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且,關神醫醫藥公司,其實幕後的大股東也是他,你們覺得,他缺錢麼?他有作案動機麼?其次,你們說他調戲少女,可是,你覺得,他是不是眼睛瞎了?我們三個在家裡面,他在家裡調戲我們多好,去調戲別人?你認爲可能麼?”楚夢瑤繼續說道。

    “是喔是喔,我們都排隊等着被調戲呢!”陳雨舒也是點頭補充道。

    宋凌珊有些無語,想罵陳雨舒不要臉,可是她們畢竟也是幫着林逸說話,所以宋凌珊也沒有說什麼,要不是礙於身份,宋凌珊甚至也會說,我這也排隊等着呢!

    “如果他心裡變態,那就不好說了!”一直沒有說話的王和刊突然又開口了:“據我分析,這個犯罪嫌疑人,心裡肯定是有問題的,不然搶劫了銀行和金店之後,爲什麼會對無辜羣衆下手?這些無辜羣衆纔有幾個錢?所以他肯定是個有問題的人!”

    陳雨舒心道,你纔有問題呢!她端起洗腳水,裝着要去倒掉的樣子,走到王和刊的身邊,“一不小心”腳下就是一滑,然後整盆洗腳水就扣在了王和刊的頭上!

    於是乎,王和刊頓時變成了落湯雞!

    王和刊登時就要氣炸了,但是卻聽陳雨舒說道:“喔,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喔!”

    “……”王和刊頓時有些無語,人家都說不是故意的了,你要再發火,那不是顯得小氣了?何況對方不過是個高中少女,你要是計較,就沒意思了。

    “有些人啊,頭腦不清醒,總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用冷水淋一下,就清醒了!”吳臣天卻是諷刺的說道,他心中早就憋着火氣了,這人居然敢針對自己的林逸老大,真是氣死了!

    “你……你說什麼?”王和刊頓時大怒。

    “砰!”吳臣天一巴掌拍在了沙發旁邊的一個鐵做的花架上面,頓時那花架就被吳臣天拍成了一堆廢鐵,然後吳臣天才懶洋洋的看向了王和刊,道:“你在和我說話麼?”

    “宋警官,你看看,這個人居然用暴力威脅我!”王和刊怒極也駭然之極,沒想到這吳臣天這麼厲害,這要是拍在自己的腦袋上,自己還能活了麼?

    “威脅?我在修煉你沒看到?我是鐵手吳家的傳人,每天都要修煉鐵手功的,你不欣賞也就罷了,還說我威脅你,你這人是不是腦袋有病啊?”吳臣天不屑的說道。

    “……”王和刊頓時被吳臣天說的啞口無言,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能鬱悶的閉上了嘴巴。

    “好了,小吳,你先不要說了,聽宋警官說正事吧。”楚夢瑤擺了擺手,她要儘快的將宋凌珊等人打發走,然後和爹地商量一下,這件事情到底怎麼辦!

    反正楚夢瑤壓根就不相信這些事情是林逸做的,完全沒有道理。

    “楚小姐,我們只想確認一下,林逸是什麼時候離開的?離開之後,有沒有和你們聯絡?”宋凌珊點頭問道。

    “什麼時間離開的,你不知道?”楚夢瑤古怪的看着宋凌珊道:“他之前,不是和你道別了麼?而且,他去做什麼,你也應該清楚,那麼偏遠的地方,如何打電話?”

    “這……”宋凌珊不由得點了點頭,的確,林逸走的時候,是有和她還有陳宇天道別的,而且,林逸去做什麼,她自然也清楚,這問題問的還真是有些多餘了!

    “宋警官,看來你的確和犯罪嫌疑人有着很深厚的關係啊?”王和刊此刻卻是陰陽怪氣的說道:“請你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做出一些後悔莫及的事情啊,要知道,我可是看着呢,隨時可以和你們的上司反應你的一舉一動!”

    宋凌珊被王和刊氣得夠嗆,深吸了一口氣,道:“王偵探,我的事情,不用你提醒。”

    “哼!”王和刊冷笑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不過楚夢瑤的話,卻是提醒了宋凌珊,讓她想到了一個十分關鍵的問題,那就是第一次銀行搶劫案的發生時間,到底是在自己、陳宇天和林逸一起盜墓的時候發生的,還是在古墓出口分手那一天之後發生的?

    在古墓裡面,因爲終曰不見陽光,而手機以及電子設備那一類的東西,又在地宮地面傾斜的時候,全部隨着行李掉下了深淵,摔得粉碎,之後在墓中,就沒有了時間概念,因爲不知道什麼時候休息什麼時候繼續行走,然而出了古墓之後,宋凌珊和陳宇天才發現他們隨身攜帶的聯絡設備都是壞的壞丟的丟,又不能和總部聯絡,只能徒步去這裡最近的小鎮,當時也忽略了時間的概念!

    但是,如果宋凌珊能夠找到辦法,確定當初和林逸分手的時間,那麼不就可以爲林逸洗脫罪名了麼?可是,盜墓的事情,又是機密,目前連劉王力等人都不能直說,宋凌珊也只能回去之後和陳宇天商量一下了,看看他是不是有記得時間!

    當然,還有兩個重要的人物,那就是鬱小可和雨老,但是這兩個人,宋凌珊還都沒有辦法直接去接觸他們。

    “這樣吧,既然林逸已經出門了,那他是否是開車離去的?”劉王力知道詢問林逸的去向應該問不出個所以然來,而且看樣子,宋凌珊知道的也不比楚夢瑤她們少,所以劉王力索姓問起了其他的事情。

    “沒有。”楚夢瑤搖了搖頭,道:“他開的是別人的車子,他的車子放在了馮笑笑家樓下的車庫裡面,被人盜走了也說不定。”

    “那麼,你有車庫的鑰匙麼?”劉王力問道。

    “有……”楚夢瑤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

    “好,你可以與我們一起,去車庫看一下車子麼?如果真的是套牌車的話,那麼在一些小細節方面的問題肯定要有所不同,這樣也能爲洗脫林逸的嫌疑。”劉王力說道。

    “可以……”楚夢瑤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道:“現在就出發?”

    “是的,現在就去!”劉王力說道:“儘早去,也能儘早的解決問題。”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