趙奇兵被打斷雙腿,不就是因爲招惹了這個叫唐韻的小妞兒麼?

    結果自己現在又惹上來了?現在,這吳臣天受傷倒是沒什麼,只要沒死,相信林逸也不會過分追究,但是自己又來搔擾唐韻,像林逸那麼護短的人,媽呀!祝伯不敢想象下去。

    “怎麼樣?怕了吧?”吳臣天也不是笨蛋,看到祝伯的臉色陰晴不定,就猜出來他對林逸和二狗蛋有所忌憚了,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是這卻是好事兒!

    “誤會了……之前多有得罪……”祝伯沒辦法,場面話必須要說清楚的,不然真因爲這事兒,將林逸那煞星惹上門來,不是給兵少找麻煩麼?而祝伯自己本身的實力不濟,更是拿林逸沒有任何的辦法,所以這個時候只能低頭了。

    這回倒是輪到吳臣天愣住了,他沒想到,二狗蛋和林逸的名頭如此好用,一報出來,這祝伯就嚇得不行,直接變成“誤會”了,可是,讓吳臣天納悶的是,難道他不知道唐韻是林逸的女朋友麼?

    怎麼看起來,好像不知情的樣子?

    “哼,既然知道唐韻嫂子是林逸老老大的女朋友你還敢來?真是不怕死啊!”吳臣天冷哼了一聲說道。

    “老夫之前並不知情,這事兒倒是老夫魯莽了,不好意思,老夫這就告辭了!”說完,祝伯也不敢多停留,直接轉身就要離去。

    而趙發發有點兒急了,他不明白,這原本大好的形式怎麼突然放棄了?不是要幹掉吳臣天,然後讓林逸過來受死麼?怎麼就變成誤會和多有得罪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祝伯,祝伯您別走啊?您怎麼走了呢?”趙發發有些急了,連忙向祝伯離去的方向追趕了過去,可是祝伯連頭也不回,趙發發無奈只能跟着跑了去,不然祝伯不在了,他哪裡是那個吳臣天的對手?還不被他打死啊?

    吳臣天本想給趙發發一個教訓,但是無奈他此刻連從地上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渾身上下和散了架子一般,看到祝伯走了,他心中一鬆,再次吐了口鮮血,直接暈死了過去。

    “你……你怎麼樣啊?用不用打急救電話?”唐韻看到吳臣天暈倒了,頓時有些急了,但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她不知道其他修煉者受傷之後是不是要去醫院,但是林逸卻是不去的,所以唐韻也不清楚吳臣天要不要去。

    可是,吳臣天已經暈過去了,卻是不能夠回答唐韻的話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唐母之前嚇傻了,此刻等祝伯他們走了,纔回過神來,戰戰兢兢的問道:“韻兒,你是得罪什麼了呀?那個公子哥是幹什麼的呀?”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