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安建文和安叔叔他們……”楚夢瑤皺了皺眉:“爹地沒有辦法拒絕,是我家的老鄰居了,所以……”

    “安建文?他們安家在世家大會上吃癟了之後,要請你吃飯?不會是想和箭牌哥套近乎吧?”陳雨舒看到了世家大會上安家的離去,所以對於安家這一次突然的請客吃飯,感覺有些奇怪。

    “這個就不清楚了,爹地說,他們只是生意夥伴和老朋友之間的拜訪,也沒有提到其他的事情……”楚夢瑤搖了搖頭。

    “不管怎麼樣,晚上去看看再說吧!”林逸說道:“如果只是請客吃飯,那我們就吃,至於其他的事情,看看再說就是了。”

    很快,楚鵬展的電話就再次打了過來,吃飯的餐廳確定了下來,是一家綜合的自助餐廳,裡面有各國的美味料理,當然價格也是不菲的。

    晚上五點,林逸驅車帶着楚夢瑤、陳雨舒和唐韻一起來到了約定好的餐廳,停好車子,四人就一起進入了餐廳。

    安明月和安建文、楚鵬展早已經到了,此刻正在餐廳一樓的休息區等候,看出林逸他們來,楚鵬展對他們招了招手。

    “瑤瑤,幾天沒見,又漂亮了!”安建文微笑着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了一束鮮花來,遞到了楚夢瑤的面前。

    “是麼?這幾天我沒休息好,氣色很差,你該配一副眼鏡了。”楚夢瑤對於安建文的讚揚一點兒都不感冒,而對於他遞過來的鮮花也是置若罔聞。

    安建文有些尷尬,他不知道楚夢瑤爲什麼就是不喜歡他,以前小的時候,不是相處的還很融洽麼?怎麼長大了以後,疏遠了這麼多?他好像一點兒都不瞭解楚夢瑤了。

    事實上,他要是換個角度想想,他不瞭解楚夢瑤,而楚夢瑤何嘗不也是不瞭解他?他暗地裡做的那些事情,楚夢瑤又怎麼可能知道?

    “哈,瑤瑤,你真會開玩笑,不過你即使氣色不好,也是一樣漂亮!”安建文笑着舉起了手中的鮮花:“鮮花配美人,送給你的!”

    “給林逸吧。”楚夢瑤不想去接花。

    “啊?”安建文愣了愣,心道,我也不搞基,我把花給林逸幹什麼?

    可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呢,安建文手中的鮮花已經到了林逸的手上!林逸隨手將鮮花分成了三份兒,給了唐韻、楚夢瑤和陳雨舒每人一份兒,說道:“送給你們!”

    “謝謝!”楚夢瑤愉快的接過了林逸的鮮花,而唐韻和陳雨舒也是欣然的拿在了手中。

    安建文氣得咬牙切齒,卻是無可奈何,只得道:“走吧,聽說小舒想吃牛排,我就特意的訂了這家自助餐廳,這裡的牛排十分正宗,還有許多世界各地的小吃!”

    在進入餐廳的時候,安建文刷了卡,一共七個人用餐,卻是花費了兩萬多元,可以看出這裡的消費並不低,不比那些高檔的酒店要差,而且還不算酒水錢,如果需要紅酒等,還需要單獨收費!

    餐廳裡面十分大,客人也不是很多,環境卻是十分的優雅,有讀力的小卡座,也有小包廂,還有吧檯,可以讓客人任意選擇。

    “老友,咱們兩個雖然一直生意上有往來,但是卻好久沒有這麼悠閒的坐下來一起喝酒了!”安明月笑道:“咱們兩個一桌,讓孩子們一桌,互不影響。”

    安家這次的言行舉止,倒是讓林逸很詫異,兩個人好像一點兒都沒有在世家大會上的尷尬,好像世家的名頭,對於安家來說真的不算什麼,而這一次的請客,也好像真的是和楚鵬展敘舊!

    因爲,他們父子倆,到現在也沒有絲毫討好林逸的意思!

    這讓林逸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是又有些疑惑了!林逸是怕安明月通過楚鵬展爲他們安家說情,可以加入修煉者協會,到時候如果楚鵬展真的開口了,那林逸也不好拒絕!

    但是現在,這種煩惱沒有了,但是兩人的舉動,卻讓林逸覺得有些奇怪!難道安明月和安建文是真的不在乎世家的名頭?還是他們,有什麼別的依仗?

    正思索着,安建文卻笑吟吟的對衆人道:“我們坐在這邊吧,不要影響長輩們聊天!”

    說着,安建文就指了指不遠處,一個比較大的開放式卡座說道。

    這卡座是六人卡座,也就是說,一排只能坐三個人,而安建文這麼安排,無疑就等於是想和楚夢瑤並排同桌了!畢竟林逸和唐韻是一對,不能分開坐,而楚夢瑤和陳雨舒,必然有一個要坐在他的旁邊!

    但是在他看來,陳雨舒要麼坐在林逸的身邊,要麼坐在楚夢瑤的身邊,是絕對不會單獨坐在他安建文旁邊的。

    楚夢瑤自然明白安建文的想法,只不過在這餐廳裡面,不是四人桌就是六人桌,如果人再多的話,就要選擇小包廂了,而楚鵬展和安明月不和他們一起,他們也不好去包廂,所以六人卡座是最好的選擇了。

    只不過走到卡座附近的時候,楚夢瑤卻是道:“我們女生坐在一邊,你們男生坐在一邊吧?”

    林逸倒是無所謂,安建文卻是氣得不行,自己好不容易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就這麼破滅了,不過這時候他也不能反對,一反對,好像有什麼不良的企圖一樣。

    “也行,坐在哪裡無所謂的,關鍵是來吃東西,這裡的東西不錯,有世界各地的小吃,味道都很正宗,我恰好來過一次,就由我當嚮導吧!”安建文很紳士的端起了盤子來,說道。

    “安建文,你們安家,好像沒有受到影響?”林逸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因爲安建文給他的感覺太過於怪異了!康傢什麼的,都打破腦袋想要加入世家的行列,但是安家卻好像絲毫沒有這個意思似的。

    “呵呵,林逸,一碼是一碼,雖然咱倆可能有點兒矛盾和誤會,但是現在畢竟我是東道主,我請瑤瑤一家吃飯,怎麼說給我個面子,這些事情就先不要提了。”安建文很是灑脫的笑了笑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