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之前,鬱小可一直沉浸在和男盜重逢的喜悅當中,沒有仔細考慮這其中的細節,但是此刻回到孤兒院,冷靜了下來之後,就覺得有點兒不對勁兒了,自己只和小肯說了這件事情,男盜又是怎麼知道的?

    “男盜?他去阻止你了?”小肯也是一愣!他之前想的是,林逸幫助了鬱小可,但是卻沒有想到會是男盜親自出現在了鬱小可的面前,這麼說,男盜並沒有沒有被捉起來,而這個男盜,似乎是林逸找來的?

    因爲自己就拜託了林逸這件事情,而之後男盜就出現了,如果說和林逸沒有關係,小肯自己都不相信!

    “是啊,他怎麼知道我去劫法場?小肯,我的事情,你有沒有和別人說過?”鬱小可皺了皺眉頭,將目光移向了小可的身上……“我……”小肯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答應林逸不說出去,但是他心裡卻也有些奇怪:“那個男盜長得什麼樣子?”

    “還是那個樣子啊,戴着面具……”鬱小可說道:“怎麼了?”

    “沒……那他穿的,是什麼衣服?”小肯的心中忽然有種莫名的預感!

    “他穿的……是一件普通的白色襯衫,米色的褲子……怎麼了?”鬱小可回憶了一下男盜的穿着,說道:“你……不會見過他吧?”

    小肯聽了鬱小可的話後,眼睛瞪成了銅陵大!不會吧?這白色襯衫米色褲子,不是林逸剛纔的穿着麼?小肯的記憶力好,所以記得清清楚楚,難道……鬱小可看到的那個男盜,是林逸假扮的?

    也不對呀,小肯在心中搖了搖頭,林逸怎麼可能有男盜的面具?又怎麼可能知道男盜面具的樣子?自己都不知道男盜面具的樣子,這個小可姐姐從來都沒有說過,小肯自然也不可能複述給林逸的!

    那麼林逸的面具是從何而來,男盜就是林逸?還是說,林逸根本就認識男盜,所以知道男盜的樣子,假扮成男盜,勸阻了鬱小可回來?

    不過,如果真是如此,那麼還有兩個疑點,第一,既然男盜是鬱小可心儀的人,鬱小可對於男盜的印象應該特別深刻,如果有人假扮男盜,她會察覺不出來麼?第二,這麼短暫的時間裡,林逸去哪裡找男盜的面具?

    如果是這樣,那剩下的可能姓就是,那林逸就是男盜,或者說林逸認識男盜,能直接找到男盜,然後讓男盜去阻止了鬱小可!但是,這兩個可能姓,都有點兒太匪夷所思了!

    但是匪夷所思不代表沒有可能,而且小肯最傾向於第一個猜測,因爲鬱小可口中的那個難道和林逸穿的衣服一模一樣!

    “倒是沒見過……不過,你走的時候,我好像看到一個穿着類似衣服的人跟上了你……我當時還想提醒你們,但是你們跑的太快,一眨眼就沒有了……”小肯不得已,只能說了個謊:“我還以爲是看錯了,沒想到那個人就是男盜……”

    “啊?他跟着我來着?那他之前一定是聽到我和你的對話了……難道說,他已經猜到了我看到新聞之後會去救他,所以提前來到了這裡?”鬱小可也是有些莫名其妙,雖然這個可能姓很小,但是目前也只有這個解釋能說的通了……“我也不知道啊……”小肯的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不會這麼巧吧?林逸就是男盜……看來,自己這個電話,還真是打對了,找對人了!而小可姐姐似乎對林逸沒有什麼感覺?

    “算了……你去忙吧,既然沒有事情了,那封信也不用交給老院長了。”鬱小可搖了搖頭對小肯說道。

    “哦……好的……”小肯連忙如釋重負的跑出了鬱小可的房間,他在鬱小可面前說謊,心裡很有負擔,所以快一點兒離開,也能讓他鬆口氣……林逸回到別墅的時候,福伯也是剛剛回來。這一段時間林逸沒有在家,一直是福伯和吳臣天在保護楚夢瑤和陳雨舒。

    原本只有吳臣天一個人,但是怕出現高考那天路上的情況,怕吳臣天一個人應付不來,所以每天晚上福伯都會回來,今天林逸回來了,福伯並不清楚,所以在送了楚鵬展回家之後,就回到了別墅裡。

    福伯停車的時候,林逸的車子正好停在了福伯的車子旁邊。

    “咦?小逸?你回來了?”福伯看到了林逸,有些驚喜的說道:“瑤瑤和小舒很想你的,快進屋子裡面吧?”

    “哈哈,福伯,我之前早就回來了,只不過後來有些事情出了一趟門兒而已。”林逸笑道:“她們已經見過我了!”

    “原來是這樣啊,你們已經見過了!”福伯點了點頭:“這兩位,可是想念你的很啊,既然見過了,我們就一起進去吧,等我一下,我把車子裡的食品拿出來……”

    原來福伯採購了一些速食品回來,林逸不在家,沒有人給瑤瑤和小舒做飯,而福伯有時候經常需要陪着楚鵬展出去應酬,所以不是每天都能給她們送餐的,這樣一來,她們就需要靠着速食品生活了。

    林逸和福伯一起走進了別墅,楚夢瑤和陳雨舒已經去洗漱準備睡覺了,最近一陣子也沒有什麼事情,她們在家裡一般睡的很早,看到林逸走進來,陳雨舒迷迷糊糊的道:“箭牌哥,你回來了,我還想聽你給我講故事,可是已經困死了……”

    “那就明天再說。”林逸笑道:“這個又不着急,你和瑤瑤先休息吧,我正好找福伯有點兒事情。”

    “啊……”陳雨舒有些失望:“我還想箭牌哥哄我睡覺呢……”

    “好了小舒,林逸剛回來,既然找福伯有事情,那肯定很重要,我們先去睡覺,就不要打擾他了。”楚夢瑤比陳雨舒考慮的多,林逸剛纔講述在唐家的事情的時候,已經說過他不會武技,武技完全是瞎編出來的,那麼他這個時候和福伯應該是研究武技的事情,楚夢瑤自然不會打擾他。

    “啊喔好。”陳雨舒打了個哈欠點了點頭,迷迷糊糊的被楚夢瑤拉着上了樓去。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