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一會兒,劉唯山的妻子楚慧芳就端着香茶走進了書房來:“兩位小朋友,喝點兒茶吧,老劉一忙起來,就忘了其他了!”

    “多謝婆婆了!”林逸接過了茶杯來,禮貌的說道。

    “呵呵,不謝,我出去看電視了,要添水就叫我,不要客氣。”楚慧芳說道。

    “您忙吧,不用管我們。”林逸說道。

    楚慧芳出去了,劉唯山果然如同她所說的那樣,一忙起來就忘記了其他,但是林逸不得不承認,劉唯山的技術水平沒的說,那玉墜在劉唯山的手中,被飛快的擺弄着……

    林逸和孫靜怡則是靜靜的坐在一旁等候着,兩個人也沒有交談,因爲怕出言影響到劉唯山。

    大概過了兩個多小時,玉墜被切割開了一小面,不過,劉唯山也驚訝的驚呼了一聲:“咦,這裡面真的有東西?”

    “真的有東西?”林逸沒想到他和孫靜怡的猜測居然成爲了事實!

    “有的,這玉墜是空心的,我要更小心的切割了,沿着四圈切割,才能夠保證裡面的東西不被破壞掉!”劉唯山說道:“不過這麼做難度比較大,可能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成的。”

    “不用麻煩了!”孫靜怡忽然說道:“劉老,裡面既然有東西,那隻要保證東西的完整就可以,將外面的玉墜毀掉也沒有關係的。”

    孫靜怡既然已經知道玉墜裡面有東西了,那這玉墜就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可以說,外面的玉墜僅僅是起到保護裡面東西的作用,只要拿出了裡面的東西,那麼玉墜就沒有什麼用處了。

    況且,孫靜怡也決定將玉墜送給林逸了,聽林逸的說法,玉墜似乎碎掉了對他也沒有關係,他只是想用玉墜作爲材料煉製什麼東西,不過具體孫靜怡也沒有多問。

    “破壞掉?”劉唯山微微有些驚訝:“破壞掉,就無法還原了!”

    “沒有關係,我只要裡面的東西,玉墜就給……林逸了。”孫靜怡說道。

    “小逸,這玉墜損壞了也可以麼?”劉唯山有些驚訝的看着林逸。

    “可以!”林逸說道:“只要是純黃玉就可以,不論是整塊的還是碎的。”

    林逸是用來煉製玉佩空間的,到時候煉製的時候也要弄碎,所以是碎的還是完整的都無所謂。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倒是好辦了,我有幾個朋友以前也雕刻過純黃玉,雕刻剩下的碎玉角料都留着,我這裡好像也能找到一些的,如果你僅僅是要這些碎料,那麼我可以幫你收集一些!”劉唯山之前聽關學民的話,還以爲林逸想要整塊的純黃玉,畢竟,所有求玉的人,要的都是整玉,劉唯山從來沒聽說過還有人要碎玉角料的。

    “那太好了!”林逸頓時又驚又喜,孫靜怡這塊純黃玉並不大,林逸怕無法滿足玉佩的煉製條件,畢竟上次林逸都因爲代替淬體藥物出現過一次走火入魔了,這次煉製玉佩空間,必須要更加的小心謹慎,在原材料數目不夠的時候,林逸不會輕易的嘗試。

    不然材料瞎掉了倒是小事兒,把玉佩空間給煉廢了那就不好玩了。

    “不過我剩下的那些小碎玉角料應該收在自封袋裡放在倉庫了,今天是找不到了,只能我慢慢幫你找。”劉唯山說道:“因爲倉庫裡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沒有關係,不着急的。”林逸說道。

    除了純黃玉之外,林逸還需要彩鋼和藍晶粉,這兩樣東西沒有湊齊,林逸就算現在拿到了純黃玉也沒有用,所以並不着急。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將這玉墜破開了。”劉唯山說道。

    “好的。”孫靜怡點了點頭,她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玉墜裡究竟有什麼東西了。

    不是按照紋路切割,而是用暴力拆解,只要保存裡面的東西完好就容易多了,劉唯山直接用割刀在玉墜四周割了幾刀,玉墜裡面的東西就露出來了!

    林逸和孫靜怡此刻都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劉唯山手中的玉墜,對於玉墜裡面的東西林逸也很好奇,所以這時候自然不會放過。

    劉唯山又鑿了幾下,然後用鑷子在玉墜裡面微微一拉,就拉出了一塊摺疊的異常整齊的絲質玉帛,絲綢很軟很薄,被摺疊成了小小的一塊藏於了玉墜之中,如果不是林逸偶然發現,或許這玉帛在玉墜裡面不知道要呆多久。

    “就是這個東西了。”劉唯山將玉帛拉出來後並沒有打開,而是直接的放在了桌上對林逸和孫靜怡說道。

    “多謝劉老了!”林逸連忙道謝,看的出來,劉唯山是個正直的人,對於玉帛上的內容,他似乎絲毫沒有什麼興趣,而是轉而去收集工作臺上那些被切割成小塊的純黃玉了……

    “這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劉唯山不在意的說道。

    “靜怡,打開看看吧!”林逸說道。

    “恩……”孫靜怡看着桌上的玉帛,激動萬分,這小小的一張絲綢上,或許記錄的就是她父母的事情和她的身世之謎!關於自己父母的事情,孫靜怡多次問過爺爺,不過爺爺都是避而不談,孫靜怡雖然好奇,但是也看出了爺爺或許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於是也就沒有再問。

    這時候,能從一張絲帛上找到線索,孫靜怡的手都微微有些顫抖了……

    小心的將玉帛拿起來,孫靜怡慢慢將其打開來,她本以爲這應該是父母寫給她的一封信,但是入眼的卻是一張地圖!

    地圖?在孫靜怡看來,這玉帛不是信件也應該是一種修煉心法,但是沒想到的卻是一張地圖,這讓她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想去問問林逸的看法,一轉頭,卻發現林逸並沒有看過來,孫靜怡就知道林逸或許是爲了避嫌。

    “林逸,你看看這個,這是一張地圖……”孫靜怡主動將手中的絲帛遞給了林逸,說道。

    既然是孫靜怡給他看的,那麼林逸也就沒有客氣,伸手接過了絲帛。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