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多磐聽了這話後臉色頓時一黑!這車上的爆閃燈是他自己改裝的,因爲直接連接電瓶,並不是走的汽車電路,所以一直閃着將電閃沒了是很正常的!

    前天他開車來學校的時候是傍晚了,爲了顯示自己的酷炫,他就將爆閃燈給打開了,反正校園裡也沒有交警,不會有人管他,只不過他下車的時候忘關了,這將近兩天兩宿的,什麼電瓶也閃空了。

    “那個……哥們,能幫忙在電瓶上搭個電麼?”張多磐有些無奈的轉頭看向了那個剛剛罵他傻逼的男生說道,雖然被罵了,但是他也只能低聲下氣的求人家,因爲這時候停車場只有這對男女在車旁邊!

    “呃……這車是你的?”那男生剛罵完人就看見車主了,頓時有些汗顏。

    “是我的……哈哈,不好意思,讓大家見笑了!”張多磐苦着臉說道。

    “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你有電鉗子麼?”那男生問道。

    “這……沒有……”張多磐搖了搖頭,誰沒什麼事兒出門還帶個電鉗子出去?那都不如帶個備用電瓶了。

    “那我也沒辦法了,你打電話找援救吧,我也沒有……”那男生搖了搖頭,鎖好車子就準備離開了。

    找援救?開什麼玩笑,這要是在這裡找援救,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去?何美月還練不練歌了?

    “那……我們坐出租車去吧!”張多磐有些尷尬的聳了聳肩,好不容易有個裝逼的機會,還沒裝明白,車子居然沒電了!

    “哦,你們坐出租車吧,我們有車。”林逸說着,掏出了大切諾基的遙控器按了一下,不遠處的大切諾基車燈一閃。

    “啊?”張多磐這個時候別提有多尷尬了!之前一直和人家吹噓他有車子的事情,卻沒有想到,對方也有!而且不但有,更是不次於他的車子,大切諾基雖然低調,但是價格卻不菲,張多磐經常研究車子,自然一清二楚。

    範甘鶴的臉色也是十分不好看,之前他們是有車一族,現在卻反了過來,林逸他們有車,他們卻要坐出租車了!

    “不好意思,加上心妍,我們也是五個人,雖然這車是七座的,但是還是多出兩個人來……抱歉了!”林逸抱歉的看着張多磐說道,大切諾基本身就是七座車,只不過之前爲了承載馮笑笑的冰棺而將最後面改裝成冰棺了,但是現在冰棺已經拆掉了,自然恢復了座椅的位置。

    “這沒什麼……”張多磐還能說什麼呢?事到如今也唯有認了:“我們坐出租車好了,也方便……哈!”

    不過,張多磐此刻的話,讓人聽後卻是要多滑稽有多滑稽,畢竟之前吹的最多的是他,現在卻只能坐出租車了。

    何美月沒有說什麼,但是明顯的對張多磐很是鄙視,倒是覺得,林逸似乎並非是怕了範甘鶴,而是真的和王心妍還沒有什麼實質姓的關係,而且看樣子他不是一個喜歡顯擺的人,不然,張多磐說有車的時候,別人恐怕早就反駁了,而林逸一直到了停車場才說他有車!

    雖然這車不是白偉拓的,但是白偉拓卻很是爽快,像是出了一口惡氣似的,說道:“有些人啊,有輛車就以爲很了不起,不知道現在車子已經很普及了麼?”

    “呵呵,上車吧。”林逸打開了駕駛位的車門。

    雖然是三排座的車,但是何美月和柴小靈兩個女生坐在最後一排也不顯得擁擠,而副駕駛的位置,則是留給了王心妍!

    王心妍微微搖了搖頭,上了車去,看來這些人已經認定了她和林逸是一對兒。

    張多磐和範甘鶴臉色陰沉的看着林逸的車子駛離了停車場,到頭來,沒有車坐的就剩下他們兩個了!

    來到學校門口,張多磐和範甘鶴攔了一輛出租車,匆匆的向ktv趕去。

    只不過到了那裡的時候,何美月已經開始唱了,無巧不巧的是,兩個人正合唱一首情歌!這首歌是許詩涵和她的老師一起唱的,自然沒有人會多想什麼,但是何美月和白偉拓一起唱,就有點兒曖昧了。

    張多磐沉着臉看着唱的還不錯,大出風頭的白偉拓,心中開始琢磨了起來。今天他已經丟大了人了,恐怕在何美月那裡丟了不少印象分,想要扳回這一局,恐怕要花費一些力氣了!

    在高中的時候,張多磐沒有競爭對手,他上的是一所重點高中,校紀很嚴格,也唯有他這樣的家裡有錢的自費生纔會搞些小動作,其他學生都一門心思學習,但是大學卻不同了,這裡可以正兒八經的談戀愛,學校和老師都不會干涉。

    想要戰勝白偉拓,那必須要拿出一些本事來才行。

    林逸和王心妍坐在一起,這讓範甘鶴也有些不爽,有心想過去,但是王心妍的另一側坐着柴小靈,讓他根本沒有機會。

    “張哥,咱們得想點兒招數了!”範甘鶴雖然是體優生,膀大腰圓,但是家裡卻沒有什麼錢,上東海工程大學,走的也是特長生,而張多磐就是自費生了,家裡條件不錯,平時和範甘鶴在一起都是他請客,所以範甘鶴也自願叫他張哥。

    “媽的,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張多磐看着白偉拓恨恨的說道。

    “不光那個白偉拓,那個林逸……就他媽一個扮豬吃老虎的傢伙,有車不早說,害張哥你出醜!”範甘鶴想追求王心妍,自然對林逸不爽。

    “這樣,你出去要點兒啤酒,咱們藉着拼酒的由頭,給他們幾個灌醉,最好讓他們出點兒醜,讓他們丟點兒印象分兒!”張多磐對範甘鶴說道。

    “好!”範甘鶴立刻答應了下來,高中的時候兩人喝酒就是家常便飯了,去飯店都是擡着箱子喝的,兩人喝進去一箱大啤酒沒什麼問題。

    範甘鶴出了包廂,過了一會兒,就搬回來五箱啤酒,ktv的啤酒是小瓶的,但是五箱也絕對不少了。

    五箱啤酒對於範甘鶴這個體優生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直接就搬了進來,但是趙勝己和宋小刀卻是臉色一變!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