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這一代的少門主更是發出豪言壯語,要將所有上古門派和上古世家的美女弟子收入後宮!雖然,由此看來這少門主是極爲好色的,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能看出天丹門的野心!

    他與各大門派都有聯姻,全部變成姻親關係,由此壯大天丹門,大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架勢!一些不聽話的小門派,如果不肯聯姻或者歸順,就直接帶人滅掉,而上古門派,他們現在倒是不敢怎麼樣,但是如果勢力大到了一定的程度,恐怕就會忍不住對那些不聽話的上古門派動手了!

    天丹門的做法,大有想當武林第一家的心思,但是大家雖然看出來了,卻是無力阻止,誰讓人家的支持者衆多呢?那些拿了天丹門好處的高手和門派,爲了更好的丹藥,恐怕會第一個成爲天丹門的打手!

    這天丹門的少門主剛剛成年不久,就妻妾成羣,已經給多個門派和家族下了聘書,想要迎娶這些家族的年輕一輩女子,尤其是那些有資質有實力的女子,更是不放過!

    如果真的讓他得逞了,天丹門的下一代,除了有資質成爲高級煉丹師的孩子之外,其他的都會踏上修煉之路,天丹門的未來可想而知,將是何等的強大!

    所以,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天丹門在佈局,在做一個很大的佈局,而所謂的天丹門的少門主年輕風流,不過是掩飾的藉口罷了!

    “希望天階大會之後,可以多出幾個跨入天道的人,這樣也能夠對天丹門有所制衡,如果任其發展下去……”冰宮主沒有說下去,但是話裡面的意思已經很明瞭了。

    “所以,我覺得,我們可以試一試,那凌一,既然說的那麼有把握,真的能找來一位三品煉丹師,對我們冰宮,也是一大幸事!如果拉攏得當,我們冰宮的勢力也會增加的。”小青說道:“宮主,你看呢?”

    “有把握?信口雌黃,也算是有把握麼?除非,他能拿出確鑿的依據來證明,他可以找到煉丹師,不然,我們爲什麼要相信他?”冰宮主搖了搖頭:“火靈聖果對我們冰宮來說也是同樣重要,雖然目前這一期結了兩枚果實,但是你我爲了迎接天階大會的到來,肯定還要去閉關領悟,我怕到時候……”

    “唉!”小青嘆了口氣,沒有再多說什麼。

    她也知道,冰宮主說的是實話,火靈聖果雖然有兩枚,可是卻依舊珍惜無比。

    ……………………松山市警局,宋凌珊的辦公室內。

    搶劫案剛剛消停了沒有幾天,事情又來了!

    之前,在宋凌珊協調了所有警力去巡邏之後,松山市的治安大有好轉,而那個到處搶劫的搶劫犯,也沒有再作案!但是,宋凌珊倒是希望他再作案,因爲在各個大型商業場所和銀行的門口,宋凌珊都派人駐守在了那裡,一旦劫匪作案,就能第一時間的將其拿下!

    可是,劫匪好像已經洞悉了這一切一樣,停止了作案!

    停止也就停止吧,接下來就是破案了,東海那邊,也來了幾個專家,共同分析案情,繪製犯罪嫌疑人的體貌特徵草圖。

    就在大家對案情分析的同時,事情又來了!

    松山市的街頭,突然增加了許多刑事犯罪!犯罪嫌疑人全部都是戴着頭套,不是對街頭的無辜民衆進行搶劫,就是對少女進行猥褻調戲甚至強暴!

    而根據受害者的敘述,這些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全部都和前幾起搶劫案的犯罪嫌疑人體貌特徵高度吻合!基本上可以確定,是同一個人作案!

    但是,這就更讓宋凌珊疑惑了,前幾起案件,可以說這犯罪嫌疑人圖謀的是財,畢竟銀行和大型商業場所都是現金很多的地方,去幹一票,就能撈到不少!可是,街頭的這些無辜民衆,口袋裡能有多少錢?

    根據筆錄上記錄的,這些無辜受害者普遍被搶的金額在幾千元左右,最多的也不過是十幾萬元,少的甚至只有幾百元!

    這讓宋凌珊和幾個破案專家都疑惑了,這犯罪嫌疑人到底想幹什麼?之前的錢,還不夠麼?居然開始對無辜民衆下手了?可是,這些無辜民衆能有多少錢?

    他所有搶劫的無辜民衆的錢財加起來,也不超過三十萬元,連他之前每一次作案時的零頭都不夠,這個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王偵探,您認爲,這犯罪嫌疑人的做法,是什麼用意呢?”劉王力介紹完了案情,轉頭問宋凌珊身旁的一箇中年男子道。

    這中年男子是東海市著名的私家偵探,叫王和刊,在東海市十分的有名氣,這一次來到這裡,是作爲破案專家幫助松山市警局破案的。

    “根據目前的情況看來,有兩種可能姓,第一種可能姓是,這個犯罪嫌疑人,在挑釁警方!因爲,從他以前做的幾起案件來看,他現在並不缺錢,而他也根本不可能看上,這些無辜民衆的錢,因爲金額實在是太小了!”王和刊說道:“從他之前的犯罪手法來看,這個犯罪嫌疑人做事風格極其霸道,所以不排除他在挑釁我們的可能!”

    “這倒是有可能,不過這個人既然圖財,又挑釁我們做什麼呢?”宋凌珊下意識的,覺得這個理由不太成立,因爲這原因有些匪夷所思!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現在只是做初步的分析探討,這只是一個假設!”王和刊說道:“第二種可能姓就是,這個人是個心理變態,他的心裡有問題,就像宋隊你說的那樣,這個人既然圖財,爲什麼又挑釁我們呢?我覺得,他的心裡可能有問題,這是一個心理變態的犯罪嫌疑人。”

    “心理變態……”宋凌珊點了點頭:“這倒是說得過去,這個人作案的對象是隨機的,並不是那種跟蹤了好久的,完全是在街上隨便找一個人去下手,這也增加了我們的破案難度!”

    “是的,這種隨機的作案方式找不到作案動機,就不好鎖定犯罪嫌疑人!”王和刊說道:“不過我建議,我們可以加強治安巡邏!”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