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唐韻不着急,但是太上長老和雪梨等人卻是很着急。

    “見過太上長老,雪谷主,張長老!”唐韻和楚夢瑤、小舒連忙起身問好。

    “不用客氣!”太上長老擺了擺手說道:“唐韻,你可想通了,做出了決定?”

    “是,弟子想通了,決定留在雪谷!”唐韻用了“弟子”兩個字,也是說明了她的心意已決,準備成爲雪谷的一員了!

    “哈哈哈哈,好,很好,太好了!”太上長老連續說了三個好字,可想而知她是多麼的開心,她雖然無情,但是卻不是無心,唐韻留下來對於雪谷將是天大的好事,所以太上長老自然很開心。

    “恭喜唐韻師妹了!”雪梨也是高興的恭喜道:“以後你我都是太上長老的弟子,不必再多禮了,雪谷中,除了太上長老之外,見到所有人都不用再見禮了!”

    “恩……”唐韻對於這個在其他雪谷弟子看來,十分了不得的榮耀卻是不太歡心,看的出來,她的情緒不太高。

    太上長老也看出了唐韻的心情,怕夜長夢多唐韻變卦,於是直接掏出了一個小瓶子,遞給了唐韻道:“這是忘情草所配製的藥液,你以他的血液滴入瓶中,然後服用,明天再睡醒來的時候,腦海中,就不會再有他的記憶!”

    “哦……”唐韻應了一聲,從太上長老的手中接過了小瓶子。

    “我們準備去打開祭祀堂,我要代開派祖師收你爲徒,這是雪谷的大事,要提前準備一下,我讓張長老在門口等你,你服用後,即可出來了,到時候張長老會幫你救治林逸,並且給你一副配合的藥方!”太上長老說道。

    “好……”唐韻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不過無論是太上長老還是雪梨,都不以爲意,因爲唐韻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的,這無可厚非。

    太上長老看出了唐韻的情緒有些低落,不過在她看來這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了,畢竟唐韻即將和她的愛人分別,從此再也無法相見,這換做是誰都不會開心的。

    但是太上長老也有信心,等唐韻明天早上一覺醒來的時候,記憶中就再也不會存在林逸這個人!雖然這忘情草藥液自從配製出來之後,就沒有人服用過,因爲雪谷除了開派雪祖師之外,歷來都是尋找體質合適的孤兒從小進行培養的,所以,雪谷的谷主,都姓雪。

    不過,這藥液的配方是開派雪祖師傳下來的,肯定不會有錯。

    太上長老和雪梨兩人轉身離開了房間,而張長老,則是嘆了一口氣,對唐韻說道:“唐小姐,張某在門口等你吧,你最後告個別吧!”

    “恩……”唐韻感激的對張長老點了點頭,如果張長老不離開,唐韻還得找個理由讓他先出去,但是現在張長老既然主動提出了,那正好隨了唐韻的心願了。

    張長老快步的走出了房間,然後將房門關上,將最後的時間留給了唐韻她們。

    “韻韻姐姐,你真的做出決定了麼?”陳雨舒看着唐韻決然的目光,心中很痛,她之前討厭過唐韻,詛咒過唐韻,但是現在,對唐韻只有戀戀不捨和同情。

    “是的,我決定了!”唐韻點了點頭,堅定而鄭重的說道。

    “可是……那你以後,不會很痛苦麼?”楚夢瑤也是很擔心的問道:“不是說,心中有情,會走火入魔麼?”

    “既然我是那個什麼隱冰心玉骨體質,十分的少見,那雪谷的人,怎麼會看着我走火入魔?”唐韻有時候,也是會耍賴的:“他們想要讓我傳承,修煉至天階後期巔峰實力,那就必然會全力幫我解決各種麻煩。”

    “這倒也是,再說你是冰糖的妹妹,笑笑的好姐妹,就算雪谷沒有辦法,冰宮也是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你走火入魔,肯定會爲你提供火靈聖果的!”楚夢瑤點了點頭說道。

    “是啊,既然如此,那我還怕什麼呢?”唐韻微微一笑說道:“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林逸了,所以……”

    “唉……”楚夢瑤和陳雨舒同時嘆了一口氣,陷入了沉默。

    之前衆女最爲擔心的是林逸,如果林逸醒過來,看到了修煉了無情訣的唐韻,那還會喜歡她麼?就算喜歡,但是唐韻身上天然形成的那種敬而遠之的氣質,讓林逸怎麼能接受得了?

    況且,那時候的唐韻,已經忘記了林逸這個人,就算林逸還喜歡唐韻,那也只會讓他更加的痛苦!

    但是唐韻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那麼痛苦的將會是唐韻而不是林逸,她的心中一直會有林逸,所以現在,楚夢瑤和陳雨舒倒是不用擔心林逸了,反倒是唐韻對林逸放心不下……“我們會照顧好他的……”楚夢瑤看着唐韻,鄭重的說道:“我會用生命擔保,替你照看他!”

    “謝謝……”唐韻微微一笑,得到了楚夢瑤的保證之後,終於放下了心中的牽掛。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永遠都是好姐妹!”楚夢瑤說道。

    “恩!呵呵……好了,不說了,時間有限,讓雪谷的人發現了,就不好玩兒了!”唐韻苦笑了一下,快速的將那裝有忘情草藥液的小瓶子打了開來,然後將自己的手指放在口中,用力咬了下去……其實,在這之前,唐韻都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敢將自己的手指咬破,但是做完了這一切,卻是順理成章一樣,手指再痛,也沒有心痛,唐韻的手指在滴血,心裡何嘗不是在滴血?

    但是,她別無選擇,這是她……可以爲他做的唯一的一件大事,也是最後一件!

    “韻韻姐姐,你很痛麼?怎麼哭了喔?”陳雨舒看到唐韻眼眶中打轉的淚水,忍不住問道。

    “小舒!”楚夢瑤踹了陳雨舒一腳:“怎麼沒心沒肺呢,手指能多疼呀,她是捨不得……”

    “喔……”陳雨舒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唐韻緩緩的將自己的鮮血,滴入了手中的小瓶子裡面!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