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錯,黃階高手,可以延長一些壽命,而玄階高手,就可以延緩衰老了,地階高手,就更緩慢了,如果是天階高手,可以容顏永駐!”林逸說道:“在突破天階的那一刻,容顏就再不會改變了……”

    “那天階之後呢?”陳雨舒忽然問道。

    “那我也不知道了……”林逸搖了搖頭。

    楚夢瑤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那麼,唐韻、笑笑,都會容顏不老麼?楚夢瑤看了看林逸,忽然有一種極想成爲修煉者的衝動,也想成爲天階高手!

    但是,她也知道,有些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不是她想修煉就能修煉的,不然所有人都是修煉者了。

    “今天的治療就先到這裡吧,明天我聯繫一下孫靜怡,查看一下她身上的真氣,然後再看看孫婆婆的真氣。”林逸說道:“福伯,時候不早了,你和孫婆婆也早點兒休息吧……”

    楚夢瑤和陳雨舒也知趣的上了樓去,林逸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客廳裡只剩下了福伯和孫婆婆兩人。

    福伯頓時有些尷尬,道:“我……我住客房吧……”

    “不必了,既然我們是真的夫妻,那就住在一起吧,正好再和我說說以前的事情……”孫婆婆猶豫了一下,有些害羞的說道。

    “恩恩!”福伯倒不是急於做什麼,而是對孫婆婆的接納而興奮無比,連忙高興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看到和小孩子一樣的福伯,孫婆婆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同時心裡也是暖暖的……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福伯和孫婆婆早早的就起來了,兩個人的臉上都掛着淺淺的笑意,雖然孫婆婆還沒有恢復記憶,但是顯然她已經接受了福伯。

    兩個人在廚房裡忙活早餐,而林逸、楚夢瑤、陳雨舒看着他們的身影則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來。

    “福伯好幸福喔,第一次看到他這麼開心!”陳雨舒的印象裡,福伯是個一絲不苟嚴肅的人,即使那一段時間每天住在別墅裡,早上也給她們準備早餐,但是卻是很嚴肅的樣子,從來沒有這麼笑容滿面過……“福伯找到了妻子,可是,我媽媽在哪裡?”楚夢瑤的眼中卻劃過一絲迷茫和失落。

    “瑤瑤,你媽媽的事情,楚叔叔不瞭解麼?”林逸問道。

    “爹地……他知道,但是他不和我說……他說我還小,有些事情不知道更好……”楚夢瑤搖了搖頭。

    林逸微微一愕,莫非這其中還有什麼隱情不成?不過既然楚鵬展不願意說,那他也不好多說什麼,每家都有每家的隱私,或許當初發生了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也說不定。

    三人吃過了早餐,林逸和楚夢瑤、陳雨舒出了別墅,準備開車去學校,而恰巧,隔壁別墅的那對姐弟也走了出來,顯然也是要去學校的樣子。

    “真巧啊,你們也要去學校?”韓靜靜和林逸等人打了個招呼說道。

    “恩,你們也要去?”林逸點了點頭,和這種不太熟悉的人,林逸還是很淡漠的,尤其韓靜靜的來歷讓林逸有些懷疑,所以自然沒有什麼好語氣。

    “這樣啊,要不,我們姐弟倆,和你們蹭車怎麼樣?”韓靜靜忽然說道:“我和弟弟還不知道經濟系和生物系的教學樓在什麼地方,正好你們是這兩個系的……”

    “好啊,那就一起吧!”還沒等林逸答話,楚夢瑤先應了下來,在她看來,大家是鄰居,還是同學,尤其是還是一個專業的,能幫忙自然可以幫一下,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林逸本不想和他們來往的太密切,想讓他們開車在後面跟着,但是大小姐已經答應了,林逸也不好說什麼。

    “真是謝謝了!”韓靜靜和弟弟上了車子,與楚夢瑤一起坐在了車子的後面,而陳雨舒則是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林逸發動了車子,駛向了學校,這裡距離學校不遠,很快就到了學校。

    下車後,楚夢瑤和陳雨舒帶着韓靜靜的弟弟韓小超去了經濟系,剩下林逸和韓靜靜兩人,林逸鎖好車子,一句話也沒有多說的就像生物系走去。

    “等等我啦!”韓靜靜看林逸走的很快,跑了兩步纔跟上去:“可以幫我介紹一下醫藥專業麼?”

    “沒什麼可介紹的,你對你自己報考的專業不瞭解?”林逸淡淡的說道。

    “……”韓靜靜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可憐兮兮的道:“我只是愛好啊,但是有什麼規矩呀,班級裡有多少人呀,這些都不知道啊……”

    “哦,你領了教材之後裡面有學生守則,你看看就知道規矩了,至於班級裡有多少人,你去數數就知道了。”林逸說道。

    “……”韓靜靜沒想到林逸會如此的敷衍自己,嘟着嘴,不太開心的跟在林逸後面,也不再說話。

    看到韓靜靜一臉委屈的樣子,林逸倒是有些詫異了,難道,真是巧合?因爲看韓靜靜的樣子,這種喜怒形於色的女生,應該沒有什麼太多的心眼兒,是自己想多了?

    不過,沒走多遠,林逸就聽見韓靜靜在後面嘀咕起來:“不理我,讓你不理我,踢死你,我踢……我踢……啊——”

    本來,林逸正大汗呢,這小妞兒的脾氣也太惡劣了吧?自己不搭理她,她就要踢死自己,結果還沒等林逸聽了幾句,就聽到一聲慘叫,一轉頭,正好看到韓靜靜踢到了一顆木樁上,沒想到那木樁極爲的結實,於是韓靜靜一個站不穩,整個人一個仰八叉,就摔了過去,“咚”的一聲,腦袋就磕在了地上……林逸駭然的瞪大了眼睛,這小妞兒……也太猛了吧?踢木樁子還能摔個仰八叉?

    “你沒事兒吧?”林逸有些無奈的走過去問道,卻看到韓靜靜咬着嘴脣,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就要流出來的樣子,而她的手則是捂在後腦勺上,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我……我死了也不用你管……嗚嗚……”韓靜靜忽然哭了起來,讓林逸頓時一陣的無語,這說變臉就變臉啊?剛纔還要踢死自己呢,現在就不用管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