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然啦,小舒最好了,從來不欺負自家人。”陳雨舒說道:“專門欺負外人。”

    “恩。”楚夢瑤點了點頭:“你想聽的,都聽到了,我們也該回去休息了吧……”

    “是啊……瑤瑤姐,他們怎麼還不睡覺呀,我有點兒困了……哈欠……”陳雨舒打了個哈欠,但是林逸和唐韻不離開,她們也沒法離開,半夜院子裡很安靜,一走動肯定就要被發現了。

    “誰讓你非要當什麼間諜舒007,現在好了,他們要是在這裡浪漫一夜,那我們就睡在柴垛後面吧!”楚夢瑤沒好氣兒的說道:“這麼多蚊子……”

    “要不,我們就出去吧,反正也沒什麼吧……”陳雨舒覺得,在這裡睡上一夜,第二天肯定要變成蚊子包舒了。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楚夢瑤丟不起那個人,偷聽別人說悄悄話,這多難爲情?

    不過她們兩人的話倒是讓林逸聽到了,林逸不由得微微一笑,道:“韻韻,我們出去走走吧,晚上這附近的空氣很新鮮的,總坐在這裡,一會兒腿都酸了。”

    “好呀。”唐韻點了點頭,很自然的被林逸牽了手,兩人一起向園子外面走去。

    而楚夢瑤和陳雨舒,也趁着這個機會回到了房間,不過此刻兩人的身上已經遍佈了好多的蚊子包……即使兩人用了驅蚊液和驅蚊貼,但是這裡的蚊子太霸道了。

    回到了房間,陳雨舒就點燃了蚊香,然後和楚夢瑤互相塗抹着風油精,而又過了一會兒,唐韻也回來了,有些奇怪的看着楚夢瑤和陳雨舒。

    “咦?你們怎麼被盯了這麼多的蚊子包呀?這屋子裡點了蚊香還有這麼多的蚊子麼?”唐韻驚訝的問道。

    “唔……這裡的蚊子的確比較多啦……”楚夢瑤有些尷尬的說道。

    “我在外面,倒是沒有被咬到,真是奇怪了……”唐韻的身上一個蚊子包都沒有,只是她不知道,她沒有被蚊子咬,是因爲林逸用真氣將附近的蚊子驅趕走了,楚夢瑤和陳雨舒距離太遠了,林逸照顧不到。

    “你沒被咬?”陳雨舒有些驚訝,抱怨道:“這蚊子真偏心,我和瑤瑤姐就被咬了,怎麼不咬你呢?我們離的不遠啊……”

    “離得不遠?什麼意思?你們不是在屋子裡面麼?”唐韻微微一愕。

    “咳咳……小舒的意思是,屋裡屋外,就那麼點兒距離,我們就被咬了,而你沒被咬,所以她有點兒不平衡。”楚夢瑤連忙解釋道。

    “哦……這樣啊,可能是屋子裡空間小,蚊子比較集中吧……”唐韻也解釋不清楚:“那現在還有沒有蚊子?我幫你們打蚊子?”

    “不用了,已經都打死掉了,又點了蚊香,不會再有了……”楚夢瑤連忙說道。

    “哦……”唐韻點了點頭。

    鄉村的生活,是悠閒而快樂的,村裡人聽說林老頭家來了三個城市裡的大美女,都紛紛上門來拜訪,對於林逸的豔福也是羨慕不已,二狗蛋娶回來一個城裡的老婆,村裡人都已經很羨慕了,林逸居然帶回來三個,他們更是佩服!

    不過這些人也都只是看看而已,也知道自己的斤兩,不會將親戚朋友的適齡孩子介紹過去相親。

    當然,新鮮感也不過是幾天而已,之後就恢復了平靜的曰子,林逸除了每天陪着三個女孩子游玩之外,就是和二狗蛋相聚了。

    “老大,正好你在家,而我也準備和圓圓定親了,過幾天擺定親宴,你一定要來參加啊!”二狗蛋說道。

    “定親?”林逸倒是也不詫異,雖然二狗蛋和於圓圓沒有到結婚的年齡,但是根據村裡的風俗,可以先定親,其實定了親之後,就等於是結婚了,在村子裡,大家也都會將於圓圓真正當成二狗蛋家的人了。

    “是啊,老大,你要不要一起和我定親?”二狗蛋問道。

    “我就算了……”林逸想了想自己的情況還是拒絕了,怎麼定親?和唐韻?那小舒會不會不高興?而且馮笑笑也沒在,自己湊什麼熱鬧?

    轉眼間,就到了二狗蛋定親的曰子,本來寧靜的小村莊,一下子變得熱鬧了起來,張燈結綵,十里八村沾親帶故的都會來捧場,而二狗蛋一家作爲東道主,也是提早就開始準備了!

    野豬、野雞、野鴨、野狍子,各種野味一應俱全,而一些玉米、土豆和蔬菜等等配菜,也是早就準備好了,提前幾天,就已經收拾完畢,而今天一大早,天色矇矇亮,二狗蛋家裡的廚房就開始忙碌了起來!

    各種親戚只要會做菜的都來幫忙,因爲辦的酒席實在是太多了,足足有一百桌之多,可以說全村的居民加上外村的居民都趕了過來,在這裡就是這樣,誰家有紅白喜事兒了,大家都來捧場,至於給不給禮金,倒是小事兒了,要的就是這樣一個熱鬧的場面。

    林逸作爲二狗蛋最好的朋友,自然也是幫忙跑前跑後的張羅了起來,而楚夢瑤、陳雨舒和唐韻,也是沒有歇息,變成了端菜的服務員,來回幫着酒席傳菜!

    山村的定親其實沒什麼太多的規矩,兩個當事人在臺上露個臉,說些場面上的話,白頭偕老共度一生之類的,然後就是請來的戲班子進行表演了,當事人倒是沒什麼事兒了。

    大家來看的,也是看戲的,而新人則是去換衣服,每一桌的去敬酒,當然,不管認識不認識,都要敬,這算是小村的習俗了。

    “好有意思啊,我們以後,也會這樣定親麼?”唐韻不無期待的羨慕說道。

    “你要是想,自然就可以辦的,就怕你們覺得太喧鬧了。”林逸說道。

    “是啊……我們,我和笑笑,怎麼可能一起和你定親?那樣別人還不笑死?”唐韻搖了搖頭道:“還是低調一點兒的好。”

    聽着唐韻的話,林逸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報以苦笑了,唐韻說的沒有錯,如果兩個人一起定親,那算是怎麼回事兒?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