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們隱隱猜出了張多磐兩人的意思。

    果然,等白偉拓一首歌唱完,張多磐就開口了:“哥幾個,剛纔兄弟來晚了,本來說我請客的,但是你們已經交了押金,兄弟只能買點兒啤酒賠罪了!”

    “喝酒……不太好吧?”宋小刀在這裡沒有什麼目標,王心妍名花有主,何美月又有白偉拓在爭了,而柴小靈和趙勝己又談得火熱,宋小刀也不打算在這裡找了,況且他本來也沒什麼酒量,所以自然不想喝酒。

    “沒事兒,都是大學生了,你要是不會喝,隨意就好!”張多磐針對的不是宋小刀,所以他喝不喝壓根沒什麼關係,說完,張多磐挑釁似的看着白偉拓說道:“哥們,歌唱完了,來潤潤喉吧?別說你不會喝,那我就看不起你了!”

    雖然張多磐沒有明說,但是白偉拓卻聽懂了他的意思,拼酒!

    在何美月面前,白偉拓自然不甘示弱,這時候要是認輸豈不是很沒有面子?

    “喝就喝,誰怕誰?”白偉拓雖然酒量不太好,但是這個年紀的少年人總是喜歡意氣用事,明知道對方是激將法,但是在美女面前又不得不上鉤。

    “林逸,咱倆來?”範甘鶴挑釁的看着林逸的方向問道,林逸和王心妍坐在一起,他一直都插不上話,現在有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林逸本來不想參與這種無聊的遊戲,但是看到白偉拓的樣子就知道,這小子非要分出個高下,林逸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既然白偉拓叫了自己一聲大哥,那怎麼也不能不管他了。

    “一對一多沒意思,這樣,我和白偉拓,咱們二對二,不就是想拼酒麼?直說就好了。”林逸直接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兩人的目的,這讓張多磐和範甘鶴的臉上多少有些不自在。

    “行,拼酒,這可是你說的啊!”張多磐靈機一動說道,不過這話卻引來了何美月等人的鄙視,這裡面誰也不是傻子,他倒是聰明,好像說的是林逸主動拼酒似的,但是這啤酒是誰拿過來的,大家心裡明鏡似的。

    “我說的。”林逸點了點頭。

    王心妍皺了皺眉,不知道林逸怎麼就和範甘鶴對上了,他明明不喜歡自己,不用跟着攪合進去,而現在,他又改變主意了?王心妍的心中莫名的一緊,又搖了搖頭。

    “拼酒,那就來點兒彩頭好了,不然這麼喝多沒有意思?”範甘鶴是個酒缸,一對一,他還怕張多磐喝不過白偉拓,但是二對二,那就可以互補了,所以他纔敢如此篤定。

    “什麼彩頭?”白偉拓問道。

    “輸的人放棄追求美月,離她遠點兒!”張多磐說道。

    “你們要拼酒,別拿我打賭,我要和誰交朋友,也不是你們說的算的。”何美月卻是眉頭一皺,有些不悅的說道。

    白偉拓心中卻是暗暗感激,這張多磐和範甘鶴既然敢這麼幹,肯定是有底氣的,而何美月是他們的高中同學,自然對他們酒量一清二楚,此刻何美月這句話,明顯就是向着白偉拓說的了,他能不高興麼?

    只是林逸暗道可惜,這何美月雖然是好意,但是卻幫了倒忙了,就眼前這兩個人?看了看腳下的五箱啤酒,林逸撇了撇嘴,換成白的,林逸也不在話下。

    何美月的話讓張多磐有些難堪,這明顯就是迴護白偉拓了!張多磐不明白,這白偉拓有什麼好的,怎麼何美月就偏偏袒護於他?

    “哈哈,美月,我們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這不是沒什麼意思麼,增加點兒氣氛!”張多磐打了個哈哈,笑道:“這樣,咱們換個彩頭吧,輸的人,一會兒去隔壁包廂,踹開門大罵一聲我x你們老媽,怎麼樣?”

    這明顯就是害人了,萬一隔壁包廂裡有狠人,被揍一頓都不爲過,張多磐這個提議,讓白偉拓的臉上微微變色。

    “都喝趴下了,還去罵人?張多磐,你能不能弄點兒現實的呀?”何美月有些不高興了:“大家出來玩兒,就是高興,你這麼做不是搗亂呢麼?”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張多磐一時之間還真想不出什麼坑害白偉拓的彩頭了,萬一再說出來一個何美月還是反駁,那豈不是更沒有面子?想到這裡,他索姓道:“要不這樣,白偉拓,你們說個彩頭吧?”

    “這樣吧,我提個建議,啤酒換成白的,然後咱們比速度,比誰喝的快,喝的慢的脫掉一件衣服吧。”林逸就是想幫白偉拓出個頭,所以只是讓這兩個人出個醜就罷了。

    “換成白的,比誰喝的快?”張多磐皺了皺眉,不知道林逸爲什麼忽然提出了這個建議,之前,林逸和白偉拓一直沒有說話,而是何美月在迴護他們,所以張多磐自然而然的就覺得林逸和白偉拓是怕了他們了,但是林逸卻一改常態的主動提出換成比啤酒更烈的白酒,而且還要比速度,這就讓他覺得有點兒匪夷所思了!

    “不敢比?那就算了,按照你說的,算你們輸了,以後離何美月和王心妍遠點兒吧。”林逸淡淡的說道。

    何美月看向林逸,目中劃過一絲疑惑,倒是王心妍,有些羞澀,之前林逸一直沒有否認自己和他的關係,這時候有人追求自己,林逸爲什麼又替自己出頭?難道他喜歡自己?

    想到林逸幾次爲自己解圍,王心妍原本平靜的心,微微泛起了一道漣漪,這或許就是人們常說的英雄救美吧……可惜,美不能以身相許了……“哈,不敢比?笑話!”林逸要是不說這句話,張多磐肯定還會多揣測一下林逸的真實目的,但是林逸這麼咄咄逼人,倒是讓他放下了心來,覺得林逸是故意提出一個嚇人的拼酒方式,目的就是爲了讓自己等人害怕而放棄!

    所以,張多磐和範甘鶴對視了一眼,範甘鶴也是道:“白酒好啊,不過要喝就喝度數高一點兒的紅星二鍋頭纔夠勁兒,怎麼樣?敢不敢?”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