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唐老大好歹算是沒有失態,深吸了好幾口氣之後,才道:“好,明天我叫人給弟妹轉一億,你去訂那個車吧……”

    宴會結束了,唐母拿着手中的鑰匙和銀行卡,越看越是喜歡,嘴中哼着小曲,高興的不得了!

    看着媽媽的樣子,冰糖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不過也確實佩服媽媽的談判功夫,這以後冰宮鑰匙再和別人合作,直接讓唐母去談判,保證爭取來最大的利益!

    “哎,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你這車也要了房子也要了,到時候,不是給糖糖添麻煩?”唐聚成想的比較多,你這邊佔了人家便宜,到時候,還不是要冰糖那邊幫忙償還麼?

    “這點錢,拿了也就拿了,沒有什麼。”冰糖怕爸爸擔心,連忙說道,再者,本來冰宮的行事作風就是這樣,又沒有逼你,你願意給就給,不願意給就不給,當初冰宮的試煉保證金不也是如此麼?

    冰糖不可能因爲兩億而對隱藏唐家做出什麼承諾來的。

    “你看,糖糖都這麼說了,肯定就沒事兒了!”唐母說道:“明天我就找個中介把這房子賣掉,等這唐老爺子過完生曰,咱就走人!”

    “啊?賣掉?”唐聚成更是有些傻眼了,怎麼這房子還要賣?

    “不賣留着下崽啊,誰沒什麼事兒會來這裡住?你還以爲我真要買車啊?咱們家新房子住的好好的,跑這裡來幹什麼?”唐母道:“到時候咱們拿着錢就走,回去享受生活去了,老孃我也是富婆了!”

    “哈哈!”冰糖聽了媽媽的話,忍不住笑了起來,自己這位老媽,還真是風趣無比……

    而與此同時,在隱藏右家的房間裡面,右少此刻正躺在牀上,一臉痛苦和小心的看着進門來的大伯右震天和姑姑右小心……“到底怎麼回事兒?怎麼鬧出了這麼大的事端?和什麼人發生了衝突了?我這參加一個宴會,回來怎麼就成了這個樣子了?”右家老大右震天很是惱火,自己這個侄子也太能惹事兒了吧?

    惹事兒也就罷了,還被人打成這個樣子,隱藏右家的臉面算是丟盡了!

    “好了,大哥,也先別說小虎了,先問問事情是怎麼回事兒再說吧!”右小心擺了擺手,她對右盤虎也就是右少,這個侄兒還是很疼愛的,比對右震天的兒子還疼愛,所以右震天這一次之所以沒帶自己的兒子來而帶右盤虎來了,也是因爲這個原因!

    可是沒想到這個右盤虎簡直是個惹禍精,一到這裡就和人發生了衝突了!

    “大伯,姑姑,這不怨我啊,你要爲我做主啊!”右盤虎苦着臉說道:“你們去吃飯了,我們也想出去吃點兒飯,於是就出門了,在一家酒樓的門口,我遇到了一個熟人,其實是我心儀的一個女生,於是我就去和她打招呼,可是她的妹夫橫加阻攔,還口出狂言讓我滾!我尋思,我是隱藏右家的人,還是來參加隱藏唐家的壽宴的,要低調一些,不能太高調了,所以也沒有搭理他,結果他就直接出手了,廢了侄兒的雙腿!”

    “你說的真的假的?沒有說謊?”右震天看着右盤虎,皺了皺眉問道。

    “我身邊的人都能作證,大伯您可以問他們啊!”右盤虎雖然說得有些添油加醋,但是大體都是正確的,只不過唐韻並非是他的熟人而已,但是這個方面,又沒有人能作證。

    “家主,右二少說的沒錯,當初的情況的確是這樣的!那人蠻橫無比,直接廢掉了右二少的雙腿,而紫毛看不過去了,就準備出手教訓他,可是沒想到……卻不是他的對手,如今紫毛也不知道怎麼了,像是中了邪一樣,一動不動……”黃毛連忙解釋道。

    “什麼?紫毛可是地階初期的高手,居然不是對手?”右震天一愣,臉上的神色頓時一變。

    “那個人也是地階初期的高手,武技好像也很高明,所以……”黃毛的等階太低了,根本不能修習武技,所以對武技瞭解的也不多,這不是他這種黃階高手需要了解的東西。

    “地階高手……居然也是地階!那個人叫什麼,是什麼來路?也是來給唐家賀壽的麼?”右震天沉吟了一下問道。

    “那個人叫林逸,我認識的那個女孩子叫唐韻,林逸是唐韻的妹夫……”右盤虎說道:“好像不是世家的人……”

    “什麼!”右震天還沒有說話,右小心就先驚叫了起來!

    “怎麼了,小妹,這些人很有來頭麼?”右震天看到妹妹的反應,心頭頓時一沉,這些人要是真有來頭的話,這虧很可能白吃了,而且,對方是不是還要找自己的麻煩就不好說了!

    “那個林逸倒是不清楚,沒有聽說過,但是這個唐韻……可是大有來頭啊!”右小心說到唐韻,嘴角不由得劃過一絲恨意來:“她就是小茗那個的親生女兒!”

    “什麼!是小茗的女兒?”右震天頓時一愣:“那豈不是……冰宮主的妹妹了?”

    “可不就是她!”右小心冷冷的道:“當年直接掐死她,也沒有了這許多的麻煩!”

    “還好……是小茗的女兒,問題不大,主要是她的妹妹和妹夫是什麼來路?他的妹夫居然是地階高手?據我所知,她不過生長在一個平民的家庭裡面吧,怎麼可能認識修煉者呢?”

    “這個不太好說,但是如果真的如小虎說的這樣,那我們佔着道理呢,是對方先出手傷人的,這事兒我們沒有責任!”右小心說道:“何況,對方有冰宮撐腰,我們不是有天丹門撐腰麼?天丹門的那個使者,不是也說要來這裡幫我們撐門面麼?”

    右震天聽了妹妹的話後點了點頭,的確,這事兒如果真如右盤虎說的那樣,那不怪右家,是對方太不給面子,太霸道了,自己還是受害的一方呢!

    “盤虎,你說的可都是實話?沒有說謊?”右震天問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