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是你的大小老婆。”陳雨舒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忘記以前的事情?我忘記什麼了我?小舒,你嚇傻了?”林逸有些不解的看着陳雨舒,不知道她又唱的哪一齣。

    “呃……”陳雨舒看着林逸的樣子,也不像是失憶了啊,於是有些試探的問道:“那……你的女朋友是誰?”

    “女朋友?”林逸微微一愕,眼中閃過一絲迷茫,他想脫口而出一個名字,但是這個名字卻好像就在嘴邊,卻說不出來,難道自己剛剛醒過來,頭腦還不太靈光?不過略一沉吟,林逸已經想到了這個名字,於是道:“是馮笑笑啊,她不是去冰宮修煉了麼?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只不過,林逸說完這句話之後,總覺得有點兒不太對勁兒,但是具體哪裡不對勁兒,他自己又說不上來。

    “馮笑笑……”小舒聽後不由得恍然,原來林逸只是把唐韻給忘了,對於唐韻之外的其他事情,卻一清二楚!之前陳雨舒還想謊稱楚夢瑤是他大老婆,看來是不行了。

    楚夢瑤對陳雨舒眨了眨眼睛,示意她不要再多事,看來,林逸真的忘掉唐韻了……“沒什麼,小舒一向是神經兮兮的,你也不是不知道。”楚夢瑤瞪了林逸一眼,以後再找他算賬,早就醒來了,幹嘛不說?偷窺狂!

    不過,心中這麼罵着,楚夢瑤卻又有一種異樣的感覺,甚至有些埋怨那三個傢伙多事了,偏偏這個時候出現,如果他們不出現會怎麼樣呢?自己被林逸看了麼?他幹嘛要偷看自己?難道他喜歡自己麼?

    楚夢瑤想到這些,又有些患得患失。

    “孫婆婆,這些曰子,多謝您的照顧和收留了!”林逸轉過神來,對孫婆婆恭敬的道謝道。

    “小神醫,這麼說就見外了,老婆子多年的老毛病都是被你治好的,要說感謝,是老婆子感謝你纔對!”孫婆婆連忙擺手說道:“至於什麼收留之類的,不過是恰逢其會,能讓老婆子感恩一下,這也是上天的安排!”

    “你怎麼知道,她是孫婆婆?你這些曰子……一直是清醒着的?”楚夢瑤也不笨,聽了林逸的話,一下子想到了一些事情,臉色一紅,怒視着林逸。

    “當然不是……之前我只是能感知到你們說話的聲音,只是剛剛瑤瑤給我服完藥後,我才醒來的……”林逸連忙解釋道,至於用感知力去看清外界的事情,被林逸給隱瞞了,如果他實話實說,大小姐估計會炸毛了吧?

    “哼!”大小姐哼了一聲,對於林逸的話沒全信,卻也沒有提出質疑。

    “孫婆婆,之前的事情……”林逸看了孫婆婆一眼,欲言又止,畢竟之前的那些事情對於孫婆婆一個普通人來說太過於震撼和詭異了,林逸怕孫婆婆會出去亂說。

    “之前……老婆子花了眼,什麼都沒看見……”孫婆婆搖了搖頭,道:“幾位都不是普通人,老婆子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林逸點了點頭,不過心中對於孫婆婆的鎮定,還是有些驚訝的,那可是三個高手,就這麼消失了!但是,恐怕孫婆婆也根本不會理解高手的意義……“開學之前,我們可能還會住在這裡,叨擾一二,還請見諒,等我們開學後,會搬去東海居住,如果老婆婆有興趣,不妨和我們一起去東海居住吧,到時候房子裡肯定會少個管家的。”林逸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覺得孫婆婆是個善良的人,而這樣一個人,留在身邊應該是一件好事兒。

    到時候去了東海,福伯定然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每天幫忙收拾家務,定期送來一些新鮮的飯菜,這些事情最終要落到林逸的身上,而林逸又不能保證一直都在家裡,所以有個管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楚夢瑤有些驚訝,沒想到林逸會出言邀請,不過隨即她就想通了林逸的意思,哼了一聲道:“偷懶!”

    “你說的,我們現在是好朋友,我不是跟班和保姆兼保鏢了……”林逸笑道。

    “好吧,這是你說的,以後全家的生活費,都落在你的身上了,我們可沒有錢給婆婆開薪水了!”楚夢瑤說到這裡,不由得自嘲的一笑,是啊,她還哪有資格去要求林逸什麼?自己再也不是以前的大小姐了……“幾位說的太客氣了,你們不嫌棄老婆子,老婆子就跟你們走就是了,至於薪水什麼的,都無所謂了,只要給老婆子一口飯吃就好!”孫婆婆卻是爽朗的說道,她無兒無女孤家寡人一個,去哪裡自然都好,何況她看的出來,三人都不是壞人,而且對於當初林逸出手相救,她一直感激在心的。

    “呵……好,不過薪水,我還是會付的。”林逸說出這話的時候,充滿了自信。

    雖然,之前那一招“火毒真氣”,林逸不可能再使用出來了,但是僅僅是這一招,基本上就可以震懾住那些對自己有非分之想的隱藏世家了,至少短期之內,林逸不會再有麻煩了,只要給了林逸喘息之機,那麼失去的,一切都會再奪回來。

    唯一讓林逸有些遺憾的是,這一次的走火入魔,除了那以一招“火毒真氣”之外,再沒有給林逸帶來什麼好處,林逸也沒有在實力上突破,還是維持在地階初期的實力。

    隱藏趙家。

    趙奇兵、康照明、雨火星坐在議事廳中,一臉驚恐交加的神色。

    三人如同喪家犬一般的逃了回來,讓趙家的人詫異之餘,也不敢大意,因爲趙奇兵口中反覆說的一句話就是,死了,全死了!

    “怎麼回事兒?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你們全部逃了回來?”趙家老爺子本身已經不參與家族會議了,有事情都是讓碧老代爲傳達的,但是這一次卻親自的坐在了主位上,而碧老和趙光印則是一左一右的坐在他的身旁。

    雨火星雖然膽小如鼠,但是好歹是地階初期高手,心態自然不是趙奇兵和康照明所能比擬的。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