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我就演這個好了。”林逸隨手指了指mv中的一個男生說道。

    這是一個龍套,從始至終都是個龍套,一直坐在課桌前就沒有動過,而他身邊的一個女生也是個如此的龍套,白偉拓不明白,林逸怎麼就選擇了這麼一個角色?

    要知道,這種龍套有好多,林逸選擇的只是其中之一,但是除此之外,卻也有很多跟在許詩涵後面表演的那種配角啊……“啊?林大哥,你確定?就演一個龍套?”白偉拓有些驚訝的問道。

    “我不擅長表演,就這個龍套已經很好了。”林逸說道。

    林逸對於在新生晚會上出頭沒有太大的興趣,林逸也不泡妞兒,也不爲了討好誰,演一個龍套也是因爲這是集體活動,又是白偉拓組織的,不出演也不太好。

    “好吧……”白偉拓看林逸堅持,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那心妍嫂子那邊……”

    “她和我一樣,演這種龍套吧。”林逸知道王心妍的姓格也屬於不喜歡熱鬧和出頭的人,所以替她做了主。

    接下來的排練,基本上沒有林逸什麼事兒了,和白偉拓打了個招呼,林逸就出了寢室。

    下樓的時候,一個風風火火的身影卻是飛速的跑了上來,要不是林逸躲的及時,差點兒就撞到林逸,對於這種冒失鬼,林逸不想說什麼,但是沒想到,這冒失鬼居然還是個熟人!

    “林逸哥哥!”韓靜靜有些驚喜的看着林逸。

    “韓靜靜?你怎麼跑到男生寢室來了?”林逸奇怪的看着韓靜靜,女生寢室不是不讓男生隨意進出麼?難道男生寢室沒有這種規矩?

    “不是說,要排練節目麼?我就來了,是白偉拓給我打的電話呀?”韓靜靜倒是更加奇怪的看着林逸:“怎麼你不排練節目?”

    “我是說你怎麼進的男生寢室,門口的大爺沒攔着你?”林逸問道。

    “沒有呀,他爲什麼要攔着我啊?他還對我笑呢!”韓靜靜一臉莫名的看着林逸。

    “那你上去吧,444寢室,我演龍套,不用排練。”林逸說道。

    “龍套爲什麼不用排練啊?”韓靜靜問道。

    “沒有爲什麼。”林逸乾脆不回答她,不然又該沒完沒了了。

    “那我也演龍套,就不用排練了。”韓靜靜點頭說道:“林逸哥哥,你要上哪兒去?”

    “我回家。”林逸說道。

    “那我也回家,你載着我一起回去吧。”韓靜靜說道。

    “……走吧。”林逸懶得拒絕了,不然平白浪費口舌不說,沒準兒還是白說。

    福伯今天下午就要離開了,雖然楚鵬展知道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妻子,但是畢竟集團那邊的事情還有很多,福伯也要儘快將這邊的考察結果彙報回去,如果可行的話,在這裡設立分公司,那樣福伯就可以經常和孫婆婆相聚了,所以也不差這一時片刻。

    “林逸哥哥,你和王心妍是情侶,爲什麼又和楚夢瑤和陳雨舒同居呀?”上了車,韓靜靜的嘴也沒閒着。

    “第一,我和王心妍不是情侶,第二,那叫合住,不是同居。”林逸解釋道。

    “哦,那林逸哥哥你就是單身了?”韓靜靜聽後高興的說道:“那太好了。”

    “不是,我有女朋友。”林逸說道。

    “那我怎麼沒看見呀?她在哪裡?”韓靜靜問道。

    “和你沒有關係。”林逸說道。

    “那你和王心妍天天坐在一起,又和楚夢瑤、陳雨舒同……合住,你的女朋友不吃醋麼?”韓靜靜又問道。

    “不吃,你的問題怎麼那麼多?”林逸皺了皺眉。

    “多麼?老師不是說過,遇見不懂的事情,要不恥下問麼?”韓靜靜很無辜的說道。

    “那你問別人好了。”林逸說道。

    “問別人?好呀,那我明天問問白老師好了,你的女朋友爲什麼會不吃醋。”韓靜靜說道。

    “……”林逸翻了翻白眼,這韓靜靜是不是弱智啊,也不知道她怎麼考上的大學,看樣子估計是自費來的。

    將車停在別墅門口,林逸自顧自的回了自己的別墅,也不搭理韓靜靜,她願意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

    韓靜靜倒是也沒有再煩林逸,而是自己回了別墅。

    “小逸,你回來了。”福伯正在客廳裡面收拾東西,準備回松山了。

    “恩,福伯,我回來看看有沒有可幫忙的。”林逸說道。

    “沒有什麼了,落玥的心法,她已經開始修煉了,或許是以前修煉過的緣故吧,經脈已經打通了,所以這次很容易的就修煉出了真氣,只不過這裡的天地靈氣太匱乏了,修煉速度很慢……小逸,你能不能幫忙?”福伯說到這裡,有些不好意思:“雖然這個要求有點兒突兀了,但是也唯有你能儘快的讓落玥升級了……”

    聽了福伯的話,林逸卻是苦笑了一下:“福伯,不是我不想幫忙,而是孫家的心法比較特殊,只能吸收天地靈氣進行修煉,我的真氣無法給她使用,一旦使用,孫婆婆的真氣或許就變得和我一樣了……”

    林逸想起了之前孫靜怡的事情,於是解釋道。

    “哦?這怎麼說?”福伯微微一愣。

    “是這樣的……”林逸卻是將在孫靜怡的公寓裡面和孫靜怡之間的交談內容說給了福伯。

    “唔……不過似乎好像不同,落玥的真氣現在直接可以轉化成我的真氣,也是隻能轉化成我的真氣,那你只要將真氣輸送到她身上不就可以了嗎?”福伯沉吟了一下說道。

    “好像有點兒道理?”林逸眼中一亮,孫婆婆和孫靜怡的情況明顯的不太一樣,孫婆婆的真氣已經不可能再被林逸同化了,因爲她的真氣已經被限制成只能轉化爲福伯的真氣了,但是孫靜怡不同,她的真氣還沒有給任何人使用過,所以纔會怕出現被林逸的真氣同化的危險。想到這裡,林逸倒是點了點頭:“如此說來倒是可以嘗試一下了!”

    “現在就可以麼?”福伯聽林逸答應了,立刻有些興奮的搓了搓手。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