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絕對不可能的!整個暗夜宮裡,如果還有人擁有暗鳳血脈,我早就發現了,也不用等到了現在!”太上長老搖了搖頭:“而且,放眼婉兒這一脈,目前也只有她自己了……”

    “能不能是瑤瑤?”李長老神色微微一動問道。

    “瑤瑤?你說的是楚夢瑤?”太上長老冷哼了一聲,道:“你覺得可能麼?一個血脈不精純的野種,也能喚醒血脈接受傳承?我知道你想將她接回暗夜宮來,但是這時候,也不用說這麼不合邏輯的事情!你也是暗夜宮的老人了,究竟是不是她,你心裡會不清楚?”

    “這……”李長老頓時有些尷尬:“我就是隨便這麼一說而已……”

    “或許是有新的暗鳳靈獸出世了?”太上長老猜測道。

    “哦?如果是這樣,我們捉到了暗鳳,讓婉兒服下,那豈不是……暗夜宮又能恢復當初的輝煌了?”李長老眼中精光一閃,問道。

    “是啊,不過我也只是這麼一猜測而已……”太上長老說道:“讓暗影組繼續搜尋,然後再派人去附近的鎮子上打聽一下,看看有沒有人看到什麼異象?

    “是!”李長老應道,隨即就派人去繼續打探消息去了。

    暗影組的工作效率是非常迅速的,很快就將消息回報了回來!這消息,也震動了整個暗夜宮!

    在暗夜宮的議事廳,每個人的臉色都十分的嚴肅。

    “那獵戶王老六說,他打獵,打到了一隻暗鳳?”太上長老不知道是過於激動,還是怎麼,整個人的呼吸十分急促。

    “是不是暗鳳,還不清楚,不過他說是傳說中的黑鳳凰。”那負責打探消息的暗影組頭目說道:“根據其他小鎮居民所說,有人說是野烏雞,有人說不是……衆口不一,很難有人說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

    臺上長老點了點頭,就算是真正傳說中的暗鳳,她們也是沒有見過的,只是在暗夜宮的曰志中,有過幾句描述的話語,具體樣子,誰也說不清楚。

    “有沒有照片?”太上長老問道。

    “沒有,小鎮居民用照相手機的比較少,而且大晚上的也很難有人帶相機,所以沒有留下什麼照片……”暗影組負責人說道:“在這些人看來,一隻野烏雞而已,也沒有照相的必要……”

    “那現在,這隻黑鳳凰在哪裡?”這纔是太上長老最爲關心的東西。

    “據王老六所說,他將這黑鳳凰以一萬塊的價格賣給了這四個外地遊客,一男三女,問他相貌,他也說不清楚,當時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一萬塊錢上了,很少有人注意到這四人的相貌,而且因爲當時是傍晚,光線也不清楚,王老六直說三個女孩子很漂亮,他也不好意思盯着人家看……”暗影組負責人說道:“後來我問到這四人的行蹤時,有人看到說他們往出鎮方向的農田那邊走了……想來是離開了小鎮……”

    太上長老聽了暗影組負責人的彙報,臉色有些陰晴不定,如果王老六打死的真是一隻暗鳳,那被其他人吃了,暗夜宮可是虧大了,哭的心都有了!

    但是如果不是,昨天的異象又怎麼解釋?

    “繼續查!查小鎮的旅館住宿記錄,看看有沒有消息!”太上長老說道:“另外派出一夥人,沿着他們出城的方向追趕……”

    “是!”暗影組的負責人接到了命令,繼續去探查了,而太上長老等人,卻也沒有離去,一直在議事廳中等待着消息!

    事關重大,誰也沒有心思提前離開。

    暗影組的調查,很快再次傳到了暗夜宮來,四個人住在了本地唯一的一家小快捷酒店,房客登記的姓名叫“凌一”,但是以暗影組的消息渠道,查不出這個人的具體身份來,懷疑是假姓名。

    林逸這個凌一的身份本來就是假的,暗夜宮查不出來也是正常的。

    不過,讓衆人失望的並不是這些,而是昨晚,凌一向酒店租借了電磁爐,想來是自己烹飪了那隻黑鳳凰服用了,如果是四個人一起吃黑鳳凰,那吃完之後的血脈精純程度還不如婉兒,找到不找到,都沒有任何意義了!

    是以,太上長老在聽說了這個消息之後,極爲的失望:“現在看來,恐怕他們買來的野味,就是傳說中的暗鳳靈獸,而他們吃的時候,或許出現了一些異象,但是四人分食後的暗鳳,也不會傳承血脈了,我們找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衆人都很沉默,最爲失望的莫過於婉兒了,如果再有一個傳承者出現,或者將暗鳳給她服用,那她也不用每天在這裡受罪了,一旦接受了血脈的喚醒和傳承,她將成爲暗夜宮唯一的主人!

    那時候太上長老再也不會干涉她的其他事情,她就可以去和楚鵬展還有楚夢瑤相認了!

    “繼續找找看看,沒準暗鳳不只有一隻,還有另外的也說不定,仔細問問那王老六在哪裡打到的暗鳳,我們派人去蹲守!”李長老對暗影組的負責人吩咐道。

    “是……”衆人雖然知道希望很渺茫了,但是有一線希望也是好的。

    而在這個時候,林逸已經帶着唐韻、楚夢瑤和陳雨舒向西星山村的方向行去。

    林逸的心中,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所以林逸這回路上也沒有休息,一路上林逸驅車狂奔,讓楚夢瑤和陳雨舒還有唐韻三人在車子裡面休息。

    三人不知道原因,還以爲林逸是歸心似箭,所以也沒有提出什麼異議,事實上,就算她們提出來,林逸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又經過了一天一夜的奔波,目的地西星山村,就在眼前了,因爲這附近沒有高速路了,所以這最後的一程行駛的異常緩慢,不然以林逸的車速,早就應該到達西星山村了。

    “就是這裡麼?景色好美喔,箭牌哥,上次你要是受傷不好,我們就在這裡定居了對吧?”陳雨舒看着眼前的青山綠水,很是羨慕的說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