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偉拓的臉色頓時一變,不過林逸卻是點頭道:“可以。”

    看到白偉拓的臉色,張多磐和範甘鶴更加放心了,在他們看來,林逸是嘴硬!

    “服務生,給我拿兩瓶紅星二鍋頭!”範甘鶴打開包廂的門,對外面的服務生喊道。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這裡不出售這種酒……”服務生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出售你就去幫我買兩瓶!”說着,範甘鶴就掏出了三百塊錢來遞給了服務生,道:“去吧,剩下的當小費!”

    “是,先生!”服務生大喜,超市裡面紅星二鍋頭也就十元左右一瓶,這樣裡外裡就能賺二百八十元,何樂而不爲呢?雖然小費按照規定要上交百分之五十,但是那剩下來也是一百四了,不過是跑個腿而已,他當然樂意:“要五十六度的還是六十五度的?”

    “越高越好!”範甘鶴挑釁的看了林逸一眼,淡淡的說道。

    “好,馬上就去!”服務生轉身就跑了。

    白酒,範甘鶴也喝過,他的酒量那是相當不錯的,雖然沒有喝過六十五度這麼高的白酒,但是普通四十多度的白酒兩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所以他壓根就不怕林逸!

    至於比快,他不信林逸這小體格子比他一個體育生還要厲害。

    “心妍,到底行不行呀?看你家那位信心滿滿,可別吃虧啊……”何美月坐在了林逸之前的位置上,小聲的對王心妍說道。

    “什麼我家那位……”王心妍的臉色頓時一紅:“我哪裡知道他能不能喝……不過應該還好吧……”

    在王心妍看來,林逸是個挺厲害的人,應該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看白偉拓,應該沒什麼酒量,你不知道,那個張多磐還差點兒,但是那個範甘鶴可是個酒缸,他是體優生,在學校裡,晚上訓練結束了就一幫人去喝酒,早就練出酒量來了……”何美月有些擔心。

    “美月,你該不會是看上白偉拓了吧?”王心妍被何美月一直調侃,這時候終於拿住了機會,反過去調侃她了一句。

    “呵呵,只是覺得印象還不錯,沒有張多磐那麼浮誇!”何美月微微一笑,卻也沒有掩飾自己的想法。

    王心妍有些詫異的看着大方的何美月,忽然恍然,現在是大學時代了,和以前高中時代完全的不同了,談戀愛也是正常的,連老師都不管了,誰還會遮遮掩掩?

    倒是自己,因爲有了婚約在身,還沒有適應這個環境,好像自己很害羞的樣子。

    “這倒是。”王心妍掩飾的點了點頭。

    “心妍,你到底怎麼想的?喜不喜歡林逸?要是不喜歡,我可是介紹給我的姐妹了啊,這麼好的條件,可別浪費了。”何美月笑着說道。

    “你別……”王心妍下意識的說道,不過說完,卻是發現自己多事了,反倒容易讓何美月誤會!本來王心妍想說,林逸有女朋友了,別介紹了,可是這是林逸的私事兒,王心妍也不好多說,於是就閉上了嘴巴。

    “哈哈,看吧,你還是對他有意思。”何美月以爲猜出了王心妍的心思,哈哈一笑。

    這時候,ktv的服務生回來了,手裡拿着兩瓶紅星二鍋頭,範甘鶴接過來之後,從包廂的櫃子裡拿出了四個一次姓紙杯來,一人一個,放在了林逸等人的面前。

    “怎麼喝?”張多磐問道。

    “我先來吧。”林逸不等白偉拓開口,就攬了過來,這種度數的白酒對於林逸來說和喝水差不多。

    林逸說着,就拿過一瓶紅星二鍋頭,打開,給自己倒滿。

    “我陪你!你的對手是我!”範甘鶴也是學着林逸的樣子,給自己滿了一杯。

    “美月,麻煩你做個裁判吧,你說開始,咱們就開始。”林逸端起了酒杯,笑道:“不過先說好了,不許流出嘴角太多,杯底也不能剩下太多,否則就算輸了。”

    “不用你說,不會玩賴的。”範甘鶴哼道。

    “好,三、二、一……開始!”何美月見到林逸信心滿滿的樣子,也不多言,給他們做起了裁判。

    林逸的動作何等靈敏?他可是地階高手,在何美月最後一個字出口的同時,酒杯就已經碰到了嘴上,一仰頭,一杯烈酒直接灌進了肚子裡,然後隨手將紙杯放在了桌上。

    “譁——”白偉拓也好、何美月也罷,在場的人無不對林逸投來了驚駭的目光!就連張多磐,也是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因爲林逸喝的實在是太快了,這速度就和喝水差不多,這哪裡是喝酒啊?

    範甘鶴雖然喝的也很快,但是林逸放下酒杯,衆人驚呼完畢,他纔將紙杯放了下來,不過他自以爲已經很快了,而衆人發出的驚呼聲也是對他發出來的,所以他放下酒杯後,不無得意的道:“怎麼樣?怕了吧?”

    衆人有些古怪的看着範甘鶴,張多磐有些臉紅,暗惱這範甘鶴有病吧,人家都喝完了,你還說這話?

    範甘鶴正等着大家讚揚和林逸害怕的聲音呢,可是等了半天,卻是什麼聲音都沒聽到,頓時有些奇怪的從自我陶醉狀態中回過神來,有些詫異呃看着林逸:“你喝了麼?”

    “你眼睛不好使麼?”林逸指了指桌上的空杯子。

    “嘎!”範甘鶴這才知道,林逸也喝完了,而且看起來,林逸是早就喝完了,比他還快,想到之前他還說那樣的話,頓時十分的臉紅,不過他臉皮厚:“哈,既然都喝了,那我們繼續!”

    “你還沒脫衣服呢?”林逸搖了搖頭,道:“你不會喝一杯就醉了吧?連彩頭都忘了?”

    “誰說的?”範甘鶴隨手脫掉了外衣,這秋天裡,一般都穿兩件上衣,一件外衣和一件襯衫或t恤,所以脫掉一件之後並不會影響什麼。

    脫掉了衣服,範甘鶴再次給自己的酒杯滿上,主動舉了起來:“這白酒啊,第一杯喝的快沒有,肚子裡沒東西,你喝的快,一會兒有你難受的!”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