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宇天知道林逸不是個喜歡惹事兒的人,別人不惹他,他絕對不會主動去惹別人,所以陳宇天知道,這事兒肯定不是林逸的不是。

    “這……”張多磐沒想到陳宇天居然問的這麼仔細!

    “他們把饅頭踢了兩腳,讓白偉拓撿起來吃!”一旁的宋小刀說道。

    “是這樣麼?”陳宇天轉頭看向了張多磐和範甘鶴問道。

    “這……”這倆人知道,旁邊那麼多同學看着呢,此刻要是說謊是斷然不可能的,只能支支吾吾不敢承認。

    “浪費糧食,在食堂惹是生非,你們兩人,每個人扣四分!”陳宇天說完,轉身就走了。

    “啊?”範甘鶴和張多磐一陣的後悔,早知道不解釋了,這一解釋可倒好,又多扣了兩分,這叫什麼事兒啊!

    “哈!”白偉拓雖然奇怪這陳宇天似乎偏袒自己這邊似的,但是他本就是受害者,所以也沒多想,痛快的大笑了兩聲:“公道自在人心啊,有些人啊,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哼!新生晚會上見真章!”張多磐一拉範甘鶴,兩個人丟下了一句狠話,快速的離開了,他們丟不起這個人。

    “林大哥,你太帥了!”等張多磐和範甘鶴走了,白偉拓拍着林逸的肩膀,興奮的說道。

    “走吧,去吃飯。”林逸微微一笑。

    王心妍在不遠處的桌子上,也看到了剛纔的一幕,不由得掩口莞爾,這林逸還真是暴力狂,哪有他這麼整人的?

    不遠處的另一張桌子上,何美月有些失望的看了張多磐一眼,以前覺得張多磐這個人還可以,雖然沒有太大的好感,但是卻也沒有什麼惡感,但是今天張多磐做的事情,簡直讓人厭惡了。

    雖然白偉拓之前的表現有些窩囊,但是何美月並不覺得他窩囊,範甘鶴是體優生,一般學生都不是他的對手,白偉拓動手那簡直是找打。

    至於林逸,何美月搖了搖頭,這人還真不能貌相,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居然這麼暴力,當然林逸怎麼樣,何美月也沒有什麼想法了,雖然他沒有承認和王心妍的關係,但是看他和王心妍坐在一起,就知道他們的關係絕對不一般。

    這個小插曲雖然衝突的激烈但是平息的也快,大家都餓了,而且這裡是部隊,有很嚴格的紀律,所以大家都找了位置吃東西去了,只是剛纔發生的事情讓人津津樂道。

    吃完飯後,這些學生都各自的回到了營房,六點整,都在各自的營房前面集合了!

    醫藥專業集合之後,陳宇天很快的就出現在了這些人的面前。

    “報告教官,醫藥專業集合完畢,我是班長白偉拓,請教官指示!”白偉拓出列說道。

    “很好,白偉拓歸隊!”陳宇天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明天,將是你們正式軍訓的開始,第一天到第三天,是正步走、齊步走、列隊的訓練,第四天到第六天是軍體拳訓練,第七天到第八天是野外拉練,第八天以後的內容是隊列方針比賽、軍體拳比賽和自由搏擊比賽,優勝的班級和個人,分別有五到十分的學分獎勵!”

    “譁——”衆人沒想到,軍訓除了正常的學分之外,還有獎勵學分,而且還不少,有五到十分!

    “別高興的太早,只有每種比賽的前三名有學分獎勵,無論是集體還是個人。”陳宇天淡淡的說道:“野外拉練雖然是以係爲單位,但是最先歸程的每個班級的前三個小組,每人也都有兩學分獎勵!”

    大學的學分,說難修也難修,說容易其實也容易,很多諸如禮儀、社交等選修課的學分很容易拿,但是偏偏有時候到畢業之前還差一些學分,想要再去選修那些沒有修過的學科就難了,尤其是選擇雙學位的學生,學分就顯得更加重要了。

    所以,這時候能多拿點兒學分,誰都不會嫌多。

    陳宇天訓完話後,帶着班級的同學在營地前做了幾個簡單的動作,比如“稍息”、“立正”、“向左轉”、“向右轉”之類的訓練,這些都是中學體育課就學習過的,沒有什麼難度,算是熱身了。

    然後陳宇天又帶着衆人在營房附近慢跑了幾圈,就宣佈解散了。

    即使第一天的訓練內容不多,還是讓這些學生們有些吃不消了,回到營房之後就倒在了牀上。

    右盤虎、黃毛和紫毛三人住在營房牀鋪的另一頭,這三個人屬於另類,一看就不是好相處的,所以班級裡的同學也不去主動招惹他們,他們三人也懶得和別人說話。

    在牀鋪的另一邊,則是林逸和王心妍,此刻王心妍就這麼靜靜的躺在林逸的身邊,雖然穿着衣服,但是不免還是有些緊張。

    “早點兒休息吧,明早六點就要起牀。”林逸看了看時間對王心妍說道。

    “恩……”王心妍偷偷看了一眼平靜的林逸,心中還是不免有些小緊張,這是她第一次和一個男生同牀共枕,雖然穿着衣服,又是軍訓的特殊情況之下,但是王心妍的呼吸還是難免有些急促。

    剛纔開着燈的時候還好些,現在斷電了,她就有點兒緊張了。

    “想什麼呢,睜着大眼睛?”林逸等了一會兒,看王心妍還沒有休息,於是笑着問道。

    “啊?你能看見我?”王心妍有些驚訝,晚上的營房裡沒有燈光,窗外也是漆黑一片,只有淡淡的月光從不遠處的窗口映射進來,不過卻是微弱之極,根本無法看清楚營房裡的情況。

    “你的眼睛那麼亮,我就看見了。”林逸忍不住調侃了一句。

    王心妍抿了抿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過了好久,才哼了一聲:“胡說八道,我又不是狼。”

    “呵……睡吧。”林逸說完,就閉上了眼睛。

    王心妍等了一會兒,看林逸不再說話,也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深秋的夜裡是很冷的,雖然大家都穿着厚厚的迷彩服,但是沒有蓋被子,還是有些寒意……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