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嘔——”王心妍覺得有點兒噁心,mp3沒有帶來,這次軍訓不讓帶私人物品,王心妍自然也不會違反學校的規定。

    “怎麼了?”林逸轉頭一看,發現王心妍的臉色有些蒼白,額頭上還有一層細汗,看錶情十分的痛苦……“我有點兒噁心,暈車,想吐……”不過這話剛說完,就“嘔”的一聲,從口中吐出了一股白液,全部落到了林逸的褲子上。

    林逸並沒有躲開,也沒有嫌棄王心妍,伸手就想按住王心妍身上的穴位,但是手伸了一半,卻是又遲疑了一下,但是看王心妍還想吐,林逸再不遲疑,直接伸手摸進了王心妍上衣的下襬,按住了王心妍胃部的穴道,將一股精純的真氣輸送了過去,立刻平息了她想吐的衝動……王心妍這種暈車,明顯是腸胃受到了顛簸,纔會有想吐的衝動,林逸只要理順了她的肝胃,就不會有問題了。

    只不過,這個時候白偉拓覺得車廂裡面太單調了,於是想去車前帶着同學唱首歌,也能緩解旅途的平淡,但是經過林逸身邊的時候,卻看到王心妍的頭埋在林逸的懷裡,而林逸的手放在王心妍的衣服裡面,白偉拓登時“嘎”的一下震驚了!

    王心妍嘔吐的聲音倒是不大,車廂裡沒有人注意,但是白偉拓站在車廂正中,又“嘎”了一聲,倒是引起了班級裡其他同學的注意,都側目看過來,離的近的自然看清楚了林逸和王心妍的狀態,都是目瞪口呆!

    “不是吧?我的女神啊……就這麼名花有主了!”一個男生仰天大悲的嘆道。

    被他這麼一嘆,其他人的目光就更加的曖昧了……林逸苦笑,這白偉拓,什麼時候過來不好,偏偏自己給王心妍治療嘔吐的時候過來,這下可好了,解釋不清楚了!

    但是,林逸本就不是一個喜歡和別人解釋的人,在宿舍裡,有時候會和白偉拓他們解釋兩句,那是因爲他們是自己的室友,林逸將他們當成了朋友,所以纔會解釋幾句,但是除此之外,指望林逸和其他人解釋,那根本是一件不現實的事情!

    白偉拓看到林逸哭笑不得的眼神,也知道自己闖禍了,趕忙走到車前面,對同學們說道:“旅途才過了一半,咱們唱首歌吧,也算是我們第一次集體活動,怎麼樣?”

    這回,大家的注意力才被白偉拓給轉移了過去,當然,大家雖然對於林逸的大膽而有些好奇,但是這事兒在學校裡也常見,大家這兩天也熟悉校園了,對於在小樹林、游泳池幽會的小情侶們也有了瞭解,這種事兒在情侶之間根本算不得什麼,摸摸能怎麼樣?游泳池裡還有真刀真槍幹上的呢!

    白偉拓領唱了一首許詩涵的歌曲,對於許詩涵的歌曲,年輕人基本上是耳熟能詳,而且也都很喜歡她,白偉拓起個頭,下面就跟着唱了起來,當然除了右盤虎幾個人之外。

    右盤虎聽到許詩涵的歌曲就有點兒鬱悶,他不是沒有打過許詩涵的主意,事實上,他去約過許詩涵,而且還想通過許詩涵的經紀人,讓許詩涵陪他玩兒一玩兒,但是卻被斷然拒絕了。

    右盤虎因爲這事兒很是鬱悶,想要強行去擄走許詩涵,但是沒想到許詩涵的那個保鏢卻是個高手,讓他無功而返,雖然右盤虎還沒有死心,但是卻也沒有機會去接近許詩涵,只能暫時放棄。

    當然,林逸也沒有唱,因爲他壓根就不會唱,雖然許詩涵來家裡k歌好幾次,但是林逸卻沒有參與。

    王心妍在林逸真氣的梳理之下,臉色好了許多,舒了口氣,從林逸的懷中擡起頭來,不過想到林逸的手還在自己的腹部,臉色又變得紅暈起來……“對不起,讓人誤會了……”林逸苦笑了一下,他不和別人解釋,但是卻必須和王心妍解釋一下,不管怎麼說,王心妍都是他的好朋友,出了誤會,她一個女孩子的臉面也不好看。

    “謝謝……”王心妍雖然有些害羞,但是卻一點兒惱林逸的意思都沒有,林逸是一名很厲害的醫生,王心妍早就知道,在之前商業街上,林逸出手救治劉振虎,王心妍就知道了。

    所以王心妍知道,林逸根本沒有其他的意思,他僅僅是爲了幫助自己,雖然他摸了自己的小腹部,讓人很難爲情,但是他是好意,自己又怎麼會怪他?

    林逸放開了手,又在王心妍的額頭上拿捏了兩下,王心妍頓時有一種十分清爽的感覺,也不噁心了,之前頭暈的感覺也沒有了,好像一瞬間就爽快了許多,真的好神奇啊!

    這個男人,還真是厲害,王心妍看向林逸,眼神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采。

    林逸不但身手很好,在火車上能將騙子的錢轉而再拿回來,又能將張多磐和範甘鶴的酒換掉,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了,林逸的手段已經堪比那些神偷和魔術師了。

    但是,這還不是林逸的看家本領,林逸的醫術之高,讓王心妍驚歎,能讓自己從暈車到清醒,如此短暫的時間就做到,那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

    別看這只是小毛病,這種毛病雖然小,但是像徹底根治是相當困難的,先不說根治了,就是每次暈車,王心妍都要嘔吐好久,回去之後要喝上幾瓶藿香正氣水才能恢復。

    但是林逸僅僅是揉了揉自己的小腹和額頭就解決了,還真是醫術高明!

    如果這些還不算,那林逸更厲害的恐怕是他的武功了,皮伯、皮仰仰等人,可是從隱藏世家出來的啊,在林逸和他的小弟面前,只有送死的份兒……他到底是怎麼一個人?

    居然在大學裡面,普普通通的上學,如果自己不知道這些,恐怕根本不會注意到林逸和其他學生有什麼不同之處。

    正胡思亂想之際,感覺林逸的手從自己的額頭上拿開了,王心妍忽然有一種不捨的感覺,是捨不得那種清涼舒服的感覺,還是捨不得林逸的手,她自己也不知道。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