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明月兄,是這樣的,我家裡出了點兒事情,你看看能不能先將十億撤資回來?我這邊真的很着急?”楚鵬展因爲心中惦記林逸,所以也沒有和安明月寒暄,開門見山的說道。

    “撤資?”安明月頓時一愣,他沒想到楚鵬展這時候會撤資,他要是撤走了十億,雖然也能坑他一部分錢,但是有這十億,他很可能會起死回生,要知道,楚鵬展也是商業的老手,這一次昏了頭,完全是催眠師的功勞。

    “沒錯,這事兒還請明月兄幫幫忙!”楚鵬展說道。

    “到底什麼事情,鵬展兄你這麼着急?”安明月不動聲色的問道。

    “我家裡出了點事情,不太方便說……”楚鵬展自然不可能將林逸的事情亂說。

    “這樣啊……現在撤資,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畢竟期貨這東西,做法我也不懂,所以我還是問一問,再給你回覆?”安明月沒有直接拒絕,那樣的話就有點兒太假了。

    “好的,我等你電話!”楚鵬展說道。

    安明月這邊掛斷了電話,有些疑惑的看着一旁的安建文:“建文,你說楚鵬展這又是玩的什麼?要撤資回去十億?”

    安建文最近沒有什麼事情,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坑害楚鵬展上面,而每次安明月和楚鵬展通話都會使用免提和錄音,所以安建文在一旁也聽得一清二楚:“不太清楚,不過這錢,肯定不能讓他撤回去,我必須要讓他破產,我才能乘虛而入,將楚夢瑤追到手!”

    “唔……不過我們如果不給的話,楚鵬展會不會懷疑啊?”安明月有些擔心的說道:“就算給他十億,你不能讓那個催眠師出手,讓他暗示楚鵬展,將楚夢瑤嫁給你麼?”

    “暗示他有什麼用?關鍵是楚夢瑤自己得願意才行啊,有林逸和陳雨舒那兩個混蛋從中攪局,光是楚鵬展答應了有什麼用?”安建文搖了搖頭說道。

    “那……催眠楚夢瑤呢?”安明月問道。

    “催眠不過是一時的,能催眠一時,不能催眠一世,到時候楚夢瑤醒悟過來,沒準兒會有麻煩,而且我想得到的是楚夢瑤的心,不然的話,我直接找人將她綁架來,生米煮成熟飯,不就萬事大吉了?但是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安建文的心裡,有一個近乎於的執念,已經讓他徹底的瘋狂了起來。

    “那……我們該怎麼應對?”安明月在楚鵬展這件事情上,完全聽安建文的,畢竟整件事情安建文才是主導。

    “爸,您說催眠師的事情倒是提醒了我,這樣,我讓催眠師暗示一下楚鵬展,問問他撤回去十億究竟想幹什麼,我們再做定奪!”安建文沉吟了一下說道。

    “也好,先問明白了,再決定。”安明月點了點頭說道。

    安建文現在在火狼幫的位置可謂是一言九鼎,雖然現在是藉助火狼幫的勢力在做私事,但是無論催眠師還是殷博士,都沒有半點的異議,畢竟人家拼命爲火狼幫賺錢的同時,總要給自己的家族謀取點兒好處吧?

    所以,催眠師在聽了安建文的話後,就假扮成了安明月的秘書,和他一起去見了楚鵬展。

    楚鵬展沒有想到安明月會親自來找他,在公司的會客室接待了安明月,楚鵬展道:“明月兄,有什麼事情,在電話裡說就好了,不用來公司吧?”

    “呵呵,我也不過是順路而已……”安明月邊說,邊給身旁的催眠師使了一個眼色。

    那催眠師的口中,卻發出了一種很是奇異的音波,之後,楚鵬展的神色微微一滯,目光變得有些呆滯了起來。

    “楚鵬展,你要撤資十億,是因爲什麼?”催眠師直接問道。

    “因爲……瑤瑤打電話來,說小逸走火入魔了,必須要十億購買靈藥才行,所以,我必須撤資十億……”楚鵬展面無表情的說道。

    “小逸是誰?”催眠師下意識的問道。

    “是林逸。”楚鵬展說道。

    催眠師轉過頭去,看向了安明月,安建文讓他問的問題他都問完了,等着安明月做決斷了。

    “你暗示他一下,做這種金融投機生意不能隨意撤資,如果現在改變艹作手法,可能血本無歸,但是卻讓他堅持撤資……”安明月靈機一動說道,之前正好還沒有太好的藉口解釋怎麼能賠的血本無歸呢,現在好了,楚鵬展要撤資,這不就是現成的藉口麼?

    “好。”催眠師點了點頭,口中又發出了一種莫名的音波,然後將安明月所說的話,和楚鵬展重複了一遍,之後,他的口中再次發出了一種音波,而楚鵬展也在這一剎那恢復了正常。

    “咦?剛纔怎麼回事兒?好像睡着了?”楚鵬展微微一愣。

    “鵬展兄,你剛剛走神了,我這正想和你說撤資的事情呢!”安明月說道:“鵬展兄,我問過建文的朋友了,他和我說,做金融投資,和一般的生意不同,要是現在撤資,可能會影響全盤的計劃,倒是可能賠的一乾二淨!”

    “這又是爲何?”楚鵬展微微一愣。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可能和股票坐莊是一個道理吧,具體的艹作手法我也不太懂!”安明月說道:“這種金融天才做事,肯定是和別人不同的,不然也不能賺到這麼多的錢!”

    “這樣啊……”楚鵬展雖然是商場老手,但是以前做的都是實業,從來沒做過這種金融投機,股票和期貨也只是知道個大概和簡單的艹作方式,至於更爲複雜的艹作手段,他是不清楚的,所以聽了安明月的話,有些遲疑,不過心底深處,卻有個聲音在不停的暗示和催促楚鵬展:即使賠了也要撤資,必須撤資!

    於是,在這個聲音的催促和暗示之下,楚鵬展說道:“明月兄,你幫忙和那個人說一說,必須要撤資!”

    “唉,好吧,不過,很容易出問題啊,要是出了問題……”安明月攤了攤手,有些無辜的說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