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太好了!”衆人聽說有人請客之後頓時一陣歡呼!雖然,大多數的同學家境也不錯,但是一下子省下幾百元的活動費,還是很高興的。

    “今天晚上,亮哥爲大家準備了豐盛的大餐,請大家一起去餐廳吧!”高小福說道。

    現在差不多已經到了晚飯的時間,大家也都餓了,所以聽到高小福的話後,都很高興的起身向餐廳的方向走去。

    林逸皺了皺眉,他對於鍾品亮的行爲有些奇怪,這傢伙沉寂了好一陣子,怎麼又活躍起來了?而且,他追楚夢瑤,應該已經沒有什麼希望了,這一點他也是知道的,他怎麼還花錢請客?

    難道真的是錢多的沒地方花了?看來鍾品亮家裡很有錢嘛,林逸正愁沒有資金呢,既然這小子這麼有錢,那看來自己得去他爹鍾發白那裡弄點兒錢纔對得起他了!

    不過,高小福之前說話的時候,並沒有提到楚夢瑤,也沒有看林逸這邊一眼,倒是更讓林逸有點兒摸不透他們的意思了,難道,他們真的只是想請客,而沒有別的意思?

    林逸和楚夢瑤、陳雨舒也站起了身來,雖然她們也對鍾品亮不感冒,但是吃飯總歸還是要吃的!

    之前楚夢瑤坐在角落裡面,大家倒是沒敢上前,但是現在楚夢瑤起身向宴會廳走去,很多沒有考上大學的女學生,就去和楚夢瑤套近乎了,沒辦法,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的現實!

    如果楚夢瑤能夠顧念同學之情,爲她們在鵬展集團的下屬企業裡面謀得一個工作,那簡直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在他們眼中,上大學也不過爲了有個好工作,如果能通過楚夢瑤的關係進入鵬展集團,可以說是一步登天了!

    大小姐雖然姓格比較冷,但是林逸卻是知道,她是外冷內熱的類型,大家好歹也是同窗了這麼久,無論關係好不好,楚夢瑤多少還是顧念一些情誼的,凡是找到楚夢瑤的,楚夢瑤都拿出手機記下了他們的名字和電話,準備到時候發給福伯,讓福伯給他們一個嘗試的機會!

    至於能不能在工作崗位上勝任,那就要靠他們自己了,楚夢瑤也不是慈善家,能幫他們的也只有這些了!

    康曉波那邊也是如此,大都是答應給他們一個機會,但是如果通不過實習期,那也是沒有辦法的。

    即使這樣,大家已經很開心了,要知道,想要進入這種大集團工作,要麼有個拿得出手的文憑,要麼有拿得出手的工作資歷,而這些兩者都沒有的高中畢業生,能得到一個機會,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次同學聚會來了三十多個人,分成了兩桌,宴席倒是豐盛,鍾品亮也不差這點兒錢,什麼山珍海味的,都點了一些,大家都是同學,也不拘謹,所以鍾品亮在端起酒杯之後,說了一句“大家別客氣,吃好喝好”之後,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大家也就動了起來,推杯換盞,高考結束了,無論是考上大學的,還是沒有考上大學的,都是開心不已!考上大學的自然不必說了,沒考上大學的,也從康曉波、楚夢瑤和鍾品亮那裡,謀得了一份差事!

    在他們看來,就算一份兒不行,再去求別人,三份兒工作呢,總有一份適合的,所以爲了未來發愁的這些同學,此時更是紅光滿面!

    “箭牌哥,這個螃蟹好吃喔,你吃吃看!”陳雨舒給林逸了一隻螃蟹。

    “箭牌哥,這個牛肉好吃喔,你吃吃看!”陳雨舒又給林逸了一塊牛肉。

    “箭牌哥,這個糕點好吃喔,你吃吃看!”陳雨舒又給林逸了一塊糕點。

    於是,林逸的盤子裡,一會兒就變成了小山。

    對於林逸這種豔福,倒是沒有人羨慕,一方面是陳雨舒在他們心中是高攀不起的對象,另一方面,陳雨舒那強悍的大哥,也不是他們能承受得住的!

    有些人不無惡意的猜測,陳雨舒的大哥知道她妹妹找男朋友,會不會來揍林逸一頓?其實他們哪裡知道,陳宇天此刻正每天在醫院裡燒香祈禱妹妹嫁給林逸,那以後陳家可是發達了!

    “林逸,我敬你一杯吧”!忽然,酒過三巡,鍾品亮端起酒杯站了起來,對着林逸說道。

    本來喧鬧的宴席上,立刻變得安靜了下來,都是有些古怪的看着鍾品亮!所有人都知道,鍾品亮和林逸不和,從林逸剛剛轉學開始,兩個人就有了很深的矛盾,雖然之後林逸壓了鍾品亮一頭,但是鍾品亮心裡肯定是不忿的!

    所以現在鍾品亮的敬酒,就有些古怪了!

    林逸也是有些狐疑的看着鍾品亮,不知道他這是玩兒的哪一齣!

    “小福,給林逸倒酒!”鍾品亮卻是不在乎大家的眼光,對高小福吩咐道。

    “是!”高小福拿起了身邊的一瓶酒,親手打了開來,恭敬的舉到了林逸的面前!

    林逸微微皺了皺眉,但是在全班同學的面前,也不好不接,畢竟同學一場,這時候要是不接,全班同學也會覺得林逸心胸狹窄!雖說林逸不在乎,卻也不想因此破壞大家的姓質!

    想到這裡,林逸微微一笑,也是端起了酒杯,任由高小福爲他倒酒,口中卻是淡淡笑道:“鍾品亮,你怎麼突然要給我敬酒了?”

    “林逸,咱們倆之前,有一些過節,但是現在畢業了,大家同學一場,那些不愉快,就此揭過了吧!”鍾品亮很是真誠的說道:“以後大家都是好同學,畢業了再難相見,以前的那些過節,也沒有什麼意義了,一切都在這杯酒中了!”

    “哦?”林逸看着鍾品亮真誠的樣子,心中卻是更加狐疑!鍾品亮如此好心,他可是不相信的!之前,林逸可是和張乃炮剛剛一戰,看張乃炮就能看出鍾品亮對林逸有多恨了,怎麼就能化解呢?

    難道是因爲張乃炮廢掉了,所以鍾品亮覺得,對付自己是事不可爲,而妥協了?但是也不像啊!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