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服用了洗髓伐骨丹,就可以將體內的血脈全部激發出來,有望重新讓血脈復甦,雖然也遠不如第一代暗鳳服用者那麼厲害,但是卻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

    本來,一切準備妥當只欠東風,可是宮主婉兒卻在歷練中遇到了楚鵬展,兩人相約私奔,去過世界各地爲了逃避暗夜宮的耳目,尤其是暗影組又是在李長老的掌握之中,有時候會故意放水,所以最後,婉兒和楚鵬展定居在了松山市生下了楚夢瑤。

    原本以爲,她可以在這裡安靜的生活一輩子,但是畢竟暗影組不是李長老一個人的自留地,太上長老的勢力也滲透其中,所以終究還是發現了婉兒,將她強行帶回了暗夜宮!

    但是,這麼多年來,婉兒無法突破至天階,也無法激發體內的傳承血脈,一方面是因爲她提前破身的緣故,另一方面也是體內僅存的血脈太少了,激發的機率太過於渺小。

    婉兒的行爲,讓太上長老很是惱火,將暗夜宮的計劃全盤打破了!原本,太上長老打算讓婉兒的孩子,在保全血脈的同時,服用一枚洗髓伐骨丹,就可以激發傳承血脈了,但是現在,婉兒和一個凡人生下了楚夢瑤,因爲楚鵬展不是修煉者,無法進行保全血脈,所以楚夢瑤身體裡的血脈就變得更加不精純,就算服用了一枚洗髓伐骨丹,能不能激發血脈都不好說,更何況,婉兒的行爲已經讓暗夜宮和天丹門徹底的決裂了,天丹門怎麼可能爲楚夢瑤煉製洗髓伐骨丹呢?

    無可奈何之下,太上長老只能將最後的希望寄託在了婉兒的身上,她如果不另外和一名修煉者用保全血脈的秘法再生一個女兒,那麼暗鳳血脈到了她這裡,就算斷掉了。

    但是婉兒這種情況,先不說她自己願不願意再和其他修煉者生下一個女兒,別的修煉者,也是不會要婉兒這樣一個殘花敗柳的,所以太上長老纔會對婉兒一肚子的怨氣!

    她想在有生之年看到暗夜宮飛黃騰達,纔不負當年老宮主的重託,但是現在……婉兒以前不懂這些,當她明白了這一切之後,她雖然不後悔,但是也不怨恨太上長老。

    後悔又如何,不後悔又如何?一切已經不能改變了,她唯有更加努力的修煉……暗夜宮發生的大事,林逸這邊卻是一無所知,而楚夢瑤身上出現的異象也再也沒有出現過,第二天一早,楚夢瑤像往常一樣醒來,第一句話卻是驚叫道:“鍋……鍋……快加水!”

    本來,小舒和唐韻昨晚擔心楚夢瑤,所以很晚才睡去,此刻正睡的香,被楚夢瑤一下子給嚇醒了。

    兩人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陳雨舒莫名其妙的看着楚夢瑤:“喔?瑤瑤姐,你在說什麼,什麼鍋?”

    “你們不是讓我看着鍋,我不小心睡着了……”楚夢瑤也是驚疑不定的說道,因爲她發現自己居然躺在牀上面,不是應該趴在房間外間那裡麼?

    唐韻這時候也清醒了不少,看到楚夢瑤的情況,不由得啞然失笑:“瑤瑤,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自己一點兒都不知道?”

    “昨晚?發生了什麼?”楚夢瑤微微一愣。

    “瑤瑤姐,你吃獨食喔!”陳雨舒說道。

    “吃獨食?我吃什麼獨食?”楚夢瑤更加的莫名其妙。

    “瑤瑤姐,你真不知道?”陳雨舒看楚夢瑤的表情不似作僞,也是想到了昨天楚夢瑤好像是沒有意識一樣,此刻更是驚奇。

    “我知道什麼啊?”楚夢瑤搖了搖頭:“小舒,韻韻,你們在說什麼?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唐韻和陳雨舒對視了一眼,兩個人不知道該怎麼說昨天的事情,也不知道該不該說,所以,她們彼此都從對方的眼神中讀懂了對方的意思,這事兒,還是應該讓林逸來說比較好。

    “瑤瑤姐,你等一下,我去叫箭牌哥……”陳雨舒從牀上爬了起來,就往外跑。

    “小舒,上衣釦沒繫好,走光了!”唐韻提醒道。

    “沒事兒,反正箭牌哥也看過的。”陳雨舒說道。

    “……我的意思是,萬一門外有服務生打掃房間經過怎麼辦……”唐韻有些無可奈何的說道。

    “也對喔,那就先扣上,一會兒在解開。”陳雨舒點了點頭,說道。

    唐韻和楚夢瑤兩人差點兒暈倒,小舒這是什麼邏輯?想說什麼,小舒已經跑出了房間。

    林逸一直擔心着楚夢瑤來着,所以小舒來的時候,他就結束了修煉,和小舒一起跑去了楚夢瑤的房間裡。

    看到林逸進來,楚夢瑤下意識的將自己的領口拉了拉,裡面沒有穿胸衣,以林逸居高臨下的角度,是可以看見裡面的一抹春色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楚夢瑤拉完領口,又有些後悔了,林逸要是偷看,才證明自己有魅力,不看倒是理所當然!

    楚夢瑤和林逸生活在一起,甚至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失去了魅力了,這傢伙怎麼定力如此強大?不過她卻不知道,林逸雖然有點兒小好色,但是卻也算得上正人君子,而且軒轅馭龍訣有凝神靜心的作用,所以林逸才能在她和小舒面前泰然自若。

    另外,林逸是一名醫生,有時候是本着醫者的態度看待她和小舒的身體,所以也不會有什麼其他想法。

    “瑤瑤,你醒了?”林逸走過去,伸手握住了楚夢瑤的手腕,爲她仔細檢查起來。

    “?”楚夢瑤看到林逸的舉動,更是奇怪,之前唐韻和小舒就已經很奇怪了,林逸一進屋,就給她檢查身體,這讓楚夢瑤覺得,自己怎麼好像是大病初癒一樣:“林逸,你在做什麼?我沒病呀?”

    “昨天的事情,你一點兒都不記得了?”林逸之前已經聽陳雨舒說過了,但是還是再問了一句。

    “昨天?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你們怎麼回事兒啊,怎麼這麼奇怪呢?都問我一樣的問題?”楚夢瑤詫異的道:“林逸,你說說是怎麼個情況?小舒和韻韻好像欲言又止?”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